刘尊吾 发表于 2018-1-1 09:27:44

故乡的那条河

本帖最后由 刘尊吾 于 2018-1-1 09:34 编辑

                         故乡的那条河

    我对故乡的回忆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长辈故去以后,便没有了探访的冲动,天长日久有些记忆也就模糊起来,因为模糊,心中那份惆怅牵挂才更加回味悠长。

    在对故乡的回忆中,情有独钟的是村前那条河。它是故乡的母亲河,世世代代用它那甘甜的乳汁养育着偎依在它两旁的生灵。因为有了这条河,万物变得灵动纷呈,大地渐而生机盎然。

    每次回老家,都要和这条河进行一次亲密的接触,不似现在高铁就在村边凌空而过,公交大巴也在附近设了停车点,那时主要靠这条母亲河把人们和村落连接起来。

   从九江市轮渡过江后,沿着小池镇热闹的街市七拐八弯后,便到了这条河的港湾码头。一条不大的船泊在岸边,待坐了七八个人后,艄公便掐灭了手中的烟卷拔锚开船。一双浆在他手里熟练的摆弄着,离岸、掉头、进入航道,然后,只听见均匀有力的浆声,伴随着船头激起的潺潺流水声,小船稳稳当当地向前方驶去。

    若坐的是早船,船常在那氤氲的雾气中行走,让你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待到太阳升空后,淡淡的烟霭,缓缓地升腾,向四下飘散了去,两岸的景物才慢慢显露出那曼妙的身姿:如黛的山色,微澜的近水,泛舟的渔船,翠绿的岸柳,岸上不时闪过行色匆匆的身影,高大的水车不舍昼夜的把河水引入农田,人与河相依相存,昭示着蓬勃的生命力。

我夏、秋回去的时候居多,坐在船舷边欣赏着原生态的故乡,双脚惬意地浸在水里,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旷野的宁静,母亲河的清流,涤荡着人们内心的浮躁,才能用心品味出古人“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情怀。

    清澈如镜的河水,映照着碧空兰天,如同镜中画卷,美伦美奂。水面上不时有野鸭在追逐嬉戏,它们时而腾空而起,时而在水面徜徉偎依;菱角长长的根须在碧波中荡漾,上面长出的菱角伸手可及;波光粼粼的水面下,鱼儿不时欢快的游出水面,和你逗趣,甚至于蹦到船上来做客。我惊叹,大自然竞这样和人们和谐相处。

    一个多小时的行船,终于到了老家所在的村落。艄公用单浆轻摇几下就靠了岸。我要感谢这一路上的碧波荡漾,青山绿水,清静无为,陶然自得。听说家乡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知家乡的那条河变化得如何,真想前往,一探究竟。



                      写于2017年12月31日21点45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故乡的那条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