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烟 发表于 2018-4-28 15:58:31

兰亭御景随笔之一百零二雪烟 愿做清静人



雪烟灵魂狂放不羁,却奈何星辰雪月尘间,参悟人生,饱经沧桑,生活仪态万千,换皱纹斑斑,咀嚼和思考痕迹,饱满的或者如锈的,千疮百孔的或者勋章的,都那么苍魂凝重的悲壮着,辉煌的是戏的文,荒凉的是感情,心的凄凄伤,身体的鞭刑,透视了生活的狰狞,一生葬了雪成了烟。所以雪烟,宁可啜饮一杯清茶,欣赏一段音乐,画一副画,写一段文字,捧一卷书。

是夜,潍坊北海路,窗外,雨涟涟,云漫延,晨鸣见燕飞掠水隙间,房檐断断珠。听一曲宿雨醉吟的唇音,从天街入了凡尘,历沧桑缠绵。雪烟,任惆怅轻狂,穿千里雨烟,解雨,渡帆,扶窗框偷吻凉丝,舔清爽入口,清笑自己癫狂。文字苍白薄,难描凉意,雪烟愿成一蓑翁,披衣雨中倾。
雪烟靠窗棱,万户千灯魅,低首,杯底茶凉。心城已荒,绝痴怜。不懂,一瞥而过,懂,一笑倾心,归人还是过客,在尘世烟火冷寂,守空城为牢,念灭。一腔侠骨怀一纸墨香,一剑天涯披一曲清音渡世。谁负了谁的五百年回眸,三生石上无一瓢可敢饮,终都是尘来尘去罢了。烟雨青色里,谁解雪烟千劫,无知我君。古巷烟雨,不言不语,扮做落寞江湖做宁静人。。。谁是你的王,你又是谁的王。
一场雪,轮回碎片,孟婆三生石上,那雪那心那骨,独寂。。。雪烟,半生如成画,已焚火,一剑封喉再无人间烟雨,厌不再做尘客,陌巷远方。而今,雪烟,恭问君何以怜雪?泪谢千秋万城,为你倾城一笑,为你饮一醉盅,捻雪胭脂哭一场。纵横观苍生,笑江湖太浮沉,愿做一舟客守魂魄葬天涯,愿做一闲人,爱如画,无再有人为我绘。雪烧,成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兰亭御景随笔之一百零二雪烟 愿做清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