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楼主: 倚马村夫

[学习交流] 蒿园杂记【不断添加中】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919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3-10-31 19:29:19 |显示全部楼层
蒿园杂记•郑板桥谈诗之一病
郑板桥《与申笏山》书中有一段文字谈诗:“夫作诗只为比兴感叹,借诗之名,写我之怀,心有所感,咏之于诗。所谓诗乃心声,往昔圣人,早有明训。至于排比故事,堆砌古典,秦砖汉瓦,夏鼎商钟,一齐搬置,列杂其中,则是类书辞书而非诗也,何足贵乎?若欲自炫渊博,何不独编一部类书或辞书,借诗逞博,适见其人之不经,咏古云乎哉。
此言出于三百年前,而板桥所讥之弊今仍见之于本邑某些诗作者,可知前人之判先,后人之积病难返矣。

点评

孙中才  夫作诗只为比兴感叹,借诗之名,写我之怀,心有所感,咏之于诗。所谓诗乃心声,往昔圣人,早有明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0-31 21: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919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3-10-31 19:33:41 |显示全部楼层
孙中才 发表于 2013-10-31 16:48
吾辈虽是蓬蒿中人,但如绍伟弟所言:莫使心田起野蒿。

二位所言甚是,我们虽然是草木之人,也要做一株有思想的芦苇,一株清芬的芳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919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3-10-31 19:48:54 |显示全部楼层
  
    
  蒿园杂记•矸石山诗
  张公兆志,本邑名藏书家、学者,著有《中国气功大论战》。性刚烈豪放,有魏晋之风。尝有好友撰国中风景名胜诗示公,并嘱公撰类诗一首以供切磋。公曰:“周遭名胜君已尽诗,余且写跟前君等所不屑之矸石山一试。”
  矸石山为历年采煤所遗,高百丈,寸草不生。山前建一塔曰白骨塔,乃采煤遇难者聚葬之标识銘物。
  友曰:“矸石山无水无绿,谈何风景?也值诗之?”
  张笑而不答,遂吟:
  阎王监管亿万年,一朝解放见青天。
  忽见眼前白骨塔,悔来世上走一圈。
  余曰:“诗最见作者真心,此诗见张公悲悯。悲悯乃人之所以区别于禽兽者,向为天下共尊遵。李绅之《悯农》、张俞之《蚕妇》、杜甫之“朱门酒肉”句等所以世代传诵,即由此。煤给人光热,功莫大焉,然以众多生命换取,用煤者岂能坦然享用而无怀愧疚之心乎?此张诗之所以耐人深思者。
  

点评

孙中才  诗最见作者真心,此诗见张公悲悯。悲悯乃人之所以区别于禽兽者,向为天下共尊遵。 赞!悲天悯人的情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0-31 21: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919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3-10-31 19:54:55 |显示全部楼层
  
  蒿园杂记•老舍之《诗人》观

      老舍有论诗人文,奇文共赏,照录如下:
      设若有人问我:什么是诗?我知道我是回答不出的。把诗放在一旁,而
  论诗人,犹之不讲英雄事业,而论英雄其人,虽为二事,但密切相关,而且
  也许能说得更热闹一些,故论诗人。
      好象记得古人说过,诗人是中了魔的人。什么魔?什么是魔?我都不晓
  得。由我的揣猜大概有两点可注意的:(一)诗人在举动上是有异于常人的,
  最容易看到的是诗人囚首垢面,有的爱花或爱猫狗如命,有的登高长啸,有
  的海畔行吟,有的老在闹恋爱或失恋,有的挥金如土,有的狂醉悲歌⋯⋯在
  常人的眼中,这些行动都是有失正统的,故每每呼诗人为怪人、为狂士、为
  败家子。可是,这些狂士(或什么什么怪物)却能写出标准公民与正人君子
  所不能写的诗歌。怪物也许倾家败产,冻饿而死,但是他的诗歌永远存在,
  为国家民族的珍宝。这是怎一回事呢?
      一位英国的作家仿佛这样说过:写家应该是有女性的人。这句话对不对?
  我不敢说。我只能猜到,也许本着这位写家自己的经验,他希望写家们要心
  细如发,象女人们那样精细。我之所以这样猜想者,也许表示了我自己也愿
  写家们对事物的观察特别详密。诗人的心细,只是诗人应具备的条件之一。
      不过,仅就这一个条件来说,也许就大有出入,不可不辨。诗人要怎样的心
  细呢?是不是象看财奴一样,到临死的时候还不放心床畔的油灯是点着一根
  灯草呢,还是两根?多费一根灯草,足使看财奴伤心落泪,不算奇怪。假若
  一个诗人也这样办呢?呵,我想天下大概没有这样的诗人!一个人的才力是
  长于此,则短于彼的。一手打着算盘,一手写着诗,大概是不可能。诗人—
  —也许因为体质的与众人不同,也许因天才与常人有异,也许因为所注意的
  不是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总有所长,也有所短,有的地方极注意,有的
  地方极不注意。有人说,诗人是长着四只眼的,所以他能把一团飞絮看成了
  老翁,能在一粒砂中看见个世界。至于这种眼睛能否辨别钞票的真假,便没
  有听见说过了。他的眼要看真理,要看山川之美;他的心要世界进步,要人
  人幸福。他的居心与圣哲相同,恐怕就不屑于,或来不及,再管衣衫的破烂,
  或见人必须作揖问好了。所以他被称为狂士、为疯子。这狂士对那些小小的
  举动可以因无关宏旨而忽略,叫大事可就一点也不放松,在别人正兴高采烈,
  歌舞升平的时节,他会极不得人心的来警告大家。人家笑得正欢,他会痛哭
  流涕。及至社会上真有了祸患,他会以身谏,他投水,他殉难!正如他平日
  的那些小举动被视为疯狂,他的这种舍身救世的大节也还是被认为疯狂的表
  现而结果。即使他没有舍身全节的机会,他也会因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或不
  肯赞谀什么权要,而死于贫困。他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些诗。诗,救不了他
  的饥寒,却使整个的民族有些永远不灭的光荣。诗人以饥寒为苦么?那倒也
  未必,他是中了魔的人!
      说不定,我们也许能发现一个诗人,他既爱财如命,也还能写出诗来。
  这就可以提出第(二)来了:诗人在创作的时候确实有点发狂的样子。所谓
  灵感者也许就是中魔的意思吧。看,当诗人中了魔,(或者有了灵感),他
  或碰倒醋瓮,或绕床疾走,或到庙门口去试试应当用“推”还是“敲”,或
  喝上斗酒,真是天翻地覆。他喝茶也吟,睡眠也唱,能够几天几夜,忘寝废
  食。这时候,他把全部精力全拿出来,每一道神经都在颤动。他忘了钱——
  假使他平日爱钱。忘了饮食、忘了一切,而把意识中,连下意识中的那最崇
  高的、最善美的,都拿了出来!把最好的字,最悦耳的音,都配备上去。假
  使他平日爱钱,到这时节便顾不得钱了!在这时候而有人跟他来算账,他的
  诗兴便立刻消逝,没法挽回。当作诗的时候,诗人能把他最喜爱的东西推到
  一边去,什么贵重的东西也比不上诗。诗是他自己的,别的都是外来之物。
  诗人与看财奴势不两立,至于忘了洗脸,或忘了应酬,就更在情理中了。所
  以,诗人在平时就有点象疯子;在他作诗的时候,即使平日不疯,也必变成
  疯子——最快活、最苦痛、最天真、最崇高、最可爱,最伟大的疯子!
      皮毛的去学诗人的囚首垢面,或破鞋敝衣,是容易的,没什么意义的。
      要成为诗人须中魔啊。要掉了头,牺牲了命,而必求真理至善之阐明,与美
  丽幸福之揭示,才是诗人啊。眼光如豆,心小如鼠,算了吧,你将永远是向
  诗人投掷石头的,还要作诗么?
  

点评

孙中才  诗人是中了魔的人 情痴而后诗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0-31 21: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919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3-10-31 21:22:42 |显示全部楼层
  
  蒿园杂记•诗圣之风有继
  侯公贺林,滕州人,本邑知名作家,著小说集《侯贺林短篇小说选》《太阳底下无新事》两书,其文丰赡细腻,冷峻老辣,向为读者所推崇。
  去年,公凝眸草芥之民悲苦境遇,将满腹唏嘘倾注于笔墨,长歌当哭,厥成五七言叙事组诗《贱民歌》计十数篇。中有《八岁女孩写遗嘱》《六岁阿龙诉天歌》《沈婆回家歌》《七旬老汉“牢有所养”歌》《城管好汉掌掴卖红薯老汉歌》《九十四岁拾荒老人歌》《上学儿童溜索过怒江歌》《少年离家出走歌》等,引人泪奔。现搜阅侯公博客,抄一首附后,供时人于赏花吟月中一思。
  以诗叙事古来多有,名者如《孔雀东南飞》《木兰辞》,皆叙奇人异事,至杜工部,一转而为卑微小民诉苦吁疾,其“三吏三别”《兵车行》最动人心。杜氏抱“上补察时政,下泄导人情”之心,以如椽巨笔感怀时事,同情细民,其博大慈悲为百代所崇,后世公奉其为“诗圣”。圣者,至高无上之誉也。只惜,白乐天《卖炭翁》稍作余宕后,宋元明清等世鲜有诗家再为小民费墨。侯公贺林以此组诗令人可慰曰:诗圣之风有继矣。
  附文:
  八岁女孩写遗嘱
  (贺林原创,侵权必究)
  ――“老关注新试验”叙事诗《贱民歌》之十三
  佘艳,刚出生就被遗弃,刚会写字就在自己的“放弃治疗”书上“签字”,安排自己的“后事”,八岁的孩子竟“写遗书”……人弃、天弃、命弃,呜呼,上天不仁,竟如此之残酷地对待如此之孱弱、善良、聪明、懂事之佘艳,不亦甚乎?!
  佘艳在生病之前,她的“乖”感动了左邻右舍;在生病的时候,感动了医生护士;在她的“乖”被外界了解之后,又感动了世界,海内海外一齐给她捐款;当她最后呼吸停止了以后,医生护士都不相信这样的“乖乖女”会死,竭尽全力又抢救了80分钟......天使般的佘艳啊!
  “我来过,我很乖”是她最后的遗言。
  祝佘艳在天堂里幸福,因为她在人世把所有的不幸都经历了,她应该有个好生活了!
  此篇是我从文生涯中写得最最心痛、最最伤情的一篇,在酝酿和写作的过程中简直心如刀割,肝肠寸断......
  佘艳,你在天堂还好吗?!
  拟好题目只想哭――
  《八岁女孩写遗嘱》!
  几次停笔欲罢了,
  不忍热泪夺笔出……
  遗嘱本是老年事,
  何由孩子动笔触?
  天悲地惨成一痛,
  无由宿命由谁主?!
  一
  佘艳生下如弃履,
  一个婴儿委尘土。
  养父恰巧桥边过,
  哭声把他心拴住。
  抱起等人来收养,
  半天无人可托付,
  放下女娃哭钻心,
  抱起心中似山负:
  自己年已到三十,
  至今还没结伴侣,
  一直盼望成个家,
  孤独日子不孤独。
  如果捡起这女娃,
  等于绝了婚姻路,
  如果放下这女娃,
  女娃性命就呜呼!
  再说自己穷似鬼,
  拿什来给娃哺乳?
  狠心放下走三步,
  急忙转身又抱住:
  俗话人命比天大,
  见死不救鬼神诛,
  没人收留俺收留,
  命里俺们是父女!
  抱起女娃贴在心,
  对着女娃轻嘱咐:
  “孩子你别嫌爹穷,
  咱有什物吃什物,
  爹爹苦命你苦命,
  要当爹的乖乖女!”
  自从娃儿进佘家,
  除了吃苦便吃苦:
  佘家穷得底朝天,
  哪有什么来哺乳?
  佘艳人生头口饭,
  便是大米铁锅煮,
  一天三顿稀米汤,
  成了佘艳的母乳!
  当时爹的桥边话,
  小小人儿能记住?
  米汤到嘴她便喝,
  如同喝的是甘乳!
  肚皮喝的纸样薄,
  小脸焦黄又干枯。
  一直喝成细豆芽,
  一根筷子挑头颅!
  别看佘艳身子弱,
  聪明伶俐解事故,
  尽管多灾又多病,
  有苦从不来叫苦:
  饿了从来不叫饿,
  哪怕肚子响如鼓;
  病了从来不哭闹,
  天大苦痛强忍住。
  爹爹叹气她安慰,
  强作欢笑哄养父!
  “爹爹爹爹”叫得甜,
  只到爹爹笑颜逐……。
  谁说人小不解事,
  三岁佘艳洗碗箸;
  四岁已经能烧锅,
  已知锅中米生熟;
  五岁已经能下坡,
  跟着爹爹把草除;
  六岁读书去学校,
  班级学习最刻苦,
  刚识三字或五字,
  回家来给爹爹读
  爹爹三天没学会,
  女儿殷切把劲鼓。
  班级奖给小红花,
  爹爹看了眉飞舞,
  人穷家中无喜事,
  而今光亮照满屋,
  爷俩高兴忘煮饭,
  人逢喜事不饿肚!
  小小佘艳下决心,
  好好学习为养父,
  将来能把大学上,
  挣把钱来交养父--
  米汤也就不再喝,
  保他吃肉又吃鱼;
  给他换身好衣服,
  又软又暖贴身骨,
  买块香皂交给爹,
  教他洗脸也舒服;
  给爹买台电视机,
  无事省得他孤独;
  都说喝酒能暖身,
  俺给俺爹摆满屋!
  如果爹爹要进城,
  俺在前面来带路,
  来回都坐大气车,
  不要爹爹再跑路……
  二
  一天佘艳正洗脸,
  忽然鼻子滴血珠,
  佘艳开始没当事,
  偷偷擦洗瞒养父。
  谁知后来血不止,
  越流越多如水注!
  爹爹带她去医院,
  一看结果爹就哭――
  佘艳患了白血病,
  生命处在十字路!
  住院需要交押金,
  三十万元天文数!
  老佘头上塌了天,
  死死活活神无主,
  为了救下女儿命,
  老佘什么也不顾,
  自己无钱就去借,
  最最要紧是闺女!
  谁知穷人无富戚,
  借遍天下够小数!
  老佘数算值钱物,
  数来数去唯老屋,
  急忙张罗来变卖,
  谁知此屋非彼屋:
  城里房子是宝贝,
  寸土寸金不含糊;
  乡下房子是房子,
  即是要卖也无主!
  一计二计皆不成,
  老佘走投已无路……
  呼天抢地发誓愿,
  阎王要命俺先去!
  佘艳此时反镇定,
  八岁娃儿劝养父:
  “都是怪俺不争气,
  天大难题给爹出,
  老屋卖了您去哪?
  吃住都没有去处,
  爹爹身体本不好,
  无处落脚苦更苦!
  都说这病不好治,
  花钱再多也难愈,
  过往俺让爹犯难,
  临死莫把债台筑,
  爹爹咱们快回家,
  俺想家中那老屋……”
  佘艳手握签字笔,
  一笔一画写清楚――
  “放弃治疗”四个字,
  自己亲手来写出!
  “放弃”究竟是什么?
  佘艳虽小心清楚――
  “放弃”就是放弃生,
  永别月落和日出,
  不再看见爹爹面,
  不再天天守老屋;
  不再吃饭和睡觉,
  不再烧锅洗衣服;
  不再上学把书读,
  不再理想报养父……
  过往幻想成泡影,
  爹爹养俺白受苦!
  “放弃治疗”四个字,
  佘艳写来刀入骨,
  学校学得此四字,
  竟给自己写判语!
  佘艳提笔来写字,
  笔笔剜心如刀屠――
  人家都能活八十,
  俺咋八岁就打住?
  俺们尽管日子苦,
  还是活着就幸福!
  就此一去成永别,
  俺和爹爹阴阳殊……
  三
  佘艳回家去等死,
  愈觉活着真幸福,
  强撑身子爬起来,
  不觉走到上学路,
  远望同学去学校,
  佘艳心中忒羡慕,
  过往也知上学好,
  今天更觉是享福,
  按耐不住再走遭,
  重温一遍上学路――
  过往曾经多来趟,
  如今走来泪不住,
  看眼小路心里热,
  看眼小草好面熟,
  看眼同学去上学,
  心中别提多羡慕!
  过去走它奔光明,
  而今走它是绝路,
  走这趟来无下趟,
  从此告别这条路……
  佘艳茫然四处走,
  猛看正到一沟渠,
  过往常来割青草,
  割来青草喂家兔,
  每样野草都割遍,
  名字都是那样熟!
  现在青草正嫩绿,
  不禁蹲下把草褥,
  满把野草满鼻香,
  佘艳闻来如花露。
  拿把野草细细看,
  如醉如颠神恍惚。
  草香已经久不闻,
  现在闻来热泪出--
  俺今就此别野草,
  童年欢乐今后无!
  佘艳回头折回家,
  远远望见那老屋,
  俺在老屋学走路,
  俺在老屋学言语,
  要问谁的恩情大,
  爹爹之外是老屋!
  老屋给俺挡霜雪,
  老屋给俺遮风雨,
  眼看俺就离它去,
  天大苦痛难说出!
  如果天地有来生,
  俺还安家在老屋,
  还要养父当亲爹,
  永远永远做父女,
  来生绝不再生病,
  长个强壮身子骨,
  俺给爹爹去挑水,
  俺给爹爹去割谷,
  俺给爹爹去挣钱,
  俺给爹爹“找幸福”……
  想想过往好多梦,
  都被疾病遮挡住,
  俺就离别爹爹去,
  爹爹如何撑的住?
  一如万箭齐穿心,
  小小人儿只想哭――
  过去曾受万般苦,
  一把热泪强忍住,
  小小佘艳无大用,
  只能给爹当乖女,
  只怕伤了爹爹心,
  再大委屈都撑住,
  而今找到无人处,
  终生眼泪都流出,
  佘艳哭得天地黑,
  天聋地哑谁清楚……
  …………
  有天佘艳言欲止,
  爹爹催她说清楚,
  佘艳纳纳把话说,
  “俺想要身好衣服!”
  话刚出口又为难,
  来龙去脉给爹述:
  “有天果然俺去了,
  爹爹想俺影也无,
  留张照片挂老屋,
  爹爹看着也舒服……”
  养父强忍心中泪,
  领着佘艳买衣服,
  佘艳嫌爹买得多,
  只留一身就满足。
  照相馆里去照相,
  架势摆的挺有谱,
  只听“喀嚓”一声响,
  佘艳小脸走泪珠,
  一头扑进爹怀里,
  一声爹爹叫不出……
  四
  后来此事被传开,
  乖女感动人无数,
  这样女孩遭拒治,
  这对人类是耻辱!
  海内海外伸援手,
  人间深情集乖女,
  佘艳终于回成都,
  中断治疗又延续,
  佘艳命运大回旋,
  人儿都盼奇迹出!
  佘艳心中好感动,
  冻僵心灵又复苏。
  天不刮风人刮风,
  天不下雨人下雨,
  天下好人这么多,
  活在世上真是福!
  佘艳为了盼明天,
  万千苦痛强忍住--
  一应反应尽折腾,
  哪怕呕吐再呕吐,
  翻江倒海她不怕,
  怕给好人添愁绪,
  只恨自己不争气,
  能不吐时且不吐;
  身上苦痛心中挨,
  世上最乖乖乖女!
  骨髓穿刺如钻心,
  多少大人忍不住,
  休看佘艳人儿小,
  割心疗胆不叫苦,
  眼睛不眨眉不皱,
  动也不动听吩咐,
  如果华佗能在世,
  刮骨疗毒应叹女!
  都说佘艳非凡人,
  凡人难忍这般苦,
  医生护士心里痛,
  泪花闪闪看乖女!
  病房有个徐医生,
  不忍乖女打赤足,
  买双白袜送佘艳,
  佘艳眉飞又色舞。
  医生阿姨忙催问:
  有何要求快提出?
  佘艳惴惴把话说:
  “阿姨疼俺俺清楚,
  如果有双红皮鞋,
  一生愿望就满足!”
  阿姨听后钻心痛,
  连夜满城跑商铺,
  皮鞋买来穿佘艳,
  佘艳热泪齐涌出,
  下床来回轻走动,
  笑问:“像不像公主?”
  一声问得人呜咽,
  被问人儿竟无语!!
  原来佘艳有夙愿,
  白袜红鞋雪公主,
  而今终于得实现,
  能不教她特满足?!
  时光老人不作美,
  赶上打针要赤足,
  从穿到脱半小时,
  佘艳体味人之福!
  佘艳一生二伸手,
  头次问爹要衣服,
  那次是给爹留影,
  只有这次为“享福”……
  五
  尽管众人胳膊长,
  无奈死神太顽固,
  世人往往败命运,
  人生大劫难跨逾!
  也是佘艳身子薄,
  也是命运太悲苦,
  也是天给人作对,
  也是大美难久驻――
  佘艳病情突恶化,
  只和死神差半步……
  佘艳本是聪明人,
  自己病情最清楚,
  预感自己就要走,
  挣扎病床写遗书――
  七页遗书半是谢,
  谢罢爹爹谢阿姑,
  谢谢傅艳好阿姨,
  是她为俺喊与呼,
  一篇稿子告天下,
  多少好人齐援助,
  也是佘艳命运好,
  没有娘疼傅姨补;
  再谢医生徐阿姨,
  胜似亲娘疼闺女,
  阿姨圆了俺的梦,
  一声“妈妈”俺喊出!
  无妈孩子有了妈,
  乖女心灵有归宿;
  三谢天下好心人,
  天南地北来援助,
  尽管没见您们面,
  个个都是神菩萨!
  您们心中有佘艳,
  佘艳已觉天大福,
  有了您们的关怀,
  佘艳此生没白度!
  谁说佘艳亲人少,
  四面八方皆舅姑!
  八岁女孩心酸楚,
  一笔一画写遗嘱--
  佘艳最怜是爹爹,
  偏是好人偏命苦,
  哪天俺就离别去,
  爹爹如何承受住?
  俺死最最怕爹死,
  俺怕爹爹随俺去!
  果然他要去追俺,
  俺的罪过实难恕――
  活着给他添负担,
  俺死把他也拉去,
  天下哪有这样人,
  便是死去也难恕!
  阿姨阿姨好阿姨,
  请您记住永记住:
  莫教俺爹去跳楼,
  千万千万要拦住,
  佘艳死去魂还在,
  保护爹爹不受苦。
  到得天堂俺请假,
  回来陪爹把旧叙,
  如果天堂有灵芝,
  俺给爹爹买一束,
  保他长寿永不老,
  保他享福再享福!
  八岁女孩心酸苦,
  一笔一画写遗嘱--
  我家老屋不牢固,
  一到夏天就漏雨,
  爹爹是个苦命人,
  老屋坍塌爹咋住?
  我求阿姨帮帮俺,
  帮俺爹爹修老屋,
  只要老爹有屋住,
  俺的心事一半除,
  只要老爹有屋住,
  哪怕俺就下地狱!
  修屋欠下不少钱,
  千千万万俺还付,
  俺到天堂去打工,
  节省下来全拿出!
  八岁女孩心酸苦,
  一笔一画写遗嘱--
  给俺捐款未用完,
  善事就要善事补,
  穷人害了白血病,
  等于一步进地狱,
  病的人儿受熬煎,
  如同病俺身子骨,
  俺知害病人苦难,
  但愿他们不再苦!
  救命银钱再救命,
  挽救病人得痊愈,
  余钱捐给苦命人,
  佘艳心中最舒服,
  盼望这病有良药,
  只要药到病就除!
  佘艳病床写遗嘱,
  写了一条又一谱,
  心中有话千千万,
  无奈笔短纸也蹙,
  怪俺佘艳年龄小,
  许多事情记不住;
  怪俺佘艳识字少,
  许多事情写不出……
  ............
  ............
  佘艳今年正八岁,
  可惜生命太短促,
  佘艳人小无大用,
  只想给爹当乖女,
  佘艳人小无大志,
  只想当个乖乖女,
  最后自己来总结,
  活了八年六字足:
  我来过
  我很乖
  ............
  2012.7.于鲁南
  【面对此诗,无辞置评,只想说,我读过,我想哭……】
  

点评

心庐草客  我来过,我很乖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3 23: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3-10-31 21:44:33 |显示全部楼层
倚马村夫 发表于 2013-10-31 19:29
蒿园杂记•郑板桥谈诗之一病
郑板桥《与申笏山》书中有一段文字谈诗:“夫作诗只为比兴感叹,借诗之名,写 ...

夫作诗只为比兴感叹,借诗之名,写我之怀,心有所感,咏之于诗。所谓诗乃心声,往昔圣人,早有明训。

点评

倚马村夫  手中有两三步本地诗家的诗集,不才认为有郑燮讥笑过的毛病,所以才有感而写。 诗者私也,贵出于一己之心,有诗以来。未见一诗有二人(更遑论二人以上)合著者。此也是历史不与集句诗以地位,笔者也不屑读作的原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1 14: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3-10-31 21:46:29 |显示全部楼层
倚马村夫 发表于 2013-10-31 19:48
  
    
  蒿园杂记•矸石山诗

诗最见作者真心,此诗见张公悲悯。悲悯乃人之所以区别于禽兽者,向为天下共尊遵。
赞!悲天悯人的情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3-10-31 21:48:52 |显示全部楼层
倚马村夫 发表于 2013-10-31 19:54
  
  蒿园杂记•老舍之《诗人》观

诗人是中了魔的人
情痴而后诗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0000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3-11-1 13:00:25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精彩连载,先睹为快!

点评

倚马村夫  王君垂青,敢不努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1 15: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6532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3-11-1 13:09:13 |显示全部楼层
赵兄为文,不事浮华,老辣有味,大赏!

点评

倚马村夫  谢彭兄打赏。 年事渐长,不止作文,其他诸如接人待物,穿衣吃饭什么的,也都渐去虚浮华丽,删繁就简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1-1 15: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