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24460|回复: 0

[爆料] 济宁市人大被指遗失档案 致官员编制丢失20多年!!

[复制链接]

1209

主题

0

好友

1384

积分
     

布衣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17-7-5
注册时间
2015-4-9
发表于 2015-7-30 15:50: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监督专线001 于 2015-7-30 16:02 编辑

    57岁的翟振海,依旧在为自己公务员的身份奔忙。

  23年前,1992年,身为济宁市市中区乡镇企业局副局级储备干部的他调至济宁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下简称济宁市人大),并前往人大下属企业担任副总经理。而后,政企分离,原属人大的人员回归人大,但翟振海却在此时丢了公务员的身份,人大称没有他的档案。原单位却称他的各种关系已经转至人大,他成了公务员系统中的“黑户”.

  翟振海告诉澎湃新闻,直到2013年时他才知道,他本该在人大的档案遗失,这导致他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丢失,此后他再未领过公务员的工资,最窘迫的时候,他只能在街头卖早点维持生计,坚守十多年后,妻子也因此与他离婚。

  2013年,翟振海在原人大下属企业的财务保险柜里找到了这份尘封的档案。这让他倍感愤怒:档案不在档案室,不在人事科,为何会单独出现在财务保险柜里?但即使找到档案之后,人大也并未恢复翟振海的公务员身份。

  2015年7月29日,长期负责处理此事的济宁市人大信访办主任张文华回应澎湃新闻称,对档案遗失一事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近期将会举办一场关于翟振海编制问题的信访听证会,市里主要领导将参加,并协调处理此事。

  丢了身份的公务员在最巅峰的时候,翟振海从未想过,接下来的二十多年,自己会为一个公务员身份而“死磕”.

  1992年,翟振海30多岁,他在济宁市市中区乡镇企业局担任人秘科科长、市中区酒厂党委书记、副局级(副科级)储备干部。他的一位朋友形容他“是当地的一个政坛新星”.

  那时,时任济宁市人大副秘书长的赵兴泉找上了翟振海,希望能调他前往市人大工作。考虑到行政级别及日后的前途,翟振海一口答应下来。

  调岗时,由市中区乡镇企业局党委会盖章的翟振海的一份个人情况显示,调配理由一栏明确写有“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需要,个人申请,局党委同意调出”.

  翟振海随后被分配到人大下属的达发实业公司(以下简称达发公司)里。据当时达发公司的一份文件显示,经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研究决定,任命翟振海为达发公司的副总经理。

  翟振海告诉澎湃新闻,约两年之后,国家要求政企分开,济宁市人大要求达发公司中属于人大的工作人员回归人大上班。翟振海此时发现事情“不对劲”,调回人大上班的人员名单中没有他,人大当时负责人事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的档案并没有在人大。

  翟振海迅速前往原单位济宁市市中区乡镇企业局询问,却被告知,他的关系早已转入人大。

  一份盖有市中区乡镇企业局公章的情况说明中称:约在1992年8月份,市人大办发来的接收函,经局党委研究同意该同志到人大另行分配工作。于1992年底前,将其行政、组织、档案、工资关系转移至市人大。

  但他还是被人大拒之门外,翟振海告诉澎湃新闻:“从此之后,没有单位承认我国家干部的身份,再之后,国家干部全转为有编制的公务员,我也被忽略了。”

  人大被指遗失其档案

  事实上,在被济宁市人大拒绝之后,翟振海也曾申请回原单位,济宁市市中区乡镇企业局在上述情况说明中称,该同志要求重回我局工作,但市人大不配合办理该同志的相关手续而终止。

  翟振海告诉澎湃新闻,此后数年里,他还有前往河南、广西任职的机会,却均因人大拒绝办理手续,无法证明其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而告终。

  翟振海说,彼时并不清楚为何人大拒绝为其办理手续。直到2012年,他才偶然得知,他的档案没有了。

  济宁市人大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作为国家的公务人员,没有档案,意味着所有的人事调动、升迁均难以成行。

  翟振海由此怀疑,他被动地被“剥夺”了国家公务人员身份的原因之一即为,人大遗失了档案,无法为其办理入职或者调职手续。

  翟振海随后开始自己寻找档案,他此前供职的达发公司此时已经并入化建实业公司。2013年,通过种种关系,他在化建实业公司的财务保险柜中,找到了自己的档案。

  化建实业公司的副总经理于钧告诉澎湃新闻,该财务保险柜原属济宁市人大达发公司。翟振海的档案早在2002年时就被他们发现,但“始终没有人来过问”.此外,他称“不清楚档案为什么会出现在财务的保险柜里”.

  这让翟振海感到愤怒,本应在市人大人事部门保管的档案,竟然被单独扔在财务室的保险柜中尘封。他认为,市人大应当为其档案丢失、公务员身份被“剥夺”负责。

  7月29日,济宁市人大长期负责处理此事的信访办主任张文华告诉澎湃新闻,之前,人大公务员的档案一般保存在人事科。他并不清楚翟振海的档案为何会在财务室里出现,并遗失多年。

  张文华称,翟振海商调函上的调入部门是市人大达发公司。他在一份签名的信访回复意见中称,翟振海并未提供市人事局开往市人大机关的格式性调动手续。市人大机关在此事中并不存在行政过错。

  翟振海则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是以机关行政人员调动来,而后分配至达发公司工作。乡镇企业局在上述的情况说明中也称,翟振海的调动是由市人大办发函,而后将其档案关系均转至市人大。市人大一位赵姓副秘书长同样证实,因为翟振海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达发公司无法调人,只能是市人大机关调人,而后派到达发公司。

  这意味着,他的档案应属人大保管。

  翟振海称,档案即使划归在达发公司,档案也应该保存在人事部门,为何出现在财务室?达发公司当时接受市人大的全权管理,为什么会发生把国家公务人员档案遗失十多年的情况?

  律师:人大应当为其被取消公务员身份负责

  翟振海为这份一度丢失的档案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2015年7月28日,澎湃新闻在翟振海租住的房子中与其会面。这是济宁郊区农村一户人家中的一间房。只有十几平米。像样的家具只有一台破旧的电视。他租住在这里,一个月50元钱。

  翟振海有时候会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生活,彼时,他是晋升副局长的后备人选,“一个月好几百块钱工资,住在八十多平米的宿舍里,人生一片光明。”

  自从他失去了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他就再也未从国家部门领取工资。此后的十多年里,他开始做临时工,在工厂里打杂。生计实在无法维持的时候,他就在街头摆摊卖早点。

  2011年,春节前三天,翟振海的妻子和他离了婚。此后,他儿子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从大学里辍学,并一度宣布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但翟振海依然还坚持申诉,他想弄明白“我的国家干部身份哪去了?”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王甫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此事反映了我国档案管理制度尚存一定的漏洞,在当时,即使档案遗失,其公务员身份也不应被“取消”.如果现在翟振海有恢复公务员身份的诉求,相关单位应当为其恢复,并补发他多年来的工资。

  王甫告诉澎湃新闻,档案移交所涉及的多个档案管理单位均应负责任。但负主要行政责任的还应是济宁市人大。翟振海的档案虽是在济宁市人大下属单位遗失,但当时此下属单位隶属于济宁市人大,接受其全权管理。

  王甫向澎湃新闻介绍,此事属于人大内部管理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可诉的案件,提出诉讼存在一定困难。

  济宁市人大信访办主任张文华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信访部门正在准备一场针对翟振海所反映问题的听证会,届时,将会有市里的主要领导来参会。他同时也希望,翟振海反映的问题能通过此次听证会得出结论并得到妥善解决。

  翟振海则同样等待着这场听证会:“不管怎么样,我相信组织。”

15730150757616.jpg
15730150742780.jpg
1573015072748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