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392254|回复: 2

[小作家摇篮] 赵心慧—百度贴吧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4

积分

无名氏

发表于 2015-10-23 18:30:31 |显示全部楼层
                         属于车厘子的盛夏

                          作者:赵心慧
             ——《意林·小文学》2015年第7期(上)

小学毕业的暑假,车厘子参加了奥数竞赛的夏令营。
妈妈带她去报名时,工作人员盯着车厘子的名字看了好久,确认无误后笑道:“怎么起了个水果名?”
车厘子羞得躲到妈妈身后,小声地解释说:“因为我妈妈喜欢吃。”
办公室有一面镜子,老师和妈妈不约而同笑出声时,车厘子悄悄地望向它。
由于近视的缘故,还没来得及眯缝着眼睛看清楚镜子中的自己,她就赶紧别过头去。
已经很久没照镜子,果然有些不习惯了。
报完名后,车厘子就走出了办公室。妈妈还在和那位老师聊天,等好大一会儿,她才拿着几本奥数书出来说:“那位老师的儿子真厉害,都来过好几次夏令营了。”
车厘子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闷气,她改变主意说:“我突然不想去了。”
“怕同学嘲笑你的名字吗?”妈妈笑弯了腰。
车厘子真的生气了。“还不是因为你随便给我起了个名字,不管在哪里都会有人指指点点!”她扬起脑袋,戳着自己的下巴,大声地指责妈妈,“就是因为‘车厘子’,才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呢!”
妈妈好说歹说,总算把车厘子的泪水哄回到肚子里。
“你如果老老实实地去参加这次夏令营,那妈妈就答应你很久之前提出来的那个要求。”
“真的吗?”车厘子两眼放光。但是她又提出了一个请求,那就是一定要戴着口罩去夏令营。

奥数夏令营选在市中心的一所小学。开课前,带队老师将所有的学生集合到操场上开会。
他在主席台上讲话时,一个男生一直扭头看车厘子。
“你为什么戴着口罩啊?”
一想到是其他学校的陌生人,车厘子便撒谎说:“我的嘴唇不能露在阳光下,会严重脱皮。”
男生大声地笑起来:“这么奇怪的病!”
周围的孩子纷纷瞧向车厘子,那些眼球像是黏黏的汗一样粘在自己的皮肤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她有点儿恨那个多管闲事的男生了。

倒霉的是,他们被分到一个小组去听奥数课,而且他还坐在车厘子前面。
作自我介绍时,车厘子知道了这个男生的名字叫蒋宜凡。下课铃刚响起来,他就转身趴在车厘子的课桌上。
“你干嘛老看我啊!”车厘子把草稿本立起来,想挡住蒋宜凡的视线。
“我在看你的口罩。”他趁着车厘子发呆,突然伸手想摘掉这只神秘的口罩。
车厘子机灵地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掐了一下蒋宜凡。“你怎么这么烦呢,就不能认真做道题吗?”
“我四年级开始就被我妈送来参加夏令营,这些题目早掌握得差不多了。奥数嘛,万变不离其宗,有时候换个角度解题就ok啦。”
车厘子撇撇嘴,她最讨厌说大话的男生。
只要是题目,没有我解不出来的。
车厘子想起蒋宜凡在讲台上做的自我介绍。难道自己戴口罩对他而言也是一道奥数题吗?
天底下竟然会有好奇心这么强的人!
听到蒋宜凡聊起他妈妈是个心理学老师,车厘子也想起自己的妈妈了。她是一位皮肤科的医生。
没错,自己之所以戴口罩,是因为下巴上有一颗‘车厘子’形状的胎记。她从小到大都埋怨妈妈总吃车厘子这种水果,生出来的孩子也带着‘车厘子’的记号。
车厘子知道这枚胎记是可以做小手术消除的,然而妈妈总拒绝她的请求。
“万一你哪天走丢了,我在人堆里一下子就能找到你。”
这句话,车厘子从小听到大,自己都十二岁了,怎么可能会走丢呢。
当初车厘子来参加夏令营的条件就是,妈妈可以帮她把这枚‘车厘子’消掉。
虽说对于之后的小手术充满无比的信心,可是开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蒋宜凡这个难搞定的男生。车厘子为夏令营的生活感到深深的担忧。

以前上小学时,车厘子和周围的同学基本上都是在幼儿园就互相认识了。所以她从未担心过别人嘲笑她的胎记,而这次夏令营会认识新的朋友,因此车厘子执意要戴着口罩参加。
夏令营提供的就餐方式是自助式的。中午去食堂时,车厘子特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正准备选食物,蒋宜凡便挨着她坐下。
车厘子不开心地放下餐盘说:“我不吃了。”
“别介啊!”蒋宜凡把自己盛满食物的盘子硬生生地塞到车厘子手中,“我帮你选好水饺啦,以前来参加夏令营时最喜欢吃它。你就把口罩摘下来尝一尝吧。”
“那你先走开。”车厘子态度坚决地说道。
“真是凶。”看着蒋宜凡走到食堂的另一头,车厘子放心地摘下口罩。她这才注意到水饺皮上透着不同的颜色,原来蒋宜凡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吃哪种口味的馅儿,所以每样都盛了几个。
不知怎么,车厘子的泪珠“啪嗒”一声掉到碗里。
直到吃完水饺,蒋宜凡也没有偷偷跑过来。车厘子的心中顿时升腾出暖意,然而她依旧摆脱不掉疑惑:为什么蒋宜凡就那么想知道口罩下的秘密呢?

晚上,车厘子经过男生宿舍楼时,有人大声喊道:“车厘子!口罩妹!”
不抬头也知道这个破锣嗓子的主人是谁。车厘子不甘示弱地仰起脑袋,扯着嗓子对整栋楼喊:“蒋一烦!你好烦!”
其他寝室的男生听到他们的声音,接二连三地站阳台上看笑话。蒋宜凡愣在原地,他能听出车厘子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蒋宜凡突然带头唱起了国歌,他双手挥舞着,先是两旁的寝室由他带动着一起唱。不一会儿的时间,所有的男生都被蒋宜凡号召起来,他们把目光从车厘子身上挪开,纷纷唱起国歌。
车厘子哭笑不得地低下头,终于把泪水憋回肚子后,又抬起脑袋看向蒋宜凡。
阳台上已经没了他的人影。
蒋宜凡跑下楼梯出现在车厘子面前,问:“你一直戴这么厚的口罩,就不怕捂出痱子吗?”
“你管不着。”车厘子转身往女寝的方向走去。
“你是不是没有带多余的口罩?”
真讨厌,居然被看穿了。“你别多管闲事!”车厘子臭着脸回应他。

蒋宜凡最近一直频繁地打喷嚏。
下课后,他扭头说:“这鬼天气,我淋了个冷水澡,结果就感冒了。”
“活该。”车厘子嘴上这样骂,心里却隐隐地感到不好受。
“喏,给你。我觉得你一直戴着同一只口罩太不卫生了。”蒋宜凡的手中突然变出好多只浅蓝色口罩,他流满汗水的脸颊上挂着兴奋的笑容,“这是校医院的护士给我的医用口罩,比你那个透气多啦。”
车厘子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专门为了我去拿口罩?”
蒋宜凡脸红了,他说:“谁专门为了你啊!我这不是怕你捂出痱子来吗?你妈妈知道后肯定特别担心。”
看着他故意摆出了不起的模样,车厘子做出一个勇敢的举动。她伸手拉起蒋宜凡,把他拽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然后毫不犹豫地摘下口罩。
蝉鸣突然停了下来。这枚胎记大概是压抑太久,车厘子甚至能感受到它在舒展身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流泪了。泪水顺着脸颊滑到下巴,一颗一颗滴在炙热的地面上,很快就被蒸发得只剩浅浅的痕迹。
奇怪的是,蒋宜凡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车厘子本以为按他的性格会先嘲笑自己一番。
蒋宜凡把车厘子手中的口罩抢过来扔到垃圾桶里。“如果你在校园溜达一趟,我保证没人注意它。”他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
车厘子咧开嘴笑起来,她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虽然胎记能消掉,但总有一些东西没有办法消除。

结课的那一天要拍集体照片。摘下口罩的车厘子迎着盛夏闷热的空气,又会和第一次集合时见到那么多的人了。
蒋宜凡的话果真没错。他们只是瞥一眼车厘子的下巴,表现出略微的惊讶,然而并没有多说一句话便和她擦肩而过。
大多数人,甚至都不曾注意到这枚暗褐色的“车厘子”。
拍完照片后,许多家长走过来接自己的孩子回家,人山人海中,妈妈一眼就看到了车厘子。
她还在四处张望找蒋宜凡时,却看到他朝妈妈身边的一个阿姨走去。
那不正是当初报名时的工作人员吗?她居然是蒋宜凡的妈妈!
蒋宜凡迫不及待地讲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当谈到车厘子不再想消胎记时,妈妈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不愧是心理学专家的孩子,谢谢你啊!”
车厘子恍然大悟,蒋宜凡之所以想方设法摘下她的口罩,是受妈妈们所托。原来他早就知道这颗‘车厘子’的存在了。
“我一开始有点过分。”蒋宜凡刚说完,他们就一同就想起那天的“喊楼事件”,禁不住相视而笑,“不过后来我发现,摘掉口罩很简单,就像是解题目,有时候换个思路就可以啦。”
趁着妈妈们在愉快地聊天,蒋宜凡凑到车厘子的耳边说:“要是有人欺负你,我肯定饶不了他。”
车厘子不相信地推开蒋宜凡:“你又吹牛了!”
他满不在乎地昂头乐起来,自豪得好像真的打败了一群人。车厘子看着他笑得眯成缝的眼睛,被感染得也笑红了脸。

这个盛夏,车厘子有了崭新的秘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90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15-11-10 09:30:1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