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18336|回复: 1

父爱不怕雨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597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6-3-28 17:16: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山千叠 于 2016-4-3 05:35 编辑

   从记事起,我就在父亲唯一的家教模式——打骂中生活!
   小学一年级学珠算,老师教会了,回家就忘了,老爹时不时地出几道题难为我,恐惧中脑子更是一片空白,直到感觉脸上突然火辣辣的疼才回过神来。家里没柴火,周末就去帮母亲去地里搂草,太贪玩,刚搂好的一大堆草我点着了,玩的过火,把耙子烧了几根齿。结果可想而知,一顿揍是免不了的了,中午饭也免了。打完,老爹还得补上几句:不准哭,不准掉一个西瓜籽!不然老子还得揍你!这句话我还是信的,因为以前我是感受过的。每一次挨打,老妈总是在一边骂:还是个孩子,你就这么狠心?你咋不打死他呢?此时的老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狠狠地吸了几口烟上炕头躺着了。从此,在外边跟人打架,即使被打的伤痕累累也没哭过,从不掉泪。有一次被高一级的同学半道截住,把我脸掐的血糊糊的,回到家,老妈一边骂那龟孙子下死手,一边擦药水,我只是到了最疼处只管咧咧嘴,倒是老妈哭的像个孩子!老街坊有时看到了只扔下一句:这孩子,让他爹打出来了!这是我小学生时代的全部记忆了。
   如果说小学时代是我恐惧的,初中,开始了恨父亲!初中那个年纪到了一个叛逆期,父亲一贯的打骂的教育手法一直没有因为我的成长而变的减少,反而更凶了。于是,在恨中我选择了逃避父亲。能不回家就不回家,那时候上初中在离家4公里的乡镇上。放了学,比我还远的都要骑上自行车快乐的往家赶。我却选择了住学校宿舍来躲清静。倒不是因为学校食堂里的饭菜有多香,而是我不敢回家面对老爹那双凶神恶煞般的眼睛。只有周末才极不情愿的慢腾腾的往家赶。也就是从那时,我喜欢自己待在一个清净的地方用一笔一纸来发泄内心的不快与怨恨。我爱上了文字,也喜欢上了孤独。
   偶尔在中学生报上发表过几篇小豆腐块,兜里有了十几块丰厚的回报。那感觉 美!同学也投来了羡慕的目光,甚至还有女生送贺卡给我,说喜欢我!我骄傲了,内心像翻腾的海浪,无法平静。我竟然赶时髦偷偷地用我的稿费买烟抽。到最后,顺理成章的——我抽烟,老爹抽我!这倒算了,家常便饭了,不可理喻的是他竟怀疑我钱的出处,更不能相信我会是靠写作来赚取的。用他的话说,写几个字你就能比你老子挣得多,拉的屎还不成了金蛋蛋?这也难怪,1994年,一个壮年在本村粉条厂累死累活的从早忙到晚,也就五六块钱。当然,他也就更不能相信我在学校组织的诗社里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我不说,他也不问,因为不理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了代沟!是的,一条难以逾越的沟壑!在孤独与茫然中我结束了我依然怀念的中学时代。1997年,赶上了四年制改三年制,我这个初三学生要与初四的一起考高中了,本来就偏文科的我毫无悬念的考的一败涂地。就连上职高的分都够不上。*下来!干活!*在父亲恶狠狠地谩骂中宣布:我的学生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1998年,我来到了安丘市果品盐业公司做了一名制冷学徒工,8小时三班倒,一天十块钱。和我一起学徒的都一般大,那两个天天晚上哭说是想家,我却感到庆幸——终于可以不用忐忑的在家受罪了!就算休大班,我宁肯在安丘玩上一天半,也不会急着回家的,即便是家里要开始建新房子缺人手。用母亲的话说,不指望你干活就是回家来给干活的烧壶水也行。我还是倔强的选择了逃避,始终不肯回去。即便是回去了,上几个朋友家玩,如果有说客套话:留下喝两盅啊?顺势不走就拉倒了。我不是老话说的*实落客*,我是实在不愿在家看父亲那张依旧*不开晴*的脸啊!要是喝多了就在老房子里住一晚,(那时候新房主体已经建好,父母在那边支了张床看门)。第二天早饭不吃就回安丘了。有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必须回家,看到老爹在家我是不过去的,一边偷偷地观望,或者故意把门砸响,惹得那条大黄狗狂叫不止,我就藏得远远的,看看是谁出来开门,要是老妈出来就好办了,把想办的事跟她一说,或者她办不了再转告老爹让他办。要是老爹出来就比较麻烦了,我得多敲几次门,总是侥幸的想:老爹或许出来次数多了,烦了也就不再出来了,他可能会叫老妈出来看看呢!
   就这样,每每回家都会在老屋里呆着,没事写点东西,渴了喝矿泉水,饿了吃从安丘县城买来的食物过活,彻底躲开了父亲的目光,我觉得好过多了。有那么一段日子厂里淡季,冷库的客户需求少了,没事的我们自然而然就得放几天假了。一天十块钱,对于我这庄户草包肚子来说,无疑是个打击。当时的*味香村*肉火烧才两块钱五个,一顿五个觉得不够,用我当时同事的话说:娘的,就不能吃好吃的,越吃越爱吃,越吃越没够。咋还没个饱了?这十块钱就在琢磨着吃这吃那的纠结与折磨中淡化的无影无踪了。没办法,只好极不情愿的回家猫着去——回到我久别的老屋。老妈知道我回家,自然是欢喜,即便是我的工资从未往家带过,甚至还要在回厂的时候惭愧的接受老妈偷偷积攒的零用钱。老妈总是一边塞钱一边怯怯地说:快装兜里,别让他看见。可爱的老妈啊,唯有此才能让我稍稍体会到了一点家的温暖。在家的那些天,老妈总是在饭点偷偷地用雪白的包袱包一份饭送到老屋给我吃,或是水饺,或是刚出锅的包子。有时候急了门都不走,趴在矮矮的土墙头喊我。要不是老妈甜甜的笑意或者略带谩骂的埋怨,我或许有理由会认为我像个在牢里等待吃饭的囚犯了。再后来老妈懒得送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也懒得问。老妈只是怨怨的说,回家吃吧,我给你留着饭了,他不在。于是我就胆怯的跟在她的身后,四下张望的像个受惊的猴子一样,战战兢兢地来到新房,躲在厨房里狼吞虎咽起来。在老妈叮叮当当的添饭中,我理解了她的不易,在老妈的絮叨里,我理解了生活!
   就这样,我的吃饭方式仿佛就定格了这一种模式,只要老爹不在家,老妈就喊我回家吃饭,后来有手机了,就电话遥控我,每回都只有老妈自己在家,我就撒欢的吃,像一头永远都喂不饱的猪仔。不记得这样的模式过了多久,有一天下着大雨,老妈电话说她做了我最爱吃的排骨,而且说他不在家,说是打牌去了。我懒在被窝里,但是,还是禁不住那排骨的香味,回新房饱餐了一顿。吃饱准备老屋继续睡,途中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倾盆大雨里来回踱步,穿一件破雨衣,还戴了一顶旧斗笠。时不时地向新房大门处张望,我们四目相对,他瞬间避开了,我哭了。不是被他打哭的!
   怪不得从不喜欢串门的他,老妈每回做好吃的让我去吃饭,老妈总是说他串门去了,不会打牌的他,他总对老妈说他去别人家打牌去,而老妈总在他的离开让我尽情饱餐一顿。现在我终于明白,那都是他为了让我能吃上一顿好饭而找的借口呀!而我却无知的在心里一直记恨着父亲那么多年。
   以后结婚了,也当了爹。虽不认同老爹的教育方式,但也理解了他恨铁不成钢的苦衷了。
父亲因一次意外,昏迷十天医治无效,于2016年2月27日凌晨4时38分不幸辞世,没有留下一句话,一切归于尘土。
   老爹,如果您泉下有知,我想说我不恨您了,就从那倾盆大雨后我理解了您。就从那四目相对的瞬间交流里,我重新找到了父爱的坐标,原谅儿的无知吧,尽管我在您活着的时候从未说声抱歉。但我就在那一刻真的理解了您,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父爱!想必,用另一种方式爱着我的您,一定不再怪我了吧?或许您就从来都没怪过我!
   因为,父爱不怕雨!
   写在家父 五七祭 前夕,谨以此文缅怀家父并致敬天底下所有无私的父爱。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丙申年二月二十)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云山千叠 + 10 精品文章,不加分都不行!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597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6-4-3 10:13:08 |显示全部楼层

IMG_0285[1].jpg
IMG_0282[1].jpg
IMG_0280[1].jpg
IMG_0281[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