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禹城13岁少年行凶掩尸谜案 - 德州论坛 - 齐鲁社区 - 山东最大的城市生活社区,山东广播电视台官方社区!
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206034|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山东德州禹城13岁少年行凶掩尸谜案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

积分

无名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59:20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我叫宋长俭,男,现年50岁。住山东省德州禹城市十里望乡前河套村。
关于我女儿宋雪(殁年10岁)17年前被害一案,向大家说一下经过,希望好心人能够帮助我,使我含冤而死的女儿能够早日瞑目,使我家得以安宁。
一、女儿离奇失踪
事情要从17年前说起。我女儿名叫宋雪,1989年生,活泼可爱,一向乖巧。1999年10月3日下午三点多我女儿从家里出去玩耍,下午五点半多由于我女儿没有回家,我们家人出去找孩子。由于听邻居说下午四点多看到我女儿和郝德元儿子郝文海在他家门口玩耍,我媳妇儿就去郝德元家找我女儿,郝德元的媳妇儿鲍学云说我女儿没在他家。由于还是没有发现我女儿的踪影,我媳妇儿过了十几分钟第二次又去郝德元家里寻找我女儿,此时郝德元的媳妇儿鲍学云堵住他们家大门口不让进去,说我女儿不在他家,我们当时并没有发现可疑情况。
我们家在当天晚上7点左右打110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让我们继续寻找我女儿。
由于没有在村子里找到孩子,我们村许多村民开始帮我们去火车站、汽车站和村子外面寻找我女儿。此时意外的是,郝德元也是很积极开始帮我们家去火车找寻找我女儿,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帮忙寻找的人陆续回到村里。虽经多人多方寻找,但始终没有我女儿的任何线索。
    二、凶案初露倪端
上面我提到的邻居郝德元其人。郝德元,男,当年30多岁。其原本并不是我们村人,是我们邻村的,距离我们村5公里左右。大约1988年左右与我们村鲍学云结婚后,就居住在我们村,他家和我家斜对门。他到我们村居住之前,大约1988年在他村曾因盗窃邻居牲口,被禹城市法院判刑六年,后加刑一年。
其刑满释放后,与我们村里的邻居很少来往,经常单独外出,不知从事什么职业。也许是因为住过监狱或者其性格因素,其人心理素质很好。与人争吵过程中,从来都是口才较好,经常能占据上风,理由充分,邻居都不会主动与其相处。再说其妻鲍学云与我是姑舅表妹关系,因为我们俩家的上一代家庭矛盾原因,虽然我们是邻居和亲戚关系,但是几乎素无来往,更无深交。至于两个年少的孩子不在父母的监督下,在一起玩耍,也在常理之中。然而就在案发当天下午,当我媳妇儿去他家寻找女儿时,鲍学云却极力阻止我媳妇儿进入他家里寻找以及当天晚上郝德元主动帮助我们家去火车站寻找女儿,这些行为都非常的奇怪和反常。
如果说我女儿不在他家里,那么鲍学云不会阻止我家人去他家寻找我女儿。如果说郝德元是一个可以信赖的邻居,主动和我们一起寻找失踪的女儿,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家人应该感激。但是郝德元和鲍学云夫妇的异常行为,加上当天下午曾有邻居看见我女儿在郝德元家门口和他儿子玩耍过等细节,让我们家人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其有作案的重大嫌疑。至少鲍学云开始积极阻止我家人进入他家寻找孩子、之后郝德元积极帮助去火车站寻找女儿,难道是担心我们家人发现什么?
所以当天夜晚12点左右在外帮助寻找我女儿的村民陆续回来后,我们家人一直内心不安静,反复思考,觉得事情很蹊跷,难以入睡,我们家人担心孩子被害之后被人从村里转移出去,我家人分别在胡同口和房顶上守了一夜,奇怪的是我们发现郝德元家的电灯从凌晨两点钟一直亮到凌晨四点多才熄灭。从郝德元家的这个反常举动再联想到下午发生的情况,让我们家人隐约的感觉到,我女儿的失踪一定和郝德元家有关,郝德元夫妇的疑点越来越多。
    三、郝德元家突现尸体、公安局勘验现场
我女儿失踪第二天一早公安局刑警队直接来到我们村,开始从胡同中挨家搜查,搜查到郝德元家时,鲍学云不让办案民警进入她家搜查,并告诉办案民警说和我家是亲戚,不可能害孩子。办案民警强制进入后并没有发现我女儿。之后办案民警第二次进入郝德元家中搜查,在其家两房狭小的夹壁墙中间发现了被掩盖的尸体,此时我女儿早已死亡,而且头部有血迹。
    据事后看到的部分公安局办案卷宗中现场勘验显示,在郝德元家中东北屋与东院墙之间一个东西宽0.6米,南北长4.5米的夹壁墙中间的地面。其在该处地面上实施了挖坑(长1.3m、宽0.5m、深0.4米),掩盖了我女儿的尸体,在案发现场掩埋尸体的表面,有一根一定重量和体积的木头。警察发现我女儿尸体当天,郝德元之子郝文海被公安机关带走。此后禹城市公安局以故意杀人对郝文海收容教养三年后释放。
    我女儿尸体被发现当天下午1点钟公安局通知我们家属到村部,我们被告知尸体已经进行了解剖,系被郝文海掐死的,并要求我们立即掩埋尸体,我们家属不同意。案发三天后,我和我父亲到公安局询问案件情况并要求缉拿真凶,禹城市公安局刑警队领导威胁说不要再追究此事,让我们找郝德元谈民事赔偿,否则立即释放郝文海。因为当时,全家在痛失女儿的悲痛中,只想到凶手抓到了,没有更多的想到一个13 岁孩子如何将我女儿杀害的。  
    四、凶手父母离奇失踪,案件疑云再起
就在我女儿被害后第二天,也许是无法面对或另有其它隐情,郝德元、鲍学云夫妇突然离开了家,远走他乡17年,至今下落不明。虽然我们家对其向法院提出了民事赔偿,但最终因为没有郝德元、鲍学云夫妇的下落,判决书仍是一纸空文,没有得到执行,我们家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在我女儿被害后的一段时间里,郝德元、鲍学云夫妇的突然失踪以及案发前后其夫妇的一系列反常行为等种种迹象,越来越让我们家人感觉到我女儿的被害不是一个简单案件,不是一个13岁小孩子能够在短时间内独立完成的恶性杀人隐尸这么简单。
    五、13岁少年能否独自在短时间杀人隐尸?
我女儿被害后,我们了解了破案的部分经过,我们家人对此案发生的前因后果,感觉疑点重重,百思不得其解,女儿被害至今17年,我们仍然难以相信这是一个13岁少年单独所为。我们写下此案的种种疑点,请好心人帮我们仔细分析一下,案件几个重大迷雾如何解开?

    1、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少年对另一个少年动了杀机?
    事后,经过我们家人看到的公安机关当年办案的部分材料显示,根据郝文海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其杀害我女儿宋雪仅仅是因为我女儿骂了郝文海,因此才导致其通过先掐后勒的方式,造成我女儿宋雪死亡。我们分析,郝文海与我女儿都是涉世不深的少年,其供述的该犯罪动机结合其年龄、心理等因素,不足以达到将我女儿宋雪故意杀害的程度。
根据一般生活常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一起玩耍,如果发生不愉快,最大限度也是相互打骂、拉扯,然后回去向各自的父母告状。然而,究竟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导致一个懵懂少年必须通过杀人才能结束彼此之间的怨恨呢?难道只有杀人才能解决吗?众所周知,除非是两个孩子之间的行为超越了一般的玩耍程度,出现了异常情况,我女儿要回家告诉父母,而另一方(郝文海)的父母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才会导致本案的发生。也许他们起初并没有杀人的动机,而是在劝解阻止我女儿不能回家告发的过程中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最终导致将我女儿杀害。
    2、从其智力程度和客观行为上分析,年仅13岁的郝文海能否做到对杀人之后,又能在一个小时内独立、系统的完成杀人埋尸的系列行为,并做到事后周密的安排和处理?
    (1)根据郝文海供述,其实施杀人的基本过程是先掐我女儿,后用绳子勒,然后将我女儿拖到夹壁墙中间,挖坑掩埋尸体,伪造现场。实施上述一系列系统、周密的杀人埋尸行为,作为一个13周岁的学生,根本不符合其智力程度。从客观方面,其所作所为与其年龄智力不能适应。
    (2)该案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当年郝文海仅是尚在学校就读的五年级小学生,年龄13周岁,没有任何社会阅历。根据材料显示,案发是在10月3日下午5时至6时左右,郝文海是如何在不足一个小时内完成杀人、掩埋我女儿尸体的系列行为?依据郝文海的年龄段和认知能力、社会阅历,其实施的犯罪行为与其智力不能相适应。
    (3)根据资料显示,郝文海在案发后掩埋尸体的现场,是在郝文海家中东北屋与东院墙之间一个东西宽0.6米,南北长4.5米的夹壁墙中间的地面。其在该处地面上实施了挖坑(长1.3m、宽0.5m、深0.4米)埋尸的行为。
依据现场情况和一些日常生活常理,该地面因两边房屋建造的年代不同,地面的硬度和土质纯度必然不同。案发时郝文海年仅13周岁,其如何能够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且时间不足一个小时的情况下,用铁锹在有一定硬度的地面上挖造一个长1.3m、宽0.5m、深0.4米的土坑,然后又实施了掩埋行为的?很显然,上述挖坑、掩埋尸体等行为所需的体力和劳动强度与郝文海的年龄、体力、智力是完全不相符的。
(4)根据我们观察,案发后至公安机关发现我女儿尸体前,郝文海表现非常镇静,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个该年龄段孩子在杀人之后理应出现的恐慌与惊吓。另外根据郝文海本人供述,其实施杀人行为后仍然能够帮助其母亲开门、卸面粉,甚至躺在屋里睡觉。其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虽然逻辑不合理,但是表现非常镇静。种种迹象表明,郝文海是在成年人授意之下的表演性回答。郝文海的行为表现与其年龄和智力不符。
(5)郝文海13岁,我女儿10岁,两个人身高接近,体重也差不多,他(她)们两个人身体力量也不会差太多,当我女儿受到生命危险时,出于本能也会最大力度的反抗。那么,两个人在体能差不多的状态下,在没有他人的帮助下,怎么会轻易将另一个人致死呢?
3、为什么鲍学云多次阻止我家人和办案民警进入他家里寻找孩子?
案发当天下午五点半多由于我女儿没有回家,我们家人就去找我女儿。由于听邻居说下午四点多还看到我女儿和郝文海在他家门口玩耍,我媳妇儿就去郝德元家找我女儿,郝德元的媳妇儿鲍学云说我女儿没在他家。由于还是没有发现我女儿的踪影,我媳妇儿过了十几分钟第二次又去郝德元家里寻找我女儿,此时郝德元的媳妇儿鲍学云堵住他们家大门口不让进去,说我女儿不在他家。
案发第二天上午公安局刑警队直接来到我们村,开始从胡同中挨家搜查,搜查到郝德元家时,鲍学云不让办案民警进入她家搜查,并告诉办案民警说和我家是亲戚,不可能害孩子。办案民警强制进入后并没有发现我女儿。之后办案民警第二次进入郝德元家中搜查时,才在其家两房狭小的夹壁墙中间发现了被掩盖的尸体。
鲍学云的举动足以证明她明知我女儿在她家里,又反复阻止我家人和办案人员进入她家寻找孩子,鲍学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4、公安局现场勘查与我们对案发现场调查情况存在较大出入
  事后,经过我们现场实际测量,案发现场位于郝文海家北屋房与东院墙之间的夹壁墙内,根据禹城市公安局现场勘查数据显示,该夹壁墙南北长4.5米,东西宽0.6米。经现场测量,该夹壁墙南北长4米,东西宽度截取三个位置测量,分别是最南侧宽0.47米,中间宽0.55米,最北侧宽0.57米。上述案发现场核心位置实际范围大小与禹城市公安局现场勘查存在较大出入。这说明年仅13周岁的郝文海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和较短的时间内无法完成挖坑和掩埋尸体等行为。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家人曾经到现场亲自查看,发现以下不合理事实。首先,一个13岁孩子是无法使用正常的工具在如此狭窄的夹壁墙内开展挖掘工作的,但是成年人可以使用其它较小工具完成。其次,一个13岁孩子的体力,是不可能在如此狭窄的夹壁墙内短时间内完成挖掘(长1.3m、宽0.5m、深0.4米)的土坑,因为夹壁墙内土质较硬,短时间内需要一定的体力,而成年人是可以完成的。
  5、公安局刑警队某领导领导威胁我们家属尽快掩埋尸体
我女儿尸体被发现当天下午1点钟公安局通知我们家属到村部,告知我们尸体已经进行了解剖,系被郝文海掐死的,并要求我们立即掩埋尸体,我们家属不同意。但是公安局刑警队某领导说,你们家如果不及时掩埋尸体,我们就不管此案,反正案件凶手年龄小,可以不承担责任,我们可以放人。因为我们家属根本不懂法律规定,也不敢说什么,所以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迫于这个压力,还是在当天下午将女儿安葬。但是,本案的一系列疑点,让我们家属坚持认为,本案不可是一个13岁孩子独立完成。所以在案发三天后,我和我父亲再次到公安局询问案件情况,说明本案几个重大疑点,并要求继续补充侦查,缉拿真凶,禹城市公安局刑警队某领导威胁说不要再追究此事,让我们找郝德元谈民事赔偿,否则立即释放郝文海。
疑点一、为什么我女儿被解剖时不通知我们家属到场?为什么要让我们家属立即掩埋女儿的尸体?
疑点二、为什么某些领导威胁我们家属不要再深究杀害我女儿的真正凶手?
疑点三、公安局刑警队某领导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这个疑点我们家属可以描述一下,这个公安局刑警队某领导与本案凶手鲍学云的亲哥哥是同学关系,感情很好,不是一般的同学关系。这个领导也是我们同村人。他与鲍学云亲哥哥这层关系,在我们村都是知道的。该刑警队某领导当年是否涉嫌徇私枉法?是否掩盖郝德元、鲍学云夫妇参与杀害我女儿的真相?
    六、能否排除凶手父母共同或协助作案掩埋尸体的可能性?
首先,根据对现场描述和其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在案发现场掩埋尸体的表面,有一根一定重量和体积的木头,但在郝文海的三次供述中均未提到这一关键物证。而且,这一根木头有一定的重量和体积,一个13岁孩子体力,怎么能移到狭窄的夹壁墙内?如果能移动,一定是费了好大力气,为什么郝文海的三次供述中均未提到这根木头?
    其次,我们家庭与郝文海家庭之间存在矛盾,其父母有协助杀人的理由和动机。
    第三,郝德元曾因犯罪获刑七年,有反侦查的经验;事发之后,郝德元、鲍学云夫妇极不正常的举动等疑点都未得到合理的侦查排除。
    第四,无法证实郝德元、鲍学云在案发当天不在案发现场。
    第五,郝文海供述,案发当天齐鲁电视台演完“八路军打仗”的故事片之后才实施杀人行为。根据1999年9月22日出版的《山东广播电视报》节目预告,10月3日的案发当天,“八路军打仗”的故事片是14点47分开始的家庭影院。这个故事片演播过程中,加上中间插播广告时间,最多在当天17点30分播放结束。而郝文海的母亲鲍学云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其何时回家时,其说,约在下午5点之后。而证人朱金兰、王秀凤证实,在案发的当天下午5点多钟,看到鲍学云从外面换面回家。通过郝文海本人和其母亲供述的时间段来看,不能排除在郝文海杀人的过程中其母亲参与的可能性。
    七、17年来向司法机关呼吁未果,父亲含恨而死
本案案发后,我们家人一直不能理解,一个年仅13岁的孩子在没有其父母的帮助下,是怎么做到对杀人之后,又能在一个小时内独立、系统的完成杀人埋尸的系列行为。因此,我们家人曾不止一次要求司法机关重新立案侦查,让我们知道我的女儿究竟是如何被害的,到底我女儿被害的真相是什么。也好让死去的女儿和因此含恨而死的父亲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然而17年来,我们从禹城市到公安部各级机关四处求证和反映,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父亲在世时也四处反映但终因难以承受失去孙女儿的伤痛在2001年9月含恨而死,他死前让我和家人无论如何都要寻找到女儿被害的真相,即使砸锅卖铁,也要抓到杀害女儿的凶手,给女儿一个交代。从1999年至今我们已经向多级司法机关反应,但是得到的结果都相互推诿扯皮,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八、公安局是否应该对凶手重新立案侦查?
从案发到现在,因为本案的种种疑点不能排除,我们要求查看本案当年的卷宗,审查是否具有遗漏或疏忽之处?我女儿的被害是否另有他人参与?郝德元、鲍学云夫妇是否参与实施了杀害我女儿的犯罪行为?
然而17以来,就这个要求我们四处反映,不能得到答复。难道卷宗真的有重大疏漏或者隐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如果说杀人犯是少年,应保护未成人利益,但是我们可以在相关机关的监督下,依法查阅,也不至于导致未成人受伤害。更何况,郝文海是一个杀人犯,为保护他的名誉,我女儿的生命就不应该受保护吗?
因此,我们欢迎社会各界朋友、专家学者、媒体朋友、各级领导能够给予关注。让禹城市公安局可以让我们查阅本案全部卷宗,让17年迷案,大白天下。特别致谢!

                              陈述人:宋长俭
                              电话:15166917949
                          2017年1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