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973|回复: 0

[诗歌散文] 州都诗窠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0

好友

174

积分
     

无名氏

最后登录
2017-9-22
注册时间
2017-5-1
发表于 2017-5-8 09:51:44 |显示全部楼层
州都诗窠
提起我家,老德州大半个城的人不约而同地说:“你家是桥口铁道东的。”是的,我小时候就记得城墙、铁道、海子、路桥、涵洞,还有茂密地芦苇及滔滔的运河。
初到我家的亲戚,第一晚一般睡不着,亲戚说;“火车一来地动山摇,如同三、四级地震。你们睡得着吗?”我们说:“你不是都知道吗?”听我们反问,亲戚说:“你们的呼噜声比火车还响。”
“是啊,”亲戚说:“在你家住下等于看了一夜场电影,有声有色,还是3D的。火车一过在炕上如同躺在摇篮里,火车探照灯一射,窗外的景物都投影在粉墙上,城墙、房舍、芦苇等如同皮影走马灯似的变换,笛声、蛙声、虫声、风声交织此起彼伏。
起初,这个水映街舍,芦掩庭院,长河翠堤,草长莺飞的街道并不引起我们的在意,如同《我的祖国》唱的那样“听惯了船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习以为常,不足为奇。然而,当高楼大厦耸立,钢铁水泥森林遍布的时候那田园自然之光荡然无存才晓得无比珍贵。
往事成为历史,回忆便是常客。翻阅史料发现与之相关的一星半点文字便异常兴奋。县志记载德州景点大都在德州城西运河畔,尤其是回龙坝至广安桥之间最为显著,而这个区域就是后世的桥口铁道东的位置。
古曰:诗言志。今人云:诗为心声,是激情碰撞的迸发。身临胜景的帝王将相文人骚客诗兴大发,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句如浪花飞溅,珠联璧合,响遏行云。因此这里被誉为州都诗窠。
兴许会说夜郎自大,非也,有史为证。翻开《德县志诗外编》元朝罕见的诗人葛逻禄乃贤的《陵州五言律》“日落陵州路,沿流古岸旁。泊舟人自语,听雨夜偏长。过客愁闻盗,荒村久绝粮。何人肯忧国,得似董贤良。”诗中陵州即德州,董贤良即大儒董仲舒,他的读书台在德州城西河上,后世有很多凭吊诗文。
明朝程敏政《德州舟中》“出逢漕舟来,入逢漕舟去。联樯密于指,我舟无著处。沿流或相妨,百诟亦难御。有如暴客至,中夜失所据。平生凡几出,苦口戒徒御。忍后莫争先,宁缓勿求遽。今兹畏简书,刻日觐当宁。而况河防严,衣冠重相惧。危坐郁成晚,少寝驚达暑。萧萧傍水村,隐隐隔城村。缅怀古贤哲,高卧得深趣。愧我行路难,推蓬赋长句。”漕舟,运河上一种独特的船又称对漕船,船体中间能拆能连,便于在运河里调头。现在堵车,古代堵船,古今一理。当时的船只停泊在城下浮桥等候放行,不过从这一点看出当时浮桥的繁盛。
较之程敏政有点牢骚,明人于慎行的《暮抵德州城下》“瞥见漳河水,燕齐两界分。郡楼融晚雪,津柳挂残云。病骨寒应倦,乡音近稍闻。明朝看海气,遥礼泰山君。”多了些乡情乡愁。
明朝边贡《送赵叔鸣监兑德州》“萧萧佂马嘶,送客过前溪。故里别来久,家书空复题。青山鬲津道,平楚卫河堤。它夜幽寻处,应知梦不迷。
东赴海陵仓,移家别帝乡。政繁转输地,官古度支郎。问寝椿庭近,回舟蓼岸香。秋来客愁少,风景似维扬.”这位山东老乡把德州比作维扬可见其浓浓情深溢于言表。
明朝刘魁《过德州寄杨斛》更有一份别样“绕过沧州又德州,绿杨堤畔菊花秋。末论秦楚万余里,且共风波一叶舟。农圃渔櫵俱是侣,江湖廊庙敢忘忧。独怜腰脚还差健,有约同登华岳游。”
明人王世贞则另样《题安德驿壁》“二十年前官柳条,春风绿遍德州桥。于今秃尽如僧老,怪得行人鬒易凋。”德州桥即浮桥。从此看出诗人曾来过触物生情故大发感慨。
董子读书台历来是文人骚客抒情的对象,大凡路径必诗情大发。明朝田登《董子读书台》、吴国伦《董子祠》、陈凤梧《董子书院》、阮自华《题分司署中繁露台》、清朝李丕基《繁露书院种柳歌》、卢中伦《董子读书台》等等枚不胜举,大都借景抒怀。诗中董子遗迹均在此地。
《德州道中》明朝李先芳的杰作“城郭依稀浦树寒,广川风物日凋残。渡头向晚船初泊,驿路经秋泥未干。野菊黄时非故国,塞鸿来处是长安。金门多少同游侣,退食谁知行路难。”字里行间让人惆怅。
清朝柳焘《和王贻上德州银瓦寺韵》“何年银瓦寺,想象构轩窗。听梵风回殿,谈经月静幢。驯龙飞杖锡,慈苇渡人艘。王子题诗地,同来吸大江。”一种清静跃然纸上。
清朝王世禧《德州河上》深深地吸引我关注“曲岸临大河,风帆日千里。迢递远乡人,离心托流水。思乡与怀古,望远临江楼。长歌指飞鸟,风起芦花秋。”特别是后句我想起童年置身诗中。
清朝李滢《德州七言绝句》“渔罾低插夕阳明,别岸平蕻马足轻。水碧沙睛秋色裹,蒲帆徐渡德州城。”好一副迷人风光。
清朝李雯《登德州城楼》“地尽东蕃接北平,高楼南望暮云横。天波近落明河水,飞鹢斜临却月城。冰雪寒深迟禹贡,鱼龙夜永卫神京。故乡粳稻参差发,为想来年春草程。”景与情水乳交融,浓浓家乡情。
清朝萧榕年《雨后宿德州》“霁色明遥堞,停车欲暮天。虹收千树雨,月破一溪烟。帆影斜侵岸,笛声清在船。津亭寻旧馆,回首几经年。”驿馆里面对胜景诗兴大发。
清朝山东老乡李簧《德州回渡》“卫水清且寒,渺泂接山雨。敞船聚为梁,榜人望野炬。平管近两岸,沙滩故乡语。”看来也非常熟悉,知道浮桥。
《德州附船北》清人朱倬看来顺水顺风“长堤暖暖水浑浑,春雨新晴添涨痕。八尺卧来如板屋,千钱买得到津门。红旗飘处纲艘满,绿树丛中野市喧。酒尽欲沽难住泊,落帆须是到桑园。”在浮桥买舟北上甚为惬意。
清朝赵国华《陵州绝句》其五另是一份情怀“衔尾帆来下御河,水邮灯市酒杯多。紫纶冷落方山死,满目凄凉可奈何?”
《德县志诗內编》还有清朝李浃《长河偶记》“历历牙樯插浦间,海门潮接九河滞。西来一派朝宗水,经过千山与万山。”道出了水的流向。
清朝陈钟英《秋日登城西楼》“西风萧瑟一登楼,野色斜阳望里牧。历乱苍蒹迷大泽,迢遥鸿雁度高秋。烟浮九野青齐月,帆挂千樯吴楚舟。极目中原回首处,书台剑冢总悲愁。”触景生情,淋漓尽致。
清人赵其星秋月没有忘了银瓦寺《九日登慈氏寺阁》“回首尘名何有哉?收身喜不疑登台。红林影乱随风尽,黄菊香匀带雨开。斜阳凭临高阁转,长河曲抱小堂来。旧游朋辈今安在?壁上题诗绝可哀。”伤怀油然而生。
清朝田需《春灯词二首》“一:几处星桥夹岸红,柳条吹暖试灯风。应知一夜梅花发,多在香烟火气中。二:屯氏河边赛水神,董生祠畔月华新。游人争上城头望,苏禄坟荒草欲春。”一年之计在于春,家乡美景愁煞人,这城、这河、这桥、这楼、这水、这灯……
清朝冯廷櫆也不示弱《陵州词六首》“其一:桃花水涨御河涛,手挽长竿下钓纶。细柳穿鱼盈尺大,离离三十六金鳞。其四:沿村拓火夜青瑩,星斗罗罗天宇澄。手把残荷欹野岸,夜深打点放河灯。”
慧光寺何在?我不晓得。但清朝李柽《秋日登慧光寺阁远眺》景象我非常熟悉“凌晨登高阁,秋容皎如练。青空忽西垂,天风吹我面。长河西南来,帆下疾于箭。马颊扬飞尘,潺缓势一变。还願城市人,纷纷互营乱。譬坐广庭间,下视蛮触战。凭阑一长啸,幽声入云汉。东望平原阔,挥手招曼倩。”
清朝卢见曾《里门感旧诗》振河阁就在我家对面“登高凭眺见河桥,历历帆樯入望遥。古寺灯稀春水断,离离禾黍长秋苗。”
《古寺》清朝吴森“萧萧红树锁藤扉,隔岸寒流隐钓矶。浅淡烟痕遮不尽,蒹葭溪外一僧归。”虽然古寺很多,我觉得就在家对岸。
振河阁许多人登临抒怀,清朝封大受《秋日登振河阁》别有风情“杰阁疏棂面面开,何年遗构女墙隈。长河帆影巡城转,泰岱云阴挟雨来。募士曾闻悲蜀道,著书那不痛秦灰。醇儒大守俱黄土,愁听高秋旅雁哀。”
《既又属宋芝山绘得碑图命余赋诗成六绝句》“燕寝香凝墨一池,闲摹款识列舟彝。督艘春泛长河水,小立沙堤细读碑。”
清朝马翥《陵州杂咏》对振河阁另样抒怀“阁与鬲津名并传,槛前春水碧漪涟。胸中多少兴亡感,胜有城头数木椽。”阁下是老运河与护城河合二为一河道为全国屈指可数的胜景。后来运河离城而去只留下护城河。
《陵州四时词》是清朝田致所作,我摘撷秋时“柳湖西畔御河隈,芦荻萧萧两岸苔。酒户词场多少客,登高齐上读书台。”
读了这么多首总觉得少了一景,幸好清朝卢中伦《和吴师陶咏回龙坝》“千载回龙坝,悬崖压旧河。残碑迷蔓草,渚水渺烟波。今古用原异,沧桑岁月多。登临无限意,击节和高歌。”
如此弹丸之地文人骚客借题发挥抒发情怀也就罢了,因为情感丰富多愁善感而至。就连帝王也相中连发感慨,当然与臣民不同。据史记载乾隆帝南巡十驻德州,九咏德州浮桥,喜爱之情言于诗表。桥口街因运河浮桥而得名,为德州第一街,有诗为证。
过运河〈五言古风〉(1
海运便而险,
河运艰而平;
舍便宁就艰,
计画真老成;
疏导想前规,
转输达帝京;
我来渡浮桥,
汹涌闻波声;
岸旁柳已绿,
渚畔禽争鸣;
一派江乡景,
谋目恰称情;
巨艘列河干,〈干,河道,河的干流〉
截漕罢长征;
酌兹损益道,
念彼茕独氓。
过德州〈七律〉(2
运水浮桥 悬,注: ,音题练,原意为赤练蛇,此处指象彩虹高悬。
重邱城郭富人烟;注:重邱,古重邱故城,在德州附近。此处代指德州
观民喜见千家聚,
问岁知逢五熟连;
发粟多惭休颂我,
书禾有庆益祈天;
十分心始三分慰,
次弟评量驿路前。
旋跸渡运河即事(七律)(3
浓露暄曦初夏天,
虹桥迤逦缓鸣鞭。
运河重渡逾三月,
卫水遥源溯百泉。
东国漫留西去马,
南风仍送北来船。
青郊麦秀摇晴浪,
所幸占秋两省连。
过运河〈五律〉(4
横陈流运水,
直接渡浮桥;
粟转千艘永,
川归百道遥;
晓烟低柳绿,
春浪蘸桃夭;〈注:夭,桃花灿烂状。诗经有桃之夭夭句〉
东望州城近,
埤垣倚丽谯!
过运河〈七律〉(5
一水宛分赵与齐,浮桥疋练接长堤;
去才弱柳含烟嫩,回看来牟摆浪萋;
较雨量晴以度耳,慰丰愁俭亦纷兮;
仆人惟识皇州近,挥策谁能惜马蹄
过德州运河纪事〈七律〉乾隆二十七年(6
卧波浮亘通津, 夹岸肩摩接驾人;注: ,架在河上的横木。
按辔徐行还撤盖,铺衢随觐不嫌尘;
益祈田谷资其食,所喜民情向我亲;
去岁此曾遭异涨,回思犹为恫关频!
乙酉新春过德州浮桥有作(七律)(7
漕河连艇作与梁,
鞠卺迎銮夹道旁。
何处黎民非赤子?
那分彼界与斯疆。
全无菜色诚予喜,
自有鸿恩副众望。
不数里遥莅行馆,
朴齐书史足徜徉。
过德州浮桥即事(七律)(8
造舟早是此为梁,
遵陆南巡兹俶装。
北指赵疆犹为远,
东经齐路乃方长。
已欣去岁登谷实,
更看当春茁梦秧。
接觐诸臣随扈驾,
暇应民务问之详。
过德州浮桥(七律)(9
一水燕齐两界分,
万民迎送任纷纭。
古时国步那堪论,
今日还防宁此云。
益切惠鲜厝保赤,
惟口与翼视如云。
大河复故运河治,
前事回思懼尚殷。
面对连篇累牍的诗文,试问谁还怀疑州都诗窠之称。
诗需要激情,需要碰撞,需要火花,燎原情感上的荒原。桥口有许多奇特的家庭“后爹后娘后老婆”“爹公娘母”甚者一家错辈。这些家庭与传统礼教相悖,究其因素除了环境外其根源在于激情所致。如果没有激情就不会有爱情,就不会有朱丽叶与罗密欧、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没有桥口多种多样的家庭。
工业革命的汽笛拉响,津浦铁路一线贯通,火车擦着德州城墙角奔驰而过,浓浓地蒸汽遮天蔽日,巍峨的城墙淹没于云里雾里。城墙变换大王旗,帝王隐去,封建依旧。在贞节牌坊星罗棋布的州城两个命运迥异的人邂逅于振河阁下,碰撞,激情四射,擦出爱之花,“沉船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效仿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冲破封建樊篱用生命谱写无字离骚响彻云霄。这两个就是我天不怕地不怕不向任何恶势力低头顶天立地的祖父母。
虽然珠玉在侧,我这个生活在诗窠的面对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感而发,“梦故乡童年
今年溽暑,虽有空调,常思儿时廊下风,浮想联翩,颇有感慨,急就章,草之。
流火七月云燃烧,
荷塘月色画中桥。
无风长河水荡漾,
野舟横渡鸬鹚叫。(鹧鸪)
靴城寥廓繁星小,
天衢路上行人少。
渡槽如梦南北见(现),
神京门户德州桥。
注:德州城池呈靴型,故有靴城之说。
又,见,通假字。
2012年7月。
这是过去的诗草,算是狗尾续貂罢了。
2016/2/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