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4702|回复: 0

红色感叹号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595

积分

布衣

发表于 2017-11-2 11:02:00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感叹号

人在生活中总要背负一些东西,比如柴米油盐吃喝拉撒的琐碎,再比如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感情纠葛,即便是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只要有幸不死仍就要蹒跚前行。在这沉重的背负下,我似乎比常人多了一份小小的责任:受其父母之命,为些个年近而立之年还未感受男欢女爱的大龄单身物色一个仅属于他们的爱情。媒婆,媒婆,看到这个婆字,总觉得这是一个与娘们才有关的角色,直到有一天,当这你以为并不属于你的硬生生的扣到你的头上的时候,当他的父母大包小包好烟好酒伺候你的时候,当很熟悉的孩子面孔,往日就算碰的头咣咣作响也不理睬你,突然在某一天会在几丈远的对面毕恭毕敬很认真的问候你一声的时候,你才蓦然发现这个角色有多么的重要与神圣。因为我的为人,他们选择了信任,因为我怕驾驭不了这份信任,我选择了认真。是的,娶妻生子是人生的大事,人家把这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将要托付给一个与婆无关的男人,实在是一件时常在梦里被自己的笑声叫醒,又在拂晓时分被鸡叫声催断的乐子。你有什么资格不去认真呢?
生活就像一架上发条的钟摆,永无休止的努力前行,当你想要慢下来或者偷偷停下来的那一刻,命运的指尖总在你毫无防备的瞬间将你的发条再次拧紧,似乎要扭断你的脖颈,手一摸,头还在,就要扛起负重再次不厌其烦的重蹈覆辙。因为肩负着养家的责任,农闲时总要到县城找点活干的。农忙时还是家里的活为重,农民工因此应运而生。只能是劳务市场上碰碰运气。不过这活也好,当天干完当天给钱。俗话说,手里有粮,肚子不慌。我这叫手里有钱,啥时都馋。每次回家的路上总要经过一个超市,虽说规模不大,但是总会在每天下午四点以后搞优惠酬宾,本来就便宜的货色,每到下午四点以后就变得更加让你无法理喻的贱。看看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再看看这手忙脚乱大汗淋漓的工作人员。你就该知道最基层的人生活的那些不易了。不易就不易吧,我除了买点吃的填饱肚子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给那些赐予我神圣力量与使命的单身谋一个可以与之偕老的对象。本来就条件不好,又过了让你可以讨价还价的年龄。在此时,让他们去来一场轰轰烈烈又得不到彼此身体的爱情长跑,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当生理需求远大于纯洁的爱恋,你就彻底暴露了。我想,暴露的一丝不挂,那才是人性最纯真的本质。相比之下,还是他们为之操劳的父母比较实在,要求不高:活着能养,死了管埋,不缺胳膊少腿,能干能吃苦,屁股大就好了。我也一直遵循着这个先决条件来时时打捞着。如同是打捞一只掉在机井里的水桶,一条足够长的绳子,一头栓着铁钩,一头你紧紧攥住,不停地寻找着,直到你惊喜的感觉到有一点重量自那头传来,而确定不是什么某位好事者扔下的破大衣或者装满垃圾的袋子,那便是好事近了。其他都好去了解,总不能有事没事的盯着一个女孩的屁股去看吧?屁股大能生儿子,这是我在封建犹存的农村听到的最奇葩的论断。但是更奇葩的是,你越想试着避讳的东西,就越是不可控制那种好奇。当那半截身子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她那貌似性感的肥臀总是在你思想斗争最激烈时猝不及防的显现出来。一个这一生与我没关系却又不得不去试着了解的女孩映入了我的眼帘---小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该看的也看了,看了也只是看了看而已。那就走近她聊两句。别人的爱情还指着我去给他完美,这是我瞬间走向她的勇气。
“嗨”,我怯怯的打了个招呼。她抬起头看了一下,又旁若无人的干自己的活,这也难怪,一个人头攒动的空间里,谁会在意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属于自己的陌生的招呼呢?她依旧在专心的切着一块猪肉,然后麻利的放入绞肉机里,出料,装袋,打码,封口,然后递给顾客一个他们久盼的结果。这一系列的娴熟操作,完美。
“你姓周吗”?看到她胸前一起一伏工作证的名字,脑残的问了一句。她猛地抬起头报以恶狠狠的眼光与我对视,眼眸里有轻蔑,有嘲笑,还有一丝不屑,看不到一个服务生所应有的温情。“你在问我吗”?我竟瞬间没了下文,站在那里久久没了主意。“来五十块钱的肉”!“绞吗”?“绞”。瞬间我来了灵感。买肉只是方便接近了解,绞肉只是去延长这个理解过程的时间而已。我们有一搭无一搭的扯着。你有男朋友吗?她拿起切肉刀在我面前挥舞了一下,又极有力的使劲把肉剁成块。与一句恶狠狠的:“没有”!瞬间谱就了一首我对老歌的记忆。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我的心仿佛被无情的宰。不得不让我换了话题。“你多大了”?“55”,“不会吧”?“是你的肉绞好了55块”。她居然对我有了一丝笑意。我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嗯,这事有门!尽管这笑意里掺杂着些许嘲笑与费解吧,总之她居然对我笑了,那笑靥如花。我愉快的结束了这次了解:周玲,女,目测高度一米五左右,粉面肥臀,年龄二十三,正负一到二,干劲充足,贤淑亦可。对象暂无,目标锁定。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反复折腾与磨合,我居然有了她的电话与微信,也算是个朋友了。既然是朋友了,就可以偶尔肆无忌惮的开几句玩笑。稍微过分一些也没有了介意。一切的熟知都是从不熟悉开始的。这之间的微妙变化是你无法想象的快感。我想我该摊牌了:“哎,那谁,给你介绍个白龙马你骑呗”?我们之间的默契,我想,不必解释这句话的含义了。因为在她笑的前仰后合的姿态里,已经彻底理解了吧。“好啊”!她居然爽快的应了。其实最开心是我。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更何况我不毁,我还要竭力的去促成,这个足以是一个说媒人最大的炫耀资本了。于是,我开始张罗了。
小马,男,二十五岁,有车有房,独生子,家境殷实。健康,无不良嗜好,只是过于腼腆,至今未能婚配,下家有了。
他的父母也多次找过我提及此事,每次都是大包小包的一片赤诚。唉,可怜天下父母心。眼下居然有眉目了,喜不自禁的像个孩子。赶紧打电话给远在三百多里的儿子:“回家,旷工也得回,不让干了也得回,相亲”!
在我精心的布置下双方终于是见了一面。只是结果没我想的那么完美,男孩一直殷勤的没话找话说,女孩却是一直阴沉着脸,没个笑意,爱理不理的迎合着。终于在女孩的一句:“我还有些事,先走了”。尴尬收场。结果自然是没有了结果。
之后的日子,这件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们依然是上班下班,在追求美好生活的路上奔波着。某一天的下午,收到了一条微信信息:以后不要操心我的事了我有男朋友了。我替她开心,祝福了她。虽然不是我促成的好事,但是终归是心有所属了。那个超市我每天还是会去,还是每天会跟她天南海北的扯上几句。却从没见过她的所谓的男友。每次我去时几乎是超市接近下班的时间的,很多热恋中的小情侣,已经是早早的在门口开心的等待他们心中的那个他(她)了。唯独她,依旧是被经过的一盏盏路灯无情的撕扯着,一会拉长,一会缩小,直到消失在远方......
我在一次小事故中椎骨骨折了,只能躺在家里疗养。虽然可能有好多天不会再见,但是电话信息却是比以前频繁了许多。在一次微信闲聊中她居然又要我给她找个婆家。“你不是有男友了么”?“吹了”!我把媒婆那一套词搬了出来:眼眶子不要那么高,剜了篮子才是菜。“好了好了”!我的啰嗦被她无情的打断了。“那你想找个啥样的?条件那么好你都不理人家,还想怎样”?“就照着你的标准上菜吧”!后面一连串的坏笑。我开玩笑的说,你也别费那心了,直接把我收了得了。她居然发来了满屏的拍手表情。我的天,我断定她发烧了,而且是烧的很重的那一种。玩笑归玩笑,正事还得要记着办。在家反正躺着也是无聊,权当打发时间了,陆续的介绍了四五个的样子,她居然一个都看不上。在一个喝了点酒的午夜,我借着酒疯骂了她一个晚上。我让她滚,并发誓不再联系,然后把手机摔得粉碎。生活遭遇了瓶颈,心情跌落至谷底,这些破事又没完没了的让你烦,这日子过得真难。
无聊的躺了好几天,偶尔在电脑上打打牌写写诗,偶尔想在扣扣上找几个同样无聊的朋友扯几句咸淡。这才恍然大悟,我居然没有加过她,这些年只是微信里聊的起劲。我决定去看看她,顺便买个手机。来到超市,一种压抑的氛围扑面而来,还有她们同事要杀死人的眼神。莫名其妙!来到她的摊位,没在。一种坏坏的预感可能要发生。“小林,人呢”?我轻轻的问。“走了”。小林喃喃的说。“啥时候走的?去哪了”?我追问。小林的眼泪刷的下来了,没说话,她旁边的同事也顾不得愤恨我了,也在一旁抹眼泪。小林递给我一封信,说是周给我的。信没有信封,打开只有短短的一行字: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后边是一连串的红色感叹号。每一个红色感叹号,像一把无情的利刃,刀刀刺疼到我的内心深处。小林说,她在十月四日那天走的,割腕!她之所以选择那天离开,因为那天是她二十四岁生日。她走的那天,妈妈没有哭,倒是拍着手大叫:“死的好,死的好,生日忌日一块过,忘不了”!
在场的人瞬间哭成一片。我木纳的站在那里,任泪眼决堤。
不远处传来你经常哼唱的那首歌:什么时候风已远走,只留下安安静静一个我,好像握住什么的手,又放给风筝自由,什么时候雨的温柔,又来摇醒那沉睡的窗口,曾经不愿走,曾经不愿留,那一份寂寞......
这红色的感叹号呀,那短短的竖线,是你年轻又短暂的人生,你下方那个小小的圆点,是我永远都不能与你粘连的生活!
我逃似的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雁阵在黄昏的长空凄厉的叫着,簌簌飘落的黄叶被一阵阵秋风吹来吹去,无条件的失去了安定,那一盏盏的路灯依旧在撕扯着每一个行人,不停歇的把他们的身影再次拉长缩小,只是再也看不到那个我曾经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2017年11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