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21779|回复: 0

[维权] 关于武清区连任五届人大代表刘宪柱身份被无端剥夺的申诉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00

积分

庶民

发表于 2018-4-8 11:10:53 |显示全部楼层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健全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法律原则的法律制度”,“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

人物背景

现年70岁的刘宪柱,是土生土长的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人,连任5届武清区人大代表。他亲历了武清由“县”成长到今天的“京津冀”重要枢纽---武清区的时代大变迁。

一桩“不依法”判决“依权”判决的“贪污案”

这是一起近30年前发生在天津市武清县(区)豆张庄乡,看似普通的“贪污案”,实则是枉法裁判、不依法办案、以权压法的一起典型冤假错案。当事人正值壮年入狱,如今已白发苍苍的刘宪柱誓要将维权到底。

人物介绍

刘宪柱(举报人):武清区连任五届人大代表,豆张庄乡人

白学成(被举报人):豆张庄乡人

田化林(被举报人):豆张庄乡人

案情回放

豆张庄乡建筑队(隶属乡政府),成立于1980年当事人1982年10月份进建筑队,当时建筑队给工人发放工资都比较困难。直到82年年底当事人用自己绿化的钱(18000元)压在河东园林,河东园林给建筑队汇了50000元,建筑队才把工人这两年的工资结清,又给队里买了挂斗货车。后82年年底接了河东带状公园工程,这项工程为建筑队创利14万元。同时给乡里建了大礼堂和十多间平房,从此乡里的花销建筑队出的比较多,到84年年底因白学成和周迪新闹矛盾,建筑队分家。85年当事人和白学成接了建筑队所有的固定资产,没有一分现金,于85年6月河东园林下来的常州道绿化工程,由于正值麦收季节,工人和甲方产生矛盾,提出不干了,白学成也同意不干了,致使园林从蓟县找来施工队,当事人知道这事已经第三天了,当事人向白学成了解原因后,针对原因主要是工人情绪问题进而与甲方产生矛盾,安抚情绪,并开双份工资,一份过麦收用,一份工钱。由于绿化工程有一个古建筑亭子,18米长廊,白学成不干了,当事人就承担下来了,并且提前完工,建筑队在河东园林得到好评,从此在河东园林扎下了根,为此建筑队每年上交乡里一定资金后,还能存入银行10万元。

当事人在建筑队期间,有绝对的话语权,尤其是白学成当队长以来(85年开始),私心过重,不善于处理工人的实际困难,不掌握工人的思想,导致群体辞工,当事人都是第一时间了解、沟通、挽留,为建筑队挽回弥补了很多次重大损失。在86年8月,天津市市长李瑞环要检查河东棉纺六厂的平房改造期间,河东区郑庄子地段,当事人带领建筑队客服种种困难,只用38小时就提前圆满的完成任务。

祸从天降蒙冤入狱

89年10月18日,河东检察院把当事人羁押于河西看守所,起初说当事人是行贿,后来不成立,又说是涉嫌贪污,一笔2000元,一笔4300元,两笔法律认定,判定一年半。当事人讲述在河东检察院时,他们主要询问行贿问题,由于没有行贿,后来就“诱”问空额工资问题,因为当事人对空额工资(不懂)一点信息都不知晓,所以答不上来。后“诱导”说当事人没有职务之便,无法利用隐蔽手法侵吞国家集体的财务,只是得到一些不合理的钱,把钱退回就没事了,所以当事人就签字了,签完字以后,当事人就被逮捕了。后来他们在提审时,问当事人行贿问题,记录却是贪污问题,当事人不给他们签字,他们就打当事人,打的当事人右耳没有了听力。本案在法庭上当事人认为已经被推翻,因为当事人在法庭上问白学成、田化林,“我见过空额工资吗?”二人异口同声说“我是不知道的”当事人既然不知道空额工资,跟他们合谋分空额工资从何谈起,这是对当事人的污蔑。在接到判决书时,当事人是上诉的,因头天上午判完后,转天上午乡党委全体人员就在判号里接见当事人,不让上诉(并由乡里指定律师,剥夺当事人请律师的权利)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同时答应,在当事人服刑期间照发工资。2015年起当事人对案情进行申诉,通过律师阅读整个卷宗后发现,检察院在当年认定当事人贪污为零,合议庭在审判过程中没有发表意见,审判委员会是强判的,是权威判的,不是按法判的。

冤案对家庭来说,伤害是100%!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对冤假错案要纠正,更要防,纠正在后防在前。对于那些刑讯逼供、明知有疑点还要坚持判决的人员,还要追究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