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10143|回复: 0

[拍现场] 智障姐弟俩父亡母嫁无依靠沾染恶习 爱心力量帮扶但未来..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46

积分

庶民

发表于 2018-4-9 16:34: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祥君公益 于 2018-4-9 16:42 编辑

张紫薇和张锁是姐弟俩,家住微山县欢城镇张楼村。因为妈妈智力低下,和智力同样不好的爸爸成婚后,姐弟俩也同样的智力发育迟缓。

五年前,姐弟俩的爸爸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为躲避一个骑着三轮捡垃圾的老人而摔倒,丢了性命。不久,妈妈也被娘家人接走改嫁他人。于是,姐弟俩就跟着爷爷奶奶和二叔一起生活。


图为泥泞院子里的爷爷和张紫薇张锁姐弟俩

姐弟俩的爷爷74岁,患股骨头坏死九年而导致右腿残疾无法弯曲。姐弟俩的二叔年已四十,但十七岁时的一场车祸不但撞断了他的腿,还让他的大脑神经严重受损,虽然现在的残疾证定残为三级,但他不但行走困难,口齿不清,就连吃馒头使筷子都拿不稳。家里本就很贫困,再加上他残疾了,便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至今一直单身。


图为张紫薇张锁姐弟俩和她们的爷爷二叔

姐弟俩的奶奶一个人伺候老少一家。但2017年9月,奶奶突然脑溢血去世,一家老弱病残更是饥寒交迫。 “俺爷爷烧一锅面汤,俺就着馍馍咸菜吃一天”。


图为正在吃馒头面汤咸菜的一家

十一岁的姐姐虽然上四年级,但一年级的知识都不会,一到一百的数字都数不准。不管是在学校,还是放学回到家,没有同学或小孩愿意和她一起玩。更严重的是,这个孩子因为常常被歧视,变得很不诚实,编造各种谎言以期他人接受她。七岁的弟弟因为“属于超生”, 三岁以前没有户口,爷爷和奶奶抱养的姑姑几经周折并交了罚款,才给他落上了户口。但这个孩子不仅口齿不清,大叫大喊,上蹿下跳,并沾染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习惯,只要跑出门,不管到谁家都乱摸乱拿强拿,左领右舍避之不及,至今也没有上学。


图为在凌乱的院子里玩耍的姐姐张紫薇


图为一刻不安分的弟弟张锁

这一家四口虽然都有低保,每人每月180元,但无人有能力教育孩子,大人的思想都是等张紫薇长大找个人嫁出去完事,张锁长大继承“家业”,因此,两个孩子的未来看不到任何阳光。

济宁祥君孤困儿童救助团得悉了这一家的情况,于是展开帮扶。首先将姐弟俩接到了救助团在济宁所属的残障儿童康复训练托管机构,对两个孩子全义务托管培训。然后对姐弟俩进行了智力鉴定,取得了智力发育迟缓的医学鉴定书,并以此协调姐弟俩所在村镇的政府,为姐姐办理了休学,为姐弟俩办理了残疾证,申请残疾补贴,同时通过家人寻找到再嫁的妈妈也进行智力鉴定,取得智力低下鉴定书,进而依次向民政部门申请亚孤儿救助。



图为送入祥君孤困儿童救助团托管培训机构第一天的张紫薇和张锁

在培训机构,老师们针对两个孩子的情况,制定了针对性的培训方案,首先矫正孩子身上的不良行为,然后学习礼仪以及衣食起居等基本的生活技能。半年过去了,两个孩子不仅懂得礼貌,讲究卫生,姐姐撒谎的习惯已经改变,而弟弟偷拿抢别人物品的习惯也完全得到矫正。姐弟俩自己起床叠被子,自己洗漱,自己洗衣服,定时定量饮食,自己洗碗。


图为在培训机构学习的张紫薇和张锁姐弟俩(衣服是机构老师购买的)


图为在培训机构玩耍的张紫薇和张锁姐弟俩(衣服是机构老师购买的)


图为在培训机构厨房自己洗碗筷的姐姐张紫薇(衣服是机构老师买的)



图为在培训机构宿舍自己叠被褥的弟弟张锁(衣服是机构老师买的)


图为在培训机构附近花园玩耍的弟弟张锁(衣服是机构老师买的)


图为姐弟俩在2018年元旦回家看望爷爷和二叔


图为姐弟俩在2018年元旦回家看爷爷和二叔(衣服是老师给买的)


图为2018年元旦,姐弟俩回家看望爷爷和二叔(玩具和衣服都是老师给买的)

然而,姐弟俩终究要回到他们出生的环境,而爷爷二叔和姑姑的思想观念不改变,这两个孩子回去以后,依然会再变成原来的状态。培训机构的老师们说:“国家应当建立智力低下人群社会管理和保障制度,对智力低下人群有恰当的安置,并控制婚育,以免不良循环,给社会和家庭造成负担。”


后记:社会应当平等对待残障群体,不歧视他们,但也不能将残障群体道德化。残障群体应当和普通大众一样,首先树立三观,培养良好品行,才有可能立足于社会。(本文已经在腾讯,今日头条,网易和一点资讯发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