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8658|回复: 1

秦筝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6

积分

无名氏

发表于 2018-4-23 06:59:50 |显示全部楼层


   
   
    秦筝
      
   
      
      
    秦筝
      
      
      
    邯郸城郊,一片胡杨林,火红的叶子似乎染血了一般。
      
    密林深处,飘来一阵奇妙的乐声,轻柔如丝,断断续续,如泣如诉,似微风吻过原林,又似甘霖滋润嫩叶,乐声越来越低,仿佛婴儿的梦呓。忽地音律急转而上,雄浑激荡,如战马呼啸草原,又似雨前滚雷,轰鸣不已。
      
     没错!是秦筝!魂牵梦萦的秦筝,苍凉悠远,直让人热血沸腾!骤然之间,嬴异人泪如泉涌,心绪似乎也随着那乐声飞上了碧空……
      
    那时他不过八岁,是秦国太子兼安国君赢柱的儿子。他母亲和华阳夫人争宠,由于失败而被幽禁。母贱及子,他的太子府中也处处低人一等,时常受王兄们欺负。幸好安国君见他聪明伶俐,便把他送到蒙骜府中,由其调教。
      
    蒙骜原乃齐国人,后入秦国,跟随武安君白起帐下,屡立战功,任大秦前军主将。蒙骜之子蒙武,与赢异人同岁。从此二人便一起日日读书练剑。赢异人在太子府中,屡受兄弟欺辱,而在蒙府中蒙武和他的父亲都对自己礼敬有加。嬴异人虽少,也知情意二字,渐渐便把蒙武当作亲兄弟一般。
      
    在蒙府中除了习武读书,便是弹秦筝。赢异人和蒙武,似乎天生便是弹秦筝的材料,七八岁竟便能弹遍《乐》中的所有的曲目。一日二人突发灵感,竟将五弦的秦筝改为十弦,增色不少。几年过后,两人俱成英俊少年。这段日子是赢异人最为快乐的时光。
      
    而好景不长,在赢异人十六岁那年,秦赵和盟,赢异人被派到赵国做人质。
      
    十里长亭,依依不舍,蒙武含着泪水将那十弦的秦筝捧在赢异人面前。赢异人也是热泪盈眶,一时无语,接过秦筝,转身便大步上了马车,掩面而去。
      
    在邯郸的日子毫无滋味,每日只是读书弹筝,回味着在蒙府的时日。
      
     战国邦交变化异常,不久秦赵对峙上党,然后便是旷古大战长平之战。长平之战后,秦国再次攻打赵国。信陵君窃符夺兵,组合纵之兵击退秦军。秦国被击败后,退守涵谷关,山东六国也气咽息息,一时各国表面上到也相安无事。
      
     秦国似乎忘记了在赵国的人质。而赵国却也未诛杀赢异人,只是送来的钱粮却越来越少。赢异人的生活日渐窘迫,每日食不果腹,而赢异人天性倔强坚韧,也不向赵国君臣讨索,逐渐消瘦下去,终于一病不起。由于无钱,连也请不起人看买不起药吃,眼见要一命呜呼。
      
     唯一的侍女万般无奈,只得偷偷拿了赢异人心爱的五十弦秦筝到集市上卖了,换来医药救命。
      
     赢异人醒来,未见秦筝,忙问侍女。
      
     侍女吞吞吐吐的道出了原委。
      
     赢异人暴怒,跳了起来,拔出长剑便要向侍女砍去侍女颤抖不已,却不躲避.而剑在半空中,赢异人已软倒在地。侍女惊叫一声,急忙连拉带拖将他扶到榻上。
      
     赢异人再次醒来,见侍女还跪在榻前。赢异人长叹一声,怒气已消。是啊,她是忠于自己的,否则早就走了,想起自己虽然贵为王族,然而自小无父慈母爱,只有和蒙武较为交好。现在人远物非,何以堪之?想到自己连朋友送的秦筝也保不住,不由得泪水盈眶。
      
     而一场大病却好了,如此日复一日,忽悠又过了几年。
      
     这一日,赢异人百无聊赖,孤身一人到邯郸城郊,痴痴西望,盼着能有使者前来接他回秦,然满目萧索,那有半点人影。
      
     忽地胡杨林深处飘来绵绵秦筝之音,赢异人惊喜交加,那秦筝正是蒙武所赠。赢异人弹奏几年,加之十弦秦筝音色有独特之处,自己断不会听错的!赢异人心潮澎湃不已,一路循着音乐,如痴如醉般向密林深处走去。
      
     视野忽然开阔,眼前是几间茅屋.茅屋前坐着一个女子,一袭青衣,容貌娇艳,一双白皙的手在秦筝上来回拨挠,音乐便如流水般哗哗涌出。而她所弹的,正是赢异人日思夜想的十弦秦筝.赢异人呆呆地望着那女子,双手微颤,心跳不止,却忘记了说话。
      
     那女子似乎也察觉到有人走来,停下手抬头望去,见一男子盯着自己,不由得脸颊绯红,忙低下了头。
      
     赢异人怔了一下,旋即清醒过来,忙微微欠身施礼道:“姑娘技艺超凡,如行云流水,令我心驰神往,赢异人鲁莽打扰,还请恕罪。”
      
     那女子见他有礼,微微道:“公子面部白癜风疾病需要怎么样诊断过誉了,小女子赵姬,略涉音律皮毛,见笑了。”
      
     赢异人道:“姑娘何必过谦?天下能将此筝弹得如此出神入化,怕只有姑娘了。”
      
     伴随一阵哈哈大笑,一个白衣男子阔步从茅屋走出,来到赢异人面前拱手道:“在下吕不韦,识得公子,三生有幸。听公子语言,莫非知道此筝来历?”
      
     赢异人见他豪爽,望了望那筝道:“实不相瞒,此筝系朋友相赠,只是……”
      
     吕不韦笑道:“哦,三年前我在集市上购得此筝,如是公子之物,自当奉还。”
      
     赢异人望着赵姬问道:“此筝左侧,是否有武人二字?”
      
     赵姬向吕不韦微微点头。
      
     吕不韦哈哈笑道:“如此甚好!此筝物归原主,实乃大幸。”
      
     赢异人摇头道:“既是兄台购得,即是兄台之物。世上哪有卖了物件又收回之理?”
      
     吕不韦笑道:“公子此言差矣!名剑配英雄,红粉赠佳人。世有买卖,而物各有主。俗人拥宝,岂不是暴殄天物?”
      
     赢异人人道:“市易惟信也!既然卖出,便是吕兄之物。况且这位姑娘已经与此筝息息相通,已得秦筝神韵。它能遇上姑娘,也算是它的造化了。”说罢,忆起在蒙府的时光,顿觉无限伤感。
      
     吕不韦见他眼光有异,问道:“公子姓赢,莫非秦国王族?”
      
     赢异人在邯郸无亲无友,心中苦闷压抑,可想而知,如今见吕不韦豪直坦率,虽寥寥数语,却如遇知己一般,长叹一声,便把自己如何身世,母亲如何受难,自己如何进入蒙府,如何被派到邯郸做人质,如何受赵国凌辱以至卖筝医病一一道出。
      
     吕不韦静静听着,不时叹息,听罢唏嘘不已,如自己受难一般,一看赵姬,见她眼睛红晕,泪水涟涟,只差哭了出来。
      
     吕不韦正色道:“那日我在邯郸集市从一女子手中购得此筝,见其独特,其主也必非凡人,定是主人迫不得已而卖之,却没有想到有这等故事,实令人感怀。”
      
     赢异人拭了拭眼睛,勉力笑道:“素昧平生,却让你们听如此伤感不辛之事,异人失礼了。”
      
     吕不韦真诚道:“你我一见如故,便是缘分。公子不必见外,从今以后,公子有何难处,都可以告诉我。如果公子想重回秦国,我定然全力相助。”
      
     赢异人苦笑道:“多谢吕兄!汲汲故土,悠悠我思。在下何曾不想早日归秦?只是重回秦国,怕是场梦了。”
      
     吕不韦正色道:“实不相瞒,不韦经白癜风医院商多年,略有薄积,若公子欲重返秦国,余皆不讲,财货我倒是可以提供的。”
      
     赢异人道:“异人身为人质,自当留在邯郸。再者,我即使回到大秦,却那有安身之处?”
      
     吕不韦笑道:“国家邦交,重在实力,与人质有多大干系?公子不见秦赵大战,赵国却没有诛杀作为人质的你,何也?赵国是怕失道于天下,到秦国再次攻赵国,那里会有合纵之兵前来援助?可见公子留在赵国与否,对邦交实无多大影响。至于公子说回秦国无安身之处,不韦不以为然。据不韦所知,当今秦王(即秦昭王,赢异人祖父)正为立嫡孙之事烦忧,因为咸阳中与公子一辈的诸多王子,并无一人堪当国器。我见公子知书明理,睿智坚韧而不乏雄心,如回秦国,定能有一番作为。”
      
     赢异人慌忙道:“吕兄多想了,我欲归秦,盖因思念旧土,今生若能回秦,不至于横尸荒野,夫复何求?”顿了顿又道:“异人才疏学浅,卑微鄙陋,又久居他国,执掌国器,那不是天大笑话么?”
     
     吕不韦哈哈笑道:“国之权柄,贤者执之,自然之理也,与身在他乡何涉?公子难道不知,当今秦王英明神武,幼时也在燕国做人质么?”
      
     赢异人心中涌起一股自豪与钦佩,是啊!祖父不到二十岁,便从燕国回到大秦任国君,几十年来励精图治,国力大增,在与山东六国在战争中,不断削弱他们的实力。赵国在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后实力大增,俨然要与秦国一争雌雄。然长平之战后,赵国已被彻底打垮。山东六国,已无哪一国能与秦国单独抗衡。秦国若能一统天下,祖父功莫大焉!
    不由得道:“祖父贤明神武,异人何能与祖父相提并论?”
      
    吕不韦摇头道:“公子出言不凡,定是有所作为之辈。况且王族血统,何必妄自菲薄?事在人为,人活一世,不是为了拼搏几回么?”
      
     赢异人心动了,自己整日读书练武,所求为何?无非有朝一日一让专家来帮你化解心中的性困惑展雄心。只是久困邯郸,心志渐渐消沉。今日遇见吕不韦,觉得他言辞恳切,句句合理不乏真诚。陡然雄心突起,站起身来道:“异人能遇先生,平生大幸也!如能襄助一二,异人当以死相报。”说毕,竟要想吕不韦拜倒”
      
     吕不韦慌忙扶住他道:“公子怎能行此大礼?折煞不韦了。今日人筝相逢,公子何不抚筝一曲?”
      
     赢异人也不推辞,径自走到秦筝面前,手轻轻抚摸着五十弦筝,感慨万千,手随心动,一曲《岂日无衣》轰然而生,低沉宏阔如万马席卷草原,隐隐呼啸如长风掠过林海,陡的一个高拔,俨然一声长长的吟哦,筝声铿锵飞溅,恰似夕阳之下壮士放歌,苍凉旷远,悲怆激越,直使人心弦震颤。
      
      
     吕不韦学识广博,平日也爱慷慨悲歌,于是便附和着筝音吟唱:“岂日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日无衣……”一曲罢,两人俱是心潮澎湃。
      
     “不愧为奇筝主人,赵姬佩服之至。”赵姬站在茅屋门口道。
      
     轻风送爽,飘抚着她的长发,如仙子一般,赢异人听她称赞自己,心中一热,呆呆望着她,却忘记了说话。
      
     吕不韦道:“公子请随我来,赵姬已准备了些许酒饭,为公子洗尘。”原来赵姬见二人畅谈,插不上嘴,便进屋里准备酒菜去了。
      
     赢异人也觉腹中空虚,忙向赵姬施礼道:“如此多谢,只是劳烦姑娘了。”
      
     赵姬笑笑不答,已转身入屋。
      
     三热闹用饭毕,赢异人与吕不韦又是长谈,赵姬则在旁弹筝,直到红日西垂,赢异人才动身返回邯郸。吕不韦恳请赢异人带走秦筝,赢异人再三推辞,硬是不肯。吕不韦见他言辞坚决,也不再强求。
      
     几日过后,吕不韦依赢异人交代的地址,穿过一条阴暗的小巷,来到一个小院前,还未走近,已闻到一股浓浓的草药味,眉头微皱,心想那日见赢异人体质虽弱,但心志刚强,难道会人病了么?吕不韦大步跨进院子,见一女子正在熬着草药。吕不韦记忆力甚强,依稀辨出是她当年卖了秦筝给自己,于是上前问道:“异人公子住在这里是么?”
      
     那女子站起身来,瞧了瞧吕不韦,满脸忧愁道:“先生找我家公子么?只是他病了。
      
     吕不韦急切问道:“他病了?什么时候?”
      
     侍女道:“前几日公子回来,像是中了邪一般,大笑不止,口中老是叫着‘十弦筝’,那筝我已卖去几年,我知公子口虽不说但心里一直惦记,却不知道他怎么又提起‘五十弦筝’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194

积分

无名氏

发表于 2018-4-27 10:29:5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