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1325|回复: 0

[诗歌散文] 桥口记忆之妮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31

积分

庶民

发表于 2018-5-28 11:56:50 |显示全部楼层
桥口记忆之妮
每每读《左传*郑伯克段于鄢》我便想起桥口妮。“五月辛丑,大叔奔共。”共叔段尘埃落定。然而,妮,却如阿瞒之父“养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审其生出本末”(三国志*魏书)妮之父,何许人也?知者寥寥无几。
桥口是很神秘的,有许多人家藏着许多秘密。妮家就是其中一户,妮与其母相依为命,不显山不露水寄居桥口。解放前时不时有大车来,送些什么谁也不晓得。妮母是位白净非常漂亮的女人,在桥口什么也不做,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静度日,目的就是把妮抚养长大。
在桥口提起妮,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明是公子哥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名,或许顺应风俗名贱好养活而已。
一个人得宠其母不难,得宠其家也非难事,而要得宠一街可想而知。妮却是桥口宠儿,当街现身,亲昵盈耳。他似乎很享受,那副娇慵纨绔之气肆意张扬,无人比肩。
桥口老街坊辈分分明,然而却年龄与辈分成反比。襁褓爷爷拄拐孙,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反差,就是老街坊世世代代积累的结果。过去讲穷大辈,穷大辈。富家子老年间十来岁便娶妻生子,穷小子拼命赚钱够娶媳妇时早已超龄,再生子也赶不上,就这样一辈辈错开,拉大辈分。再一个就是新来的,就像现在小区搬来谁也不认识,肩膀齐为兄弟,年龄相仿便称兄道弟。若深论起来碰巧一个城市,一个街道曾经老街坊,像孔孟之家说出名字便知辈分。
妮在桥口辈小,却不知为何?若论年龄他与我叔叔相当,辈分却小一辈。妮家什么时候来桥口的我不晓得,只知道他在桥口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妮妻是那个年代标准美人,除了面容姣好,还身材健美结实与妮的柔弱松散形成强烈视觉冲击。妮妻不但漂亮,而且是家里顶梁柱。过去,桥口吃水都是到运河担水。别人家都是男人挑水,妮家却是妮妻。开始还有人问妮为什么不来挑水?妮妻总是羞羞答答遮掩,后来人们知道妮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就不再问了。
妮妻是桥口每日晨曦挑水大军里一道靓丽风景。
常言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看似柔软无骨的妮在桥口结交的把兄弟个个伟岸挺拔,孔武有力,像腊鱼、大财等等刚强与妮的柔和,刚柔相济成了桥口佳话。
妮,不但桥口呵护,还有远方的关怀。记得听我父亲说过,建国后他在铁路工作,遇到各式各样旅客。有位当时年逾八旬的老者候车,得知我父亲是桥口的,便打听妮的情况,说他是城南五十里铺的,曾奉命去过桥口,解放后不便联络。又说妮是个好孩子。临别再三叮咛我父亲多多关心妮等等话语。
注:街衢传说而已,请勿对号入座。
2018/5/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