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2537|回复: 0

[诗歌散文] 桥口记忆之瓦匠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45

积分

庶民

发表于 2018-5-31 16:23:17 |显示全部楼层
桥口记忆之瓦匠
瓦匠,并非制瓦工匠,而是建筑工种之一。旧时的一种称呼,瓦匠的主要工具是一把瓦刀,用于铲灰、铺泥、刮泥、削砖、砍坯等。后来,水泥沙子广泛应用,瓦刀逐被一种叫大铲的工具取代。
瓦匠,也称瓦工。然而,我始终不解的过去挂瓦的房子较少,施工者为何叫瓦匠呢?
我小时候不知什么原因,街道上突然好多人家大兴土木,建屋筑舍。那时建房建材基本就地取材,木头、土坯、麦秸、苇子、秫秸(玉米秸高粱秸)、黄土等。石头、沙子、水泥几乎没有人使用。虽然桥口铁道崖下,海子水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头任水冲濯,也无人问津。至于水泥,那时人们习惯叫洋灰。好像那时人们害怕洋灰,说洋灰咬人、烧手,无人使用。倒是水泥袋子视为珍品,水泥袋是牛皮纸做的,大人用它做折纸工艺品,如钱包之类,小孩则用它折叠“老宝”(一种折纸玩具)。
现在想起来那时建房挺简单的,选一处地,桥口闲地不少,划灰线,挑地槽,打夯,垒肩脚。打夯时一般将破砖烂瓦打入地下,肩脚用青砖砌成,一尺二高,上面铺一层秫秸,秫秸上再砌土坯。土坯分两种,一种打坯,就是黄土洇潮后装入特制木匣里用石夯夯实,去其木匣,搬起成型的土块即成坯,晾干待用;一种脱坯,将黄土和泥装入木框(坯体量具)里用泥板(抹平工具)抹平,用铁丝沿木框内侧划一周令泥与木框脱离,平提木框,泥块即为坯,待晾干搬起竖立完全干透待用。房筒起来后就是细活,封梢,垒檐。封梢就是砌房山檐须用砖,屋檐也是如此。俗话说大工封梢,小工睡觉。技术活多,用砖用泥不多,大工细细雕琢。封梢垒檐完成后上梁架檩条,排椽,铺苇箔,秫秸,黄土,麦秸泥。一层层完成待泥干再抹一层白灰膏(膏里加麻刀),这是有条件的。一般就是泥顶,挂瓦较少。即是挂瓦也是小青瓦,并非大红瓦,挂在房山屋檐一周,像沙僧的发型。
综观整个建房过程除了上梁檩条门窗户牖为木匠所为外均是瓦匠的工作。然而,桥口却没有一名瓦匠,均从外街请来的。
我父亲说桥口有瓦匠,只是不多,一个半而已。瓦匠一个,我小时候他负责他单位基建。他的贡献就是“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年代里修筑街道防空洞。因此,他得到了桥口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朱家大院大场地为自己建房造院。
而,半个湮没历史中。
桥口建房除了瓦匠、木匠技术活外,余者杂工不请自到。这是桥口的传统,一家有事,百家帮忙。然而,建房却有一家从来不出来,而且这家还是瓦匠。不是等着请,就是自己来也不用。为什么呢?听父亲讲这就是传说中的半个瓦匠。
来了不用,不来最好,是不是技术不好?非也,不但技术好,而且技术高强。是因为这家瓦匠背后诨号:贼瓦刀。
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过去许多人不炫富而是藏富,平原地区如何藏富呢?就是在建筑上下功夫。而建筑离不开瓦匠,所以就是有人在瓦匠里做文章,培养一些所谓“贼瓦刀”。这些人清楚富家建筑格局,夹壁、密室、地窖等,盗贼作案时贼瓦刀在前带路,穿墙打洞,走捷径找到财富。
过去的院落房舍一般是土坯,富家讲究砖包皮就是在土坯外砌上各式各样青砖,这样的房屋冬暖夏凉很养人。“贼瓦刀”用瓦刀轻而易举地在他施工时的地方撬墙掏洞不惊动房主盗窃成功。
老年间称瓦匠、木匠是踩百家门的。雇佣时常常心怀戒备,为此雇主与工匠间心照不宣,雇主嫌工匠懒,工匠嫌为富不仁,于是间隙产生各怀鬼胎。听父亲说老年间人们迷信,相信“厌胜”之说。所谓厌胜,就是扎小人、浇小人之类巫术。如《红楼梦》里赵姨娘受巫婆马道婆蛊惑所为。
父亲说过两个瓦匠为一家修宅造院,看不惯其行径,偷偷地做了“厌胜”藏在建筑里等待其败落。结果,这家不但不败,反而昌盛。
两个瓦匠纳闷,悄悄观望,两个人邂逅谈起往事。言道其家,话很投机,说起当年建筑轶事,各自敞露胸怀,说出自己的“厌胜”。两个人大吃一惊,怪不得这家如此,原来两个人做的适得其反。一个做的一个人背着口袋从他家出来,偷光他家;一个做的是一把弓箭凡是从他家出来的通通射死。贼都射死了,能不发财吗?
“厌胜”现在看来无稽之谈,过去在人们思想里深根蒂固。现在看来无非是一种情绪宣泄而已,不值一谈。“贼瓦刀”虽不为世人所齿,但非一般人所为。它本身是技术活需要头脑灵活,而“贼瓦刀”除了聪明伶俐还要胆大,非庸人。
桥口“贼瓦刀”已成历史,其后人入职德州兵工厂,随迁济南、辗转重庆兵工厂一直是技术能工巧匠。从后来在街道烘炉的表现就能展现高超技术。
注:街衢传说而已,切勿对号入座。
2018531日星期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