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3634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其他] 织梦·支教活动2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0

积分

无名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20:59:23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天空有些阴沉,雨水似乎随时便会降临,这是铜都镇家访的第一天。社区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述了将要前去的家庭的大致情况。孩子的母亲在孩子出生后不久,便忍受不了贫苦的生活条件,离开了这个家庭。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孩子主要由奶奶和姑妈抚养长大。
    一路向上,穿越新修建的楼房,我们行至红砖为墙,绿树繁茂的老式居民区,遇见的人们都是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社区工作人员向我们解释这边居住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孩子的父母多在外工作,他们抚养小孩长大。爬上楼梯,我们来到了此次家访之行的第一站,肖彤家。肖彤的奶奶,一位笑容和蔼的老人,已经在门口等候。经过简单的询问,我们了解到肖彤今年开学将上初二,目前在东川区最好的初中念书,并且在学校成绩优异,属于班级前10。肖彤的学校离家很远,因为是城市户口,她无法申请住校,基本上每天都要步行上学,走的快的话也要一个小时。问及将来的打算,肖彤说她想要考取昆明市最好的高中——昆明一中,并且想要跨入清华北大,全国一流学府的大门。但当我们询问奶奶的身体状况时,肖彤红了眼眶,谈及奶奶的糖尿病时,肖彤已经抑制不住地哽咽起来。我们将肖彤送回房间休息,从奶奶的口中,我们进一步了解到这个家庭的困难境况。奶奶说她浑身都有病,患有脑梗,心肌缺血,糖尿病,中风,有时还会昏倒,就抓一把白糖,和着矿泉水喝下去。可以想象,肖彤每天是如何担心着奶奶的身体。肖彤家里每月只有180块的低保,肖彤的爷爷是三年前去世的,他们连将爷爷火葬的钱都没有,是自己找地方土葬的。可以看到家里还留存着关于爷爷的痕迹,墙壁上挂着爷爷奶奶的黑白合照,四壁上还贴着奠文。家里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社区低保,肖彤父亲偶尔打来的工资以及肖彤姑妈的供养。奶奶的医药费每月要两三百元,祖孙两人每天吃白菜干饭,连水果也舍不得买。肖彤的姑妈家也有各自的难处,有患有疾病的老人,丈夫需要供养照顾。
    离开了肖彤的家,步行大约20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了今天家访的第二站,何雨家。这是一个整洁的新式居民区,浅蓝色的外墙显得十分清爽干净。无法想象这样的房子里隐藏着怎样的苦难。进入家中,何雨的母亲,家里的女主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为我们端上了自家煮好的洋芋。何雨是一位束着长马尾,漂亮安静的女孩,开学即将升入初三,成绩名列前茅,是年纪前5名。今年四月,何雨家遭受了一场重大的变故,何雨的父亲突然离世。何雨十分平静地为我们讲述了父亲离世时的情形。早上6点多钟,家里人都出去了,何雨准备去上学,本来答应要送她上学的父亲还没有起床,何雨便去叫爸爸,父亲起来之后感觉到手发麻,头昏,何雨就扶父亲躺下,去给母亲和家里的亲戚拨打电话,再回去时父亲已经不太能动了,父亲叫何雨去帮他买些药,何雨给妈妈和120拨打了电话以后,下楼去给父亲买药,可是早上药店并没有开门。何雨回来就后发现父亲已经不能说话,开始口吐白沫,于是何雨就叫邻居帮忙,将父亲送去医院。到医院一两个小时之后,父亲因为脑溢血抢救无效身亡。从何雨妈妈那里,我们得知何雨的爷爷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本来有所好转,却因何雨父亲的离世,病情又开始加重。目前家里是零收入,社区的低保还没有申请下来,何雨的母亲需要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年仅3岁的孩子,根本无法离开家去工作,原来买早餐的工作也只能放弃。爷爷的病没钱医治,何雨的母亲会去山上采些草药回来给爷爷泡酒,熬药喝。可以想象在遭受变故之前,这是       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赚钱养家的父亲,勤劳能干的主妇,漂亮优秀的女儿,可爱顽皮的儿子。
午餐修整之后,我们继续踏上了家访的旅程。驱车一个小时左右,经过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迎着拍打着车窗的阵阵雨水,我们进入了云遮雾绕,绿植掩映的山间。层层云雾和隐约可见的城镇静静地躺在我们的脚下,如同仙境一般。可在这世外桃源中居住的人们,却并没有那么幸福。在当地村委会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此次家访的孩子,张天诚。他今年开学即将升入六年级,学校在山下的城边。他每周日需要步行五六个小时前往学校,星期五再回到家里。小天诚的母亲在他出生六个月后便离家而去,父亲今年在一场刑事案件中被打身亡,如今法院仍在审理。张天诚的大爹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40多岁却至今未婚,靠家中的四亩田地和每月245元的低保,供养80多岁的老母亲和仍在上学的孩子。家里一年的收入在3000元左右,但种庄稼是看天吃饭,遇到暴雨,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家里的收入就没了保障。即便条件如此困难,张天诚的大爹仍然表示想要让孩子继续上学。当我们问小天诚,他有什么愿望时,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孩子,只是红着眼睛,摇头不语。
    告别了张天诚一家,我们又将前往一个特殊的家庭。将要上小学一年级的李雨慈患有地中海贫血,母亲在孩子查出疾病后便离家远走。李雨慈的父亲,李金发患有小儿麻痹,半边身子基本不能动弹,只能靠残疾人三轮车拉活维持生计,一天可以赚二三十元钱。由于来访突然,我们并没有见到李雨慈,他的父亲为我们讲述了女儿的情况。他说女儿嘴唇发白,骨节变形,没有力气,饭量很小,每顿只能吃些白菜豆腐,吃多了便会呕吐。女儿的病需要买药维持,一个月就要花费大概300元钱。他们每月都要去昆明市的医院买药,进城买药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挂号排队,有时还需要在昆明城里住下,宾馆的费用又是一笔额外的开销。每月780元的低保和李金发微薄的薪水,既要维持家中生活,又要负担家里老人和孩子的医疗开销。但这位父亲表示,贷款也要供孩子继续上学。
    离开了李雨慈的家,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家访行程。贫困家庭的故事让我们的心情格外沉重,同时他们微笑面对苦难的乐观也深刻感染了我们。我们希望用我们微小的力量,能够帮助那些品学兼优的孩子实现他们的梦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