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22804|回复: 0

[维权] 兰陵县卞庄(镇)卫生院刁难副高、克扣工资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

积分

无名氏

发表于 2018-12-24 11:03:41 |显示全部楼层
      
反映问题已4月余,单位至今没有根本解决我的工资问题及工作平台
      
李律师:
      
    我自2018年8月15号向原兰陵县卫计局党组投诉了《关于卞庄镇卫生院违反《劳动法》,坚拒在编员工回单位上班18年及违反《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克扣国家副高员工工资的报告》后,在局有关领导及办事人员的调查、核实及调解下,卞庄镇卫生院有关领导做出了一定的妥协:高树举院长兼董事长(下文简称高)同意医院给我缴社保费,补发了我2018-03月份—07月份的绝大部分工资,但8月以后的工资及工作岗位变更问题仍然没有解决。高虽然口头承诺单位给我交社保费,但只缴了2018年4至7月份单位应承担的那部分的养老金、医疗保险金、住房公积金、失业基金、大病救助基金(从南院顾宗亮会计工资造表上核实:所谓单位给缴的这部分社保金早已从我业绩利润提成中扣除了6803元,并且8、9、10月份工资总共给了2001+85+1318=3404(元),事实证明这只是卞庄卫生院南院顾宗海会计为讨好其主子高树举搞的个媚上欺下的数字游戏而已),是高树举冠冕堂皇、哗众取宠的厚黑骗术而已。职业年金时扣时不扣,到底给缴了没有?缴了多少、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取证,据县政府政务大厅办公人员核实所交的份额比国家规定的缴费工资的8%少缴了一半。给我补发了上述4个月个人业绩提成同时扣除给收款室人员工资800元、水费96元、电费98元、医疗设备折旧费996元后的工资15127元,这部分工资是按医院的提成比例扣除相关费用后应按月发而没有及时发的工资。虽然这4个月发给我的总工资离我的扣除了住房补贴、物业补贴、独生子女费后的参保缴费月工资7165元工资还差1600多元,但是我已感欣慰:我们的卫计局局领导机关还办实事。我在此鸣谢为此事作出努力的有关局领导。然而我不得不提到2017-09月——2018-03月的工资至今未补发,2017年8月30号报到后的9天,1分没给;对我被安排在2017年9月9号—10月20号的外科病房工作,共给了1876元(这期间的医院该承担的那部分社保费也计在内),显然违背了国家工资规定,也有悖常理!卞庄镇卫生院的领导层不可能智商低到如此程度吧?我从没有怀疑过领导者的智商,只是他们个别人恃财恃权自傲,心黑面厚,无视党纪国规,败坏党的声誉及官员形象而已。补部分工资只是高树举向有关部门作出的暂时性妥协。他不仅百般抵赖,矢口否认他“违反《劳动法》,坚拒在编员工回单位上班18年及违反《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克扣国家副高员工工资”这一铁的事实,反而对业绩提成标准信口雌黄,违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对卫计局党组“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欺上瞒下,表里不一,搞两面派,做两面人”,颠倒黑白,污蔑我“自以为是、不服从领导、不听从安排,已不适应卞庄卫生院工作”等。把职工正常的民主监督当成异己打击,搞家长制、封建制、奴隶制,而且关键问题:工作平台变更、以后的工资保障始终没有根本解决。卞庄镇卫生院的违规违纪依然没有根本解决:外租科室、无证执业、套保骗保、正式工不如临时工、拒不执行国务院《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医师执业法》、《医院财务管理制度》、人社部《关于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的规定》,一切以绩效提成发工资、不发基础性绩效工资等不一而足,反而从8月份以后对我展开了更加疯狂的报复:8月费我的业绩提成所谓的利润7540元(按单位提成比例提成的利润),只领到2001元,这2010元还没有扣除个人应承担的职业年金约270(参5月份)—287(参9月份)元之间,由此推断单位该承担的我的那部分职业年金也没有给缴纳。9月份我的业绩提成利润5195元,领到手的工资只有85元!10月份我的业绩提成利润是5765元,在连1个普通手术刀柄、1个普通器械盘申请3月余至今没给买、没有新增医疗设备的现实下,设备折旧费已有上月的998元扣到1081元。工资表上应发工资只有1318元,而且是手写的,不是常规化打印的,这明显的是做贼心虚。11月份我的业绩提成利润是5962元,可领到手的工资只有1678元。我只有拒领表示抗议。2018年12月14号发11月的工资只有1678元,业绩提成利润5962元,被扣除(单位应缴养老保险金1433元、职业年金287元、住房公积金298元、仪器折旧费1018元)4284元。2017年年底,不仅没发工资,也没给过节费。2018年9月20日(中秋节前夕),全院发奖金,唯独没有我的。2018年11月6号,全院发奖金,唯独也没有我的。这种现象显然不正常!1997年卫生局党组织派去的当年年富力强,现在已是有着近35年工龄、晋升副高15年之久的正式工难道连没有证的非法行医的临时工都不如?试问一个有近35年工龄、55岁的老员工上有老、下有小,别说养家糊口,就是养我1个人吃饭也不够。这种现象全国有几个?兰陵县有第2例吗?我们又怎么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战略部署要求到2020年一个都不能少的决胜小康社会?
      
从8月份以后,卞庄镇卫生院按5%的比例从我个人业绩提成中扣除基本医疗器械折旧费(1台电刀18000多元,每个月就从我个人业绩提成中扣除999元-1081元),企图把1台使用期至少5年以上(国家规定的资产折旧期是5年)的电刀购价20个月从我业绩提成中赎回、还要加收2个月的折旧费(高于2年的贷款利息)(据南院会计顾宗海讲)。医院该承担的那部分养老金、医疗保险金、住房公积金、失业基金、大病救助基金也从我收入提成利润中扣除。看你收入多了,还要扣除房屋使用费、折旧费、水费、电费、维修费、广告费、取暖费等。总之,就是叫你别拿全工资而他尽可能多的从员工身上榨取最大化的驴打滚式的剩余价值,这跟资本家有什么两样?难道我们国家搞改革就是培养他这样的资本家吗?难道我们还要背着房子、带着自己买的医疗设备上班吗?难道我退休了还要把扣我的提成买的医疗设备运回家或拍卖给医院吗?难道高骗取了国家“卞庄镇卫生院”的公立招牌就可以恣意妄为吗?难道卞庄镇卫生院成了高取之不竭的摇钱树、聚宝盆了吗?2017年前国家不准许药品加价,卞庄镇卫生院照样加价。内科、儿科开的西药、中成药有提成,偏偏外科没有。医师付出了劳动,按照劳动报酬分配原则,就应该有利益分配,为此国家财政给予了基本药物补贴给医院。卞庄镇卫生院却不给开药的医师?这些国家资财哪里去了?很显然,这些不义之财成了他要挟政府官员、欺压国家员工的资本了!他几亿元的盈利,向国家交过1分钱的税吗?照这样的分配工资方案,即便饿死员工,他也是永远的财主/资本家!不难想象,卫计局开放的步子再大一些,他早晚要把县医院吃掉。难怪2010-07-15发表在国内知名网站《华声论坛》之《情系齐鲁》发文《前赴后继,苍山卫生局局长频落马》一文记录“苍山县的合作医疗,一直很乱,一直不按照政策执行。”“苍山县28个乡镇,被查出有行贿事实的竟然有21个。”
      
据我了解国家从来没有仪器折旧费要员工承担之说。根据财政部、卫生部颁发的《医院财务管理制度》第3条:《基本医疗设备属于医院固定资产,高频电刀的折旧年限是5年》而不是2年。第47条:《当月新增的固定资产不提折旧,从下月起计提折旧》(这只是医院财务管理制度中统计医院资产的一种标准,而没有要求员工承担)而卞庄镇卫生院当月就提,显然背离了《医院财务管理制度》。再者,勒令叫领不到最低生活费的高年资副高承担电刀折旧费也无法律法规依据,只能说明高树举是故意迫害一个曾合法停薪留职的国家员工。
      
现行国家高级职称人员绝大多数是国家花重金上大学、去上级医院进修培养的,职称也是国家评定的,是国家对其技术能力的认定。他们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尊重知识及人才是国家的大政方针,合理安排人才、合理使用人才是领导者的基本职责。2003年,我刚从省城进修归来。2007年我被以焦俊海为首的卫生局党组调入卞庄镇卫生院后整天价为基本生活担忧,而今已过知命之年,正是干工作的黄金时期,却要在“官门卫”的社会现实下为工资问题煞费苦心,叫我怎能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原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书记、全国人大代表禹作敏有句名言“人人都是才,平台很重要。用其所长是人才,用其所短是蠢材。”高宁可重用能给他带来滚滚财源却连基本的医学考试都考不及格的乡村医生,而不重用有真才实学的国家培养的专家,这明显是对国家医学教育及政府人才管理的否定。
      
高不止1次的给我讲“谁出了医疗事故谁负责赔偿”,这显然违背国家卫健委《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每一个懂法的医务工作者都知道国家卫生专业技术人才的行政管理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及卫生部门的相应法规,从无“谁出了医疗事故谁负责赔偿”之说。《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明确规定“ 医疗事故赔偿费用,实行一次性结算,由承担医疗事故责任的医疗机构支付”。高是不懂法,还是卞庄卫生院是奴隶制,“奴隶主的话就是法律”?
      
高向卫计局党组、(指使有关办公人员)向市行风热线企图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向卫计局党组织谎称“我是1998年3月擅自离职,近20年不回单位上班纯系我个人行为”,“自以为是,不服从安排”这纯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一派胡言。明白人都心知肚明,不愿揭穿他的画皮罢了。合约到期我屡次找他回单位上班,好多员工知道,甚至卫生系统的几个老领导也了解,有的亲眼目睹了高氏兄弟叼蛮坚拒我回单位上班的现场。当时停薪留职时是高树举在全院职工大会上讲的:“卞庄镇卫生院没有1分钱是国家的,我不给你们解决住房问题,你们不能像公立医院那样上下班、歇班,享受降温费、防暑费等。现在的卞庄镇卫生院粥少僧多,来个病号你们要像接天神似的伺候。为了减轻医院负荷,我鼓励你们停薪留职、自谋职业,国家政策也许可。如果你觉得我所提供的平台较低,不能发挥你的作用,有能力的、有胆识的、愿意下海的、可报名,我支持、鼓励你们”。当时面对新组建的卞庄镇卫生院正式工待遇不及下边的乡镇卫生院这一现实状况,早就有员工停薪留职,如高继田主治医师、安莹中医师等,我是在报名后犹豫不决的前提下被高树举亲自到外科小手术室门诊怂恿加鼓励的情况下才与单位签订了为期1年(后在高树举的仁兄弟原下村乡卫生院院长吴清华的建议下,勉强改为2年)的名为“承包卞庄镇卫生院泉山路门诊部协议”的干个体卫生室合同,实际上就是个人办门诊,还要进他的药、向他缴一切社保及医保费用,却享受不到工费医疗及新农村合作医疗的优惠待遇,还要缴地税、药品检验费。事实终归是事实,这是高树举所篡改不了的!18年高树举违反《劳动法》剥夺国家在编员工回单位工作权利是铁证如山的事实!当时的证人在、合同在、卞庄镇卫生院给刻的公章等在,谎言不攻自破,见不了阳光。宪法规定员工有监督权。对员工因院方违背《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等法规所持的不同意见不反思自己的专断独裁而作为“自以为是,不服从安排”的定论向卫计局等政府部门汇报,是对员工不负责、不公正、栽赃陷害、对党“阳奉阴违”的表现。
      
长达18年不叫回单位上班,是卞庄镇卫生院的违规违纪违法非法剥夺了我18年(现在还在延续)的正式国家员工的合法劳动权及工资权,使我为了生存经年背井离乡、无力照顾瘫痪10余年卧病在床的病母、年过耄耋之年的老父、弱智的妻子、幼小的孩子上学,年富力强的岁月就这样被高葬送了。这无疑降低了或丧失了我在本县病人中的威望。现在我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利,卞庄卫生院、兰陵县卫计局、社保局、财政局都找过,至今没有合法解决,近4个月能领到手的工资不足1个月的缴费工资额,我已拒领工资3个月表示无声的抗议。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也影响到我的家庭生活,使我难以集中精力进行工作,不得不为此事奔波。对此高树举及卞庄镇卫生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高树举想把这一责任完全推卸给卫计局或本人,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如意算盘。从高对我的事情上真切看到了高树举的心黑面厚、残忍刻薄、奸狡诡谲。
      
实现党的19大制定的到2020年“一个都不能少”的决胜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这是民心所向,也是大势所趋、国家的大政方针。作为卞庄镇卫生院的核心掌权人——高树举应让所有员工,尤其是国家正式员工能吃上饭、吃好饭、尽可能拿上按国家政策套改后的工资甚至有奖金,是他责无旁贷的首要职责,也是县委、县政府、卫计局、全院员工对他的基本要求,而不是一味的扩大医院规模、榨取员工最大化、非人性化的剩余价值,否则他就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行为!
      
现在的高树举仍“压制批评,打击报复”,在他的眼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劳动法》、《医师执业法》、《医院财务管理制度》、《关于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的规定》只是一纸空文。
      
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给了高卞庄镇卫生院的公立牌子及权利是叫他为党办事的,是叫他为人民谋福祉的,不是叫他榨取剩余价值的。我们搞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而不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
      
对单位财务管理存在的质疑:按国家规定:养老保险金单位缴20%,个人8%,本人缴540元,人社局我的个人医疗保险金账户显示单位缴1433元/月,按国家规定比单位缴费应是1890元,为何1个月就少了457元?这些钱都掉进了谁的腰包?而且仅我1人1年单位就少交5484元。这些钱都掉进了谁的腰包?如果是用于基建、买医疗器械,为何还要克扣仪器折旧费?房屋使用费?
      
对员工尊严的质疑:专家级员工没有尊严,普通员工能有尊严吗?正式工没有尊严,临时工能有尊严吗?国家干部没有尊严,群众能有尊严吗?难怪他父子的桃色新闻不断。前美国总统说过:“Power is the best aphrodisiac.”
      
对卫计局管理力度的质疑:2018年11月20日下午卫计局信访科张兴磊科长召集卞庄(镇)卫生院副院长胡付刚、已退休在岗会计顾宗海及本人在卫计局信访科接待室就我反映的卞庄镇卫生院克扣我工资的问题进行了调解:卫生院方胡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员工与领导正常的民主交流说成我“不服从领导”;院方顾更是信口开河,把国家人社部制定的《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关于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单位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财政部《行政事业单位工资和津贴补贴有关会计核算办法》歪曲成“全国都实行纯业效工资”,避而不谈现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津贴补贴三部分组成,“基础性绩效工资(基本工资)在绩效工资所占比重为60%-70%,应按月发放。”这一人社部规定。最后张科长做了总结:“刘鼎伟同志反映卞庄卫生院克扣工资的事,在卫生系统是第一人。局领导很重视,卫计局党组专门开了会研究此事。局党组达成的决议是1.建议卞庄卫生院给刘鼎伟调换合适工作平台2.勒令卞庄卫生院补偿刘鼎伟的工资”。会上院方拒而不谈如何落实局党组的决议。开完会后卞庄镇卫生院会计顾宗海拿着会计包上了2楼,不知找相关领导干了什么?(有现场音视频为证)。但事实胜于雄辩:卞庄镇卫生院有恃无恐,至今没有执行局党组的决定,并且连我的办公电话也掐了。盛消毒器械液的不足20元的必备器械盘两处自然开裂口了申请购买,至今6月余未给买。2018-12-19张新荣副县长、兰陵县卫计局宋远亮副局长等及我在县信访局接待室接见了我:宋副局长面对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讲:“兰陵县卫生系统实行的都是效益工资”。(他的意思都像卞庄镇卫生院一样没有按人社部《关于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单位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财政部《行政事业单位工资和津贴补贴有关会计核算办法》执行。国家的政策、规定就是一纸空文,兰陵县卫计局没有执行。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已。宋又讲:“兰陵县卞庄镇卫生院是一家半公半私的医疗单位”,这就难怪出现“官商勾结”的局面,难怪出现卞庄镇卫生院总经理高树举的儿子高强拒不执行宋副局长代表官方与高强院长“协调”的“发的工资与他的档案工资差不多”的局领导决定。也再一次证明了1997年以焦俊海为首的原苍山县(2014年改兰陵县)卫生局党组与新组建的卞庄镇卫生院的官商关系。宋又讲:“据卞庄镇卫生院讲:你(指本人)与全院职工都不协调,不配合工作。叫院方怎么安排你工作?你如果真有能力,院方用谁不是用?这明显是替院方开脱,吃了人家的嘴软!言外之意:国家评定的高年资副高无能,是国家评审制度有问题,而不是平台问题、医院管理问题。据不谈核心问题:是原苍山县卫生局不按国家规定把正式工强调入私营企业,兰陵县卞庄镇卫生院不按国家政策法规办事,坚拒员工回单位上班18年,员工为生存被迫背井离乡造成的。最后张副县长说的很无奈,也很中肯:“实在不行,建议走法律途径。”
      
从一位政法部门退休的老领导口中得知“王翰与高树举关系可不一般”。另从时任卫计局长兼党委书记王翰交谈可见一斑:王局长亲口对我讲:“找工资就找工资,不要牵涉到人家爷俩感情私事,不要牵涉到我王翰,我王翰与你一无怨,二无仇”。王又讲“卞庄卫生院是独立的法人经济实体,独立核算、自主经营。我们只能建议,不能干涉。”(有音视频为证)。连卫计局一把手对民都这样讲,难怪作为卞庄卫生院真正的幕后老总高树举对卫生局的决议阳奉阴违、消极怠工,甚至拒不执行。如果真这样卫生局前党组书记兼局长焦俊海就是胡来:把真正在编国家专业技术人员调入私人企业。那么现在的卫计局局党组就应该马上纠正这一历史遗留错误问题。
      
对职业年金缴纳的质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明确规定:“职业年金是本人交付工资的8%,其中个人负担4%,单位负担4%。为何从兰陵县政务大厅工作人员了解到:我的网上可查到的职业年金是单位缴357元/月,本人缴178元/月,合计是535元/月。而实际上单位扣我个人缴纳的职业年金是270-278元/月,请问本人缴的那100多元/月,哪里去了?
      
对自己缴纳的部分养老金4年多未缴纳去向的质疑:据人社局政务大厅办公人员讲:“2014年9月—12月正是机构交接之际,比较乱。卞庄镇卫生院(的高层领导)就浑水摸鱼,没有给该缴养老金的全院员工缴纳。后来我们通知过卞庄卫生院好几次,但至今(2018-12-17)未缴,我们也没办法”。在院员工的个人负担养老金扣没扣,我没核实。但是我当时可是把自己在外挣的血汗钱按出纳会计蔡胜美(高树举的外甥女)通知,提前半年多(2018-06-17)把2014年全年的单位该承担的部分14186元(因我未能在单位上班,单位规定必须自己承担。在公立单位这部分是不用个人承担的)加上个人该承担的部分1857.6元共16053.6元全额交给了医院。我缴的2014-09—12的养老金4013.4+4年半利息306元共4319.4元不知落入何人之手?
      
对卞庄镇卫生院用人制度的质疑:对单位人事管理的质疑:披着事业单位的外衣,干着资本家的勾当。建院之初卫生局勒令调入的本院年富力强的中年专业技术人员:如高继田、杨振华、颜玉珍等为何接二连三的离开卞庄镇卫生院,卞庄卫生院为何不重用?假设他们都“自以为是,不服从安排”,那么卞庄镇卫生院后来的正式工、非法聘用的临时工、非法借调人员可谓都是高树举看重的、听话的、俯首听臣的羔羊,为何没有把外科工作做大做强,为何出现即便勒令本院专家高边站、甚至打入冷宫,外科仍出现“勉强能发上工资”、高年资副高发不上工资的怪象?很显然,卞庄卫生院高年资副高发不开工资是高树举违背《劳动法》,《医师执业法》、《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行政事业单位工资和津贴补贴有关会计核算办法》等法规盲目扩张医院规模、漠视员工利益、乱用人造成的,他理应承担因此造成的正式员工工资损失,而不是把他的违纪违规违法造成的恶果由员工或卫计局承担。如果说卞庄卫生院是一家合法的私营企业,为何原苍山县卫生局以焦俊海为首的局党组在国家尚未准许私人办医院的情况下焦局长堂而皇之的把集体的医院招牌送给了高树举?为何把公立医院的员工以组织的名义强行调入私人企业?这在全国没有先例。从卞庄卫生院的登记看它是“全民所有制单位,非营利性(政府办)”,同其他乡镇卫生院一个性质,为何出现克扣正式工工资,尤其是具有35年工龄的老在编员工,为何临时工占了90%以上,为何高年资副高不安排在与其职称相配的工作岗位,为何出现拿不到基本工资、却还有奖金、发工资不敢电子打字的怪象?卞庄卫生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高树举说:“安排人员岗位是我的特权,就像局领导调人到县医院一样,我想叫谁干什么、在哪里工作是我说了算,别人干涉不着。”在卞庄卫生院工作的员工叫谁吃饭吃不上饭都是他高树举主宰的。什么正式工、什么国家干部、什么高级职称,他不讲这些。卫计局管不着他,国家的法律法规制约不着他。现在的卞庄镇卫生院城区分院外科就是个简易的外科门诊,连X光片都不能拍。病房手术室空气净化器坏了需要维修、申请了10月买的手术器械至今没有解决。外租给兰陵县皮肤病医院退休老专家林得宝的皮肤科依然阻碍外科的病人来源。
      
在被举报后高树举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向卫计局等领导掩盖、否认、抵赖事实,指示相关办公人员胡付刚副院长向市政府行风热线歪曲事实真象,张开其厚黑的嘴脸污蔑我反映问题不实,企图逃避其违纪违规违法的裁,还声称要处理(整治、陷害)我。难道我们能砸烂旧世界,建立新中国,正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党、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人民管不了他吗?               
      
      
举报人:卞庄镇卫生院城区分院 刘鼎伟
      
联系电话:15163996998
      
                           2018-12-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