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查看: 48810|回复: 0

[我要爆料] 分析网络诈骗案件中的困难和对策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3

积分

无名氏

发表于 2018-12-28 14:10:09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人们日常社交、购物、娱乐、交易都能够经过网络实现,网络社会集聚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因而网络违法也更多地转向网络经济领域,并出现出不同的违法特色。本文主要从网络欺诈的特色、现状及存在问题进行全面剖析,并要点从法令关系的断定、科罪金额的分配等角度提出详细思路,以期今后司法实践中能有用地处理涉众型网络欺诈案件。

  一、网络欺诈案件的特色

  (一)欺诈安排集团化,安排机构严密

  电信网络欺诈出现出集团化作案趋势,欺诈集团借鉴了公司化、企业化的运作形式,基本上有清晰的安排结构、层级清楚、分工清晰。从当前网络欺诈案件来看,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分工形式,主要表现为一起施行行为的分管,即各一起违法人在施行违法时,详细施行行为内部分工或分为不同部分,其违法行为以一起成心为枢纽,互相使用弥补,形成一个一起全体欺诈违法,非法利益按约定好的固定份额分红。另一种是层级形式,分层设置总担任人、区域担任人、业务员及受害人充当的“推销员”,鼓励发展更多下线,并进行分级管理,针对不同层级给予不同点的“获利返点”,类似于“金字塔型”的欺诈架构安排。

  (二)前期宣扬网络化,掩盖面广

  (三)欺诈手法新颖性,诱惑性极强

  传统的电信网络欺诈多表现为发送欺诈短信、使用微信、QQ等假充熟人及推销产品名义施行欺诈。近年来,电信网络欺诈者在欺诈过程中使用了许多先进的电信网络设备及渠道,违法手法的科技含量在不断进步,且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真真假假,极难辨认,给社会大众带来极大的诱惑性。

  (四)欺诈金额巨大,损害后果严重

  跟着电信网络欺诈违法的集团化、跨域性不断加强,涉案金额也极具增长。欺诈者使用被害人趋利心思,由传统的“能骗一个算一个”的形式,转变成“放长线掉大鱼”的形式,一般先期给予“小骗小报答”,到后期“大骗不回報”。

  二、网络欺诈案件处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罪名定性争议大

  一方面是罪与非罪争议,从金华市的电信网络欺诈案件类型来看,欺诈手法新颖迭出,欺诈安排经过学习法令法规,极具反侦办认识,其长于使用法令空白来躲避法令追究,在使用欺诈手法时亦真亦假,难以区分,导致案件的处理过程中存在罪与非罪争议。另一方面是此罪彼罪争议,此类案件涉及较多信息网络违法相关罪名,涉及到想象竞合犯、法条竞合、牵连犯等法理问题的讨论和处理,在实践中断定存在较大困难。

  (二)片面断定难度大

  在处理电信网络欺诈案件中,关于主要作案人员的片面成心断定一般问题不大,但网络欺诈涉案人员繁复、层次叠加、互不相识、难以互相指证,许多行为人对详细的欺诈行为并不直接参加,往往辩称对违法现实不知情,实践中主要靠客观推定。可是基于电信网络欺诈的层级化特色,怎么断定互相之间互相知情,进而断定到达一起违法的成心程度存在困难,导致许多案件的处理因片面成心缺失而不能有用的处理。

  (三)冲击操控难平衡

  当前电信网络欺诈出现较为显着的集团化、跨区域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此类案件,采取集团化的作战办案形式,该类案件一但破获,抓获的违法嫌疑人自上到下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这些人员有的是直接施行欺诈人、有的是供给技术性服务人员、有的是协助转移资金人员、甚至有的仅仅行政、后勤人员。这么多人员一律以一起违法论处与刑法的谦抑性不符,不能表现刑法冲击和防备相结合的功用,但怎么冲击、冲击程度问题在当面处理电信网络欺诈违法案件尚没有一个规范一致的规范,导致各案各判,有损司法威望性。

  (四)数额断定难掌握

  在集团化运作下的电信网络欺诈案件中,多表现出分组欺诈的特色,各组之间的人员互不知道,也没有其他涉案信息上的共享和交流,加上参加违法的人员进进出出,因而在断定集团违法金额时需逐一审计,办案人员因无相关的专业知识,检查难度很大。此外,供给辅佐性协助的其他涉案人员,因其没有详细的担任或参加某一项详细欺诈行为,司法实践中对该类人员的违法金额断定只能以整个集团违法的数额来断定,但这类人员往往是最底层或是单纯的供给一些中立性协助的人员,暂且不管罪与非罪争议的情况下,以悉数数额断定有失司法公平公平。
  三、处理网络欺诈案件的对策

  (一)转变办案形式,树立联动归纳办案机制

  一是抓好司法改革的契机,进一步推动介入侦办、引导取证作业向纵深化、精细化发展,保证网络欺诈违法的有用有力冲击。对社会影响大、性质恶劣的网络欺诈案件,加强检察机关提早介入作业,恰当采取防备措施,加强依据的搜集和固定,操控涉案人员和资产,维护依据。

  二是定时举行联席会议制度,就积累一段时期的疑难问题或许新式的网络违法问题进行商量,对互相执法办案方式办法提出定见主张,就刑事方针和构罪规范掌握、依据搜集规范和程序掌握、冲击规模和尺度掌握进行集中研讨,进步司法办案配合默契度。

  三是树立健全网络违法司法程序,清晰、细化网络案件办案流程,探索完善规范化办案程序,保证每一起案件均妥善完成每一道法定“工序”,一起积极使用现代信息技术、大数据等新技术手法加强对第一手网络依据的搜集、提取、勘查及固定等作业,保证依据真实性、合法性、安全性。

  (二)冲击和防备并举,一致“法令关系”断定规范

  一是规范片面断定规范。明知归于片面领域,是人的思维和认识。在思维和认识领域,无法经过经验证明规律证明行为人的主意或认识的内容是否存在,只能依托相关现实的推定,那么怎么断定一个客观的推定规范是一个重要问题。以网络、移动终端、智能手机串联、并联组成的巨大的网络欺诈违法集团,结构复杂、层次清楚,跨区域互相物理隔断,不同层次人员参加环节不同、个人片面明知也不尽相同。详细到网络欺诈案件的片面明知断定,要坚持客观依据的指引,运用科学逻辑推理办法,合理界定片面明知的有无及程度。对中心主干人员能够直接运用现实推定断定,对外围人员及一些辅佐作业人员,要结合行为人的认知才能、既往经历、作业环境、参加时间及环节、参加次数等多方面进行归纳判别,一起还要要点检查行为人提出的反证,如果确有依据证实不知情违法集团的欺诈性质,能够断定其没有网络欺诈违法的“片面明知”。

  二是一致共犯断定规范。电信网络欺诈涉案安排巨大、涉案人员众多,此类案件的冲击和防备不只关系到司法的效果和威望,也关系到社会的发展和安稳。共犯的界定和片面明知的断定是严密相关的两个问题,片面明知的断定是共犯断定的重要前提。在处理电信网络欺诈案件时对共犯的断定要主客观相结合进行断定,一方面要充分结合行为的“片面明知程度”加以判别,另一方面要坚持“约束从属性说”,以正犯的施行行为具有构成要件该当性、违法性作为共犯成立的前提条件。因而,关于在违法集团或许安排中从事正常的生活行为或许业务行为的人员,除法令清晰规定独自科罪外,要对其所从事的详细行为进行实质检查,以客观归责理论为根底,以是否具有法益损害性为判别依据,归纳断定是否列入共犯处罚规模。

  三是合理界定主从犯规范。电信网络欺诈安排性强,层级显着,其间大部分是招募的打工人员,许多人仅仅担任部分网络操作行为、协助取款或许供给技术性的服务。因而在网络一起违法中断定上宜区分主从犯,以降低上述人员在一起违法中的职责承当,关于担任安排、管理违法团伙的行为人宜断定为主犯;对违法团伙行骗起到关键或实质效果的,如施行制造欺诈方案、设计欺诈网页、训练行为人行骗技巧等行为的行为人,也宜断定为主犯;其他协助人员结合其行为关于违法团伙施行违法所起效果的巨细,在没有特殊效果的情况下一般宜断定为从犯。

  (三)运用因果职责论,建构违法数额和量刑的司法平衡

  一是注重审计客观断定违法整体数额。针对网络欺诈案件的涉案被害人的广泛性,为保证涉案数据的准确性,应当将此类案件的数据处理引入审计流程,公安机关在侦办阶段就对此类案件出具专业审计报告。检察人员在承办案件时,也要与时俱进,学习并了解相关的专业知识,进步案件的检查才能。

  二是运用因果论解决共犯归责问题。在处理集团化电信网络欺诈案件的共犯违法数额断定问题时,以因果论为根底,与法益损害或危险的成果相相关作为处罚依据,共犯只对与自己的行为具有因果性的数额承当职责。如在分组欺诈的情况下,业务员只对自己参加的该组施行的悉数欺诈数额承当职责;担任取款人只对其协助行为具有因果关系的取款数额承当职责。其他如供给技术服务人员、操作人员依据因果论也只对与自己施行的行为具有因果性的成果或许数额承当职责。

  三是归纳量刑考量要素。网络欺诈损害的法益具有多样性,多广阔受害者损害也具有潜在性、不断定性,独自以涉案金额对网络欺诈违法进行科罪量刑关于有用处理网络欺诈违法并不完全合理。网络欺诈与传统的欺诈不同,其辐射面广,对公民的安全情感发生巨大的破坏,因而关于网络欺诈的刑事职责考量,要改变曩昔单纯以违法数额为依据的裁判形式,建立“数额+情节”的裁判思路,既考虑违法数额又统筹“人次”和“物次”方面进行归纳科罪量刑。

  (四)加强宣扬引導,进步大众对电信网络欺诈的警惕才能

  三是社会媒体也要加大对网络违法行为特别是新式的网络违法的警示宣扬,揭露网络违法使用大众心思的作案手法及办法,协助大众进步防范区分才能,不让网络欺诈者骗钱害人。特别是在广阔农村、城市街道、社区、车站等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经过设置警示宣扬栏、提示牌等方式,扩展宣扬掩盖面,强化宣扬效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