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楼主: 舒晴曼妙

曹会双文集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549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7-12-28 18:33:54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世界我都爱

分享是一种快乐

孩子小时,凡有好吃的,我会问:“好孩子该怎么做?”若是小零食,儿子会先递我一个,他才去品尝;若是好吃的菜,他也不会把盘子端到跟前闷头吃独食。有时我会和孩子抢着吃,像游戏一样,孩子很乐意这么做。家里来了小朋友,儿子会领着他们进自己的小屋,把玩具全拿出来,和大家一起玩。孩子的姥姥来时,孩子会把好吃的好玩的一股脑地塞过来,姥姥出于疼爱,舍不得吃,我在一旁提醒母亲,要大方地接受,让孩子养成好习惯,老人点点头,与孩子玩得好吃得欢。分享是一种快乐,一种和睦相处,一种亲情互惠,一种社会互利。
与大人分享美味,是让孩子学会尊敬父母关心长辈;与朋友分享心爱之物,是让孩子学着做一个受欢迎的人。给予与分享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对等的。一个具有分享意识的孩子,才得到更多的疼爱;一个具有分享能力的孩子,会得到更多的朋友。“倘若你有一个苹果,我也有一个苹果,而我们彼此交换苹果,那么,我和你仍然各有一个苹果。但是,倘若你有一种思想,我也有一种思想,而我们彼此交流这种思想,那么,我们每人将有两种思想。”会分享的孩子不狭隘,易被别人接纳和认可。这样的的孩子不自我为中心,有爱心有同情心,懂感恩也珍惜亲情。
我从小就培养孩子的这份品德,渐有了效果:孩子从幼儿园开始,人缘特别得好,在班里有一定的号召力,只要他组织活动,同学们纷纷响应热烈支持。我不想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接受我的孩子,只要他能有热爱的集体和谐的群体,就是最好的命运眷顾。


天天向上,好好学习

二十多岁时,就读过一些关于期望值的话题,意思是说做父母的不能把自己未实现的理想移植给孩子,否则,对孩子不公平。 “贫穷的夫妻,将子女视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强迫他们代替自己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孩子是独立的个体,不是父母私有财产,强塞给孩子不喜欢的东西是亲情捆绑。因为早早有了这种认知,为人母后,我右手牵着儿子左手牵着梦想,天天忙碌年年追逐,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我的梦想也丰满出了翅膀。
孩子是看着大人的影子长大的,他们对父母的言行举止有着深刻印象。跟在我身后的儿子,亦步亦趋地学着做事,慢慢找到了小梦想。见他兴奋地捧着全国二等奖的证书,我在一旁提醒:人不能只靠吃米活着,还要去做喜欢的事情。梦想能让人出众,也是对隐形的翅膀,还能让自己摆脱无聊远离无趣。对取得的成绩,高兴一下,然后归零,继续努力!”孩子边听边点头。
托尔斯泰说:“全部教育或者说千分之九十九的教育都归结到榜样上,归结到父母的端正和完美上。”我不能只要求孩子好好学习,我更要求自己天天向上。我做不到,有什么分量去说服孩子?我不优秀起来,怎么会有优秀的眼界去教育孩子?以榜样的身份做给孩子看,胜过一切说教。
许慎说:“教上所施,下,所效也。”我若不天天向上,有何种能力引导孩子去好好学习?我若没有良好的示范,孩子凭什么有良好表现?好父母不在于知识的多与寡,而在于有没有做榜样的能力和智慧。
有人还说“父母是原件,家庭是复印机,孩子是复印件”,孩子在街上走,穿着打扮看娘的手艺,说话办事显出爹的教养。为了让孩子在文本上少出现错字病句,我必须对原文本字斟句酌,让字规范语准确。我是孩子的起跑线,我的天天向上,才是孩子好好学习的资源和平台。
我的孩子慢慢长大了,他不是学霸不是精英,却性情有敦厚生活有主张,做事有谱说话循章。我以最大的母爱半径陪伴孩子,以最大的努力直径影响孩子。我若美好,孩子必阳光:我若有进步,孩子必同步。


孩子像老师

孩子生下来,我刚抱进怀里,婆婆就在一旁唠叨:“以后啊,有了说话的喽。”当时我不明白,随着孩子的长大,才逐渐明白这句话的深义。孩子是我最近的亲人,也是我最头疼的聊伴。怕我生活无趣吧,孩子就东一句的“为什么”,西一句的“怎么会这样呢”地问个不停,有时我绞尽脑汁,还是答得差强人意。为了答得流利说得生动些,我不得不使劲扒书本长见识,努力修行增技艺。孩子像个老师,用数不尽的问题当教鞭,督促我鞭策我,为的是让我的回答多些红对号。
孩子上小学时,某次家长会上,班主任说:“二十年后,你的沙发底下仍有灰尘,二十年后,你的孩子却长大了,请多陪陪孩子!”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更让我牢记于心。孩子是家的甜蜜负担,让你累三分笑五分,让你苦恼十分欣慰十二分。为了和孩子有更多的亲情契合,我尽力陪他读童话看景致,陪他说校园内外的趣事乐事。我给孩子解惑,孩子陪我解闷,我们是最好的聊天搭挡,也是最好的师生组合,面对孩子刁钻古怪的提问,我必须移步换景的修炼。
上初中后,孩子爱和我谈心,见我没事,就说:“妈妈,咱们啦啦呱呗。”我们母子便挽着手,斜靠在沙发或床头,聊得天马行空,从某篇文章到某位名人,从某则新闻到人生百态,从天文地理到古今中外。孩子特别爱听关于我小时候或他小时候的糗事,哈哈大笑外还直问“是真的吗?”孩子的知识在增长,视野在开阔,为了与他有更好的衔接点,我得水涨船高地学,如网络语言,新兴概念,流行的时尚等。能跟上孩子的更新速度,是我取得的最好成绩。
我陪孩子长大,孩子陪我变得丰富,在这里没有毕业季,不能落课不能早退,不能开思想的差怠精神的工,要潜心修好每门课程的学分。为了孩子的三餐,我须洗手做羮汤,为了孩子的三观,我须一唱一念字正腔圆,为了孩子优秀一些,我须先有过硬的手艺。能与孩子的交谈有交集,我得天天晨钟暮鼓,能与孩子多些感情灵犀,我得年年月月的努力。
此刻,就以此诗送给我的小老师:你的世界我都疼爱/疼你的花,你的叶/及兀自披散开来的绿/我想更好的疼你/就保持最好的学习状态//你的世界我都热爱/包括你的机灵,你的憨态/你的破涕一笑/我扇动微小的翅膀/和你一起扑闪出生活的最大面积。  



多余(外一则)

一诺是我的徒弟,确切地说,是我的第三个徒弟。
现在车间里的师徒关系,不似过去那么郑重其事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有文化有头脑,精明得很。做师傅的费心教俩月,徒弟三下五除二就学会了,翅膀一硬就与你玩完了,平时见了面,能和你热情地打声招呼,就不错了。
一诺比我小十六七岁,平时喊我姐,我很乐意她喊我姐,说明我还年轻啊。要是“师傅师傅”地喊我,听着别扭,感觉上也生疏。出徒后,一诺并没有翅膀一硬就去单飞,仍和我说说话聊聊天,我们相处得很亲。平时过节时,我会包水饺炒上几个菜,喊她过来,她单身一人,光吃食堂终是单调。
有好多的老同事,要我把一诺介绍给他们家的儿子,都说一诺这姑娘看着不错,想让我从中说合说合。我领着一诺见了两个,我看着都不错,无论是人品还是家境,可一诺就是相不中,我说那就再相相看吧。一晃两年,一诺仍未定下亲事。却也奇怪,找我说媒的人越来越少,后来竟没有了。我以为是大伙嫌一诺要求条件高的原因。那天去买菜,一位女同事悄悄和我说:“你不知道?你那徒弟和咱段长好上了!。”我一惊:“你可别乱说啊,一诺还是姑娘家呢。”“不是我多嘴,大伙都知道这事,就你不知道。你最好是劝劝她,咱段长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名的花花肠子。”
段长这个人有一定的业务水平,加上有点背景,工作得顺风顺水,只是风流事不断。一诺这姑娘怎么就上了他的贼船呢?我心急火燎地找到一诺,问她是否有此事,她点点头。我问她:“你是不是想让段长给你调个好工种?”一诺摇摇头。“你是不是像有的人那样,搭上这个关系,想当个先进或是劳模?”一诺也摇摇头。“那你真是看上他了,你还年轻不懂这里面的事,就别指望着他离了婚来娶你,他就是离了婚也不会娶你,后面还有一大溜呢。赶紧和他断了,安下心来找个人家,好好过日子,女孩子名声不好了,就难找到好对象了。”一诺红着脸,一声不吭。
一年后,一诺突然来到我家,红着眼圈说:“李姐,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给我说个人吧。”我惊讶地问:“你想通了?和他断了吗?”她点点头,过了一会,抽泣地说:“中秋节前,我俩偷着在外面吃饭,见他心不在焉,我虽生气,却没表现出来,他对我爱搭不理的有好长时间了。吃到一半,先是他老婆打来电话,后是他孩子打来电话,他斜背着我,和老婆拉得腻腻歪歪,和孩子聊得开心大笑,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真是多余,人家才是一家人,我算什么呀。”
两年后,一诺结婚了,嫁的是我爱人的徒弟小程,介绍前,我把一诺的大体情况向小程说了一下,小程想了想说:“谁都有过去,我想给她一个崭新的未来。”我把这话转给一诺听,一诺当即同意见面。
我这当师傅的,还算及格吧,不算多余吧。这不,小诺打过电话来,要我后天去她家喝小孩的满月酒呢。


表姑

表姑,喝农药,死了。
那年我十一岁,表姑的儿子五岁。
我放学一进家门,娘就抹着泪说:“你表姑没了,你姑奶奶一家人在闹呢,唉,可怜了孩子啊。”我一听,“哇”地一声哭起来。就在前几天,我和娘上坡时,见表姑在家门口晒柴禾,表姑和我娘拉着家常,并顺手从她家院门外的小杏树上,摘了几个小青杏给我,见我被酸得直眯眼,表姑乐得哈哈笑。晚上,娘说起了表姑,“你这个表姑啊,忒会过了,她一个人在家,舍不得炒点菜,整天就那么煎饼就咸菜。”
这么好的一个表姑,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娘气哼哼地说“都怪你那个表姑夫,下手太重,你表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出丧的人回来说,你大姑奶奶心疼地在地上都打滚呢。唉,谁家的娘不心疼闺女啊,唉,你表姑夫也不是恶人,都是穷给闹的,穷撕咬,穷撒咬呀。”
表姑长相不难看,不多言不多语,很能干。她二十五岁才嫁到我们村,那时算是大龄了。因为上面有两个哥哥不好找媳妇,没办法的姑奶奶,就把表姑“押”在手里,万一有个儿子找不上来,可拿表姑来换亲,总算还好,两个表叔好歹成了家,表姑才有了找婆家的自由。我老爷(爷爷)——表姑的亲舅,亲自作媒,把表姑说给了同村的表姑夫,表姑夫小表姑两岁,人还不错,识些字,说话也客客气气的,只是家里兄妹多,家底特薄,表姑一过门,就分了一笔账,勤劳会过的表姑,在还完帐后,又在省吃俭用中盖了三间瓦屋,好不容易从大杂院里搬了出来,不过又拉下了一腚账。表姑的小姑子要结婚了,几兄弟商量后,想凑点钱,把这最后一桩婚事给办过去,身为老大的表姑夫想多出点钱,一示大哥的心意,表姑并不同意,哭天抹泪地说自家还一个大窟窿没堵上,又要去借钱,这日子咋过啊。正犯愁地表姑夫在气头上打了表姑一顿后,自己去睡觉了。在我们乡间,男人打老婆,像三顿饭一样自然,打完了闹完了抹抹鼻涕眼泪,照旧过日子。可我的表姑,那天就没想开,天亮前喝下了乐果,把喜事变成了丧事。
初夏的天气已很热了,大姑奶奶家闹了几天,因农药的作用,表姑的尸体已有了很重的异味,在大队人员的调解下,才发了丧。大姑奶奶回家后也病病怏怏的,没几年也没了。本说了好多桩媒的老爷,再没说过媒。表弟跟着他的奶奶长大,表姑夫很快与一位离异的女人组成了新家,有了一个闺女,他又在乡里找了份不错的临时工,日子越过越好,又翻盖了屋,那棵长高了的杏树也被无情地砍掉了。娘每回上坡路过表姑家,回来后总嘟囔着说“你那个表姑啊,忒没福了,她喝药死了,最难受的还不是你姑奶奶,你看看人家不照样过得好好的,女人啊受点气能有啥,想不开啥用。”
转眼,我也工作,结婚,生子,里里外外地受了众多的委屈,却从没有自杀的念头。人生本就艰难,女人应受得起苦和气,想不开寻了短见,疼的是爹娘的心把子,疼不着别人。忽又想起表姑当年为我摘杏子的模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549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8-1-3 08:27:14 |显示全部楼层
人勤地不懒

父亲一辈子信赖于土地,娘一辈子辛苦于庄稼地。两位老人常唠叨一句老话:人勤地不懒,说地不会亏待勤快人,庄稼不会欠庄户人的力气。
为了“人勤地不懒”这句话,我以父母为榜样,春来时,用小锄躬身为麦垅松土保墒。初夏时,在八成熟的麦地里种玉米,麦收后,得尽快耪完麦茬,给玉米上第一遍化肥。秋收前,把玉米地里的涝草薅干净。还有要把贫薄的岭地,一小块一小块刨好,调好地瓜沟的栽地瓜苗,平整好的地,在五一前后,用锨插种下花生。接下来的三遍除草,暑天里翻地瓜秧的事自是不必说;为了“人勤地不懒”这句话,我不能惹父母不高兴,得时常挑来井水浇芸豆土豆,浇白菜地,得背着重重的农药,给麦子花生地瓜打农药,得给谷子间苗给玉米稞捏害虫。一年年劳作下来,我家的粮食从刚够吃到余粮满囤。每到麦季,一头麦屑的娘爱一袋子一袋子地数新收的麦子,每个三伏天,我和娘就一瓮一囤地倒腾着晒玉米。过年写对联时,父亲总写下好多的“五谷丰登”,我们端着糨糊,把它们贴满贴牢。在娘的眼里,有粮万事足,在父亲的心里,有粮底气足,在我们的意识中,粮多了就是能吃饱饭了。
1992年的暑期,天遭遇了大旱,村里的所有水库都干了,一拃多高的玉米秧苗,先是打蔫,后濒临干枯,实在沉不住的人们,开始挑水抗旱,我和家人也紧张地加入了这场抗旱的行动中:从深河沟里艰难地挑上水来,在秧苗几寸远处,刨个小窝,浇完两筲水后,再一一埋好,又去挑水,周而复始,天天如此。太阳毒辣地照在头顶,我被晒得黑黑的,两只肩膀先是红肿,再是化脓,后是结痂。四份玉米地,我们硬是浇了近三遍,好歹天下了大雨,全村人才长吁了一口气。地里的庄稼们喝足雨水后,噌噌地长着,我贪睡了几天几夜,才慢慢缓过劲来。那年的玉米没负我们,长势良好,晚上和家人在灯下知足地剥玉米时,我挑出好多个特别大的,挂在门前,边和家人高兴,边体会“人勤地不懒”的意义。
贫瘠的土地给了我韧性,繁琐的庄稼日子磨出了我的耐性。农闲时,我想办法找些书来看,稀缺的读物须精心阅读和回味,我不想错过那些美篇佳句,就尽可能地做好笔记,心绪好时,会欣喜地翻看。为了解除乡下生活的枯燥和对前途的迷茫感,我就试着背笔记本中的好字好句和好段落,推磨的时候背,锄地的时候背,拾柴禾的时候也背,日子久了,背得多了,深奥一些的书读来也不吃力了,习作时笔墨间也少了窘态。
人勤地不懒,手勤书经看。民间俗语的朴实,父母的勤劳朴素,给我了真给了我爱。一本本的书一本本的读书笔记,如同台阶,一步步提升着我。此时,我左手拂一本好书,右手拂一本精致笔记本,开始了又一轮的精神劳动。时间静谧,心情良好,好书如土地给我淬炼,笔记如庄稼给我摔打,此刻我又是一个勤快的农人。


观影片:《我的老兵爷爷》


走进纪念馆

牺牲了那么多人
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活下来的人,为了感恩
建立了这座战役纪念馆
让前来瞻仰的人们深切感受到:
今天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
让带红领巾的孩子们知道:
今天的甜是由众多苦难兑得

纪念馆里,我慢慢地走
怀着崇敬心,慢慢读碑文
慢慢看相关的影像、图片
及陈列的血衣及封封家书
来到这堵刻满英雄名字的墙前
我心怀敬仰,庄严的敬礼


观影片:《我的老兵爷爷》(1)

“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回来后,我们一起置田
一起养群淘气的孩子
门前要栽好多丛紫茉莉、凤仙花
还有地瓜花、月季花
篱笆上的眉豆,有青有紫,成簇
特别是那叫猪耳朵的眉豆,要多栽
院外空地上,除了种些平常菜外
一定要栽株蔷薇,美美地过夏天
“要一辈子穿我做给你的衣服”
有涤纶裤子、的确良衬衫
还有换季的棉鞋、单鞋
你饿了,我就摊你爱吃的小米煎饼
你馋了,我就炸藕合、烙鸡蛋饼
嫁了你,我没啥要求,也没啥追求
你在,家在,我就心满足
只是呵,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观影片:《我的老兵爷爷》(2)

老兵爷爷,那段岁月您回味了无数遍
又黯然落泪了无数次
那么多的战友在战场上走丢了
那么少的战友与您一起活到今天
面对电话里的热情问候
您却怎么也记不起谁来
愧疚添了一茬又一茬
不安敷了一层又一层
“陈大川,我一定要找到你”
您决绝地踏上找寻的路
您的执拗,让老伴无奈
您的病情,让家人焦灼
还好,您是军人,您是战士
您做到了想做到的
却看到了不想看到的墓碑
老兵爷爷,您是有信念的坚强战士
不仅在战场上,在病魔前
更在战友亲情面前


观影片:《我的老兵爷爷》(3)

坐在这里的观众,都揣着敬重的心
惨烈的场面,太让人唏嘘
送别的场景,太让人感伤
邻座有位老爷爷一个劲地抹泪
他的老伴在轻轻拍他的手背
有位小学生,正全身心地投入
他胸前的红领巾系得精精神神

坐在这里观影的我,心怀沉重
在硝烟弥漫里经历历史
在背景音乐里心潮澎湃
在老兵爷爷的故事里波波折折
走出影院,阳光一串串地扑到我身上
和平真好,和谐真好


最浪漫的事

前半生里,我们吵吵闹闹
为一把芹菜一盒烟钱,为四个儿女
后半生了,我们却彼此搀扶
我懂得了示弱,你知道了疼人
我们俩真像枣树上的两只麻雀
一天到晚为一只虫子吵
为一滴雨疯乐,为一场雪美艳
孩子们先后飞走,各自筑巢了
这宽敞的瓦房,就我们俩进进出出
你抽出一根坚实的肋骨
我抽出一根温柔的肋骨
组成的这个家,我们用生命互相见证

这老了的生活过得真慢
你的叶子痒着我的额
我像朵枯败的花靠在你的肩头
这辈子你最爱做的事
就是边擦拭勋章,边和我讲那些事
念叨一个个远去的战友名字
这辈子我最爱做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变老,一起回忆
歌里说这叫最浪漫的事


壮美生命开始的地方

当声声号角,当吹响胜利时
当面面红旗,插满嬴牟大地时
这壮美生命的地方形成了
人们在阡陌沟壑里艰苦奋斗
人们在窄街窄巷里精打细算
人们在生产流水线上兢兢业业
老人们在油灯下为年轻人指点迷津
孩子们在简陋的教室里刻苦学习
斗转星移,70年的跋涉艰难太多
时光荏苒,70年的努力有了成效
人们在饱暖后,又高擎发展的梦想
此时,漫步于凤城的车水马龙中
幸福殷实,欢乐满溢
此刻,穿梭于夜凤城的华灯里
感慨万端,感恩万千
这壮美生命开始的地方已初具规模
一方安居里,怎能忘却先辈们的期望
一方锦绣中,怎能忘怀先烈们的付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549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8-1-14 12:20:48 |显示全部楼层
勾魂媳妇(外一则)

她没想到,还有机会与他再吃这道菜。
他也没想到,还有机会请她在这里再吃这道菜。
这道菜,奇辣奇香,很适合嗜辣的她。
十年前,也是这家不大的餐馆,他请他吃了唯一的一顿饭,四个菜中她甚喜这道菜,好奇地问:“这菜名是什么,这么好吃。”他说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就喊过服务员来问,服务员看看他俩,笑笑说:“这道菜是我们的招牌菜,名叫勾魂媳妇。”他们互相看了看,都红了脸。
她很符合他心中的要求,不张扬的面貌,为人朴实心地善良,不太爱说话,一旦开口,定是金玉良言,让人信服让人折服。
她是被同乡强拉去相亲的,出于人情面子,她只得应差。小伙子长相不赖,待人也诚恳,是她想要的那一款,只是对方的工作让她很不满意,虽是国营单位,终是个技术工人,在车间里与各种设备打交道,一身油一手污是常事,就是高档西服着身,走于街上,也没那种知识分子的儒雅风度。工厂这种地方,出劳模行,却不出息人。
那顿饭后,她托老乡捎话,便与他断了联系。接下来的前五年里,她仍旧相亲,后五年里,她心凉了,不再相亲。前六年里,他相亲,结婚,后四年里,他恢复了单身,一个人照顾着儿子,日子忙乱工作慌乱。
这家餐馆地盘仍是那么大,虽经过细心装修,仍有逼仄之感。十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苍老了他也沧桑了她,若不是巧遇,她和他仍是路人。
勾魂媳妇的原料是白鳞鱼、五花肉、花生米、鸡蛋、辣椒等,又名泡泡鱼,是这一带的名吃。还是那么辣那么香,只是他的一句话,又把她噎在原地,“这道菜我会做,味道也不错,你若喜欢,下半辈子我愿意做给你吃。”这几年里,她这个会计,也经历了转岗再就业的窘迫路程,懂得了工作卑微,不一定人品就卑微,儒雅是人品撑起来的,与环境关系不大。只是,一过门就得当后妈的事实,又让她轻松不起来。难道应了那句老话:挑花的,挑里的,最后挑个没皮的?可错过了眼前的这个人,还有谁再入她的眼缘?


邝小说

邝小说是老邝给儿子起的学名,非笔名也非艺名。
老邝,60后,80年代文学盛行时,曾是厂报的一名小编辑。老邝写得一手好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写得精致且精悍,人称“小说王”。一片形势大好里,老邝不仅抱着美人归,更有了当名作家,拿茅盾文学奖的野心。喜得儿子后,老邝就以“小说”俩字,给儿子起为大名,希望在儿子的“哇哇”啼哭中,自己的写作事业也一路呱呱叫,要是儿子也成个小说家,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小孩子见风就长,这不,邝小说长大了,他一身时尚一脸豪气,枝校毕业后,上班已半年多,却与写作绝缘,眼下正马不停蹄地谈着恋爱。老邝呢,明显地老了,厂报早没了,他又回到车间干维修工这个老本行,眼见着要退休了。他在写小说的路上“吭哧吭哧”爬行了好多年,也没多大起色,虽在市里省里也获过几次奖,但与名人,与茅盾奖差得远矣!更可气的是儿子吵嚷着要改名,“什么小说小说的,难听死了,现在谁还看小说,都上网玩游戏背着相机搞摄影去了。你写了这些年,挣到啥钱了,还不如跟着李叔张叔出去揽零活挣钱呢。”被儿子教训了一顿,老邝只有摔酒杯的份了。
老邝憋着劲鼓着气,又为小说“呼哧呼哧”攀登了几年,感觉越来越涩,写得越来越生,语言过时,题材陈旧,缺乏灵气,满眼的老气横秋。况且被一茬茬的新生代写手们,甩得远远的,就是搭上鞋襻子也撵不上啊。唉,十篇八篇的小说改变不了人的命运,中国文学的现状也不是自己所能拯救的,放手吧,放手吧,给自己另一条活路吧!
在老婆的数落中,在儿子的不屑中,老邝酩酊大醉一场,把笔墨稿纸收进抽屉锁起,背起工具袋,跟着老李老张他们一块去揽活,添补着和儿子还房贷。






昨夜有小雪(外三首)

(一)
夜里,天空撒下一层薄薄的雪
芝麻一样,清香着这个早晨
真像母亲在摊好的煎饼上
轻轻地撒一层芝麻盐
再用小火烙出脆香的煎饼卷

(二)
这场小雪是简体的字词
易认易懂,也易诵读
我喜欢用脚步背诵
这场小雪是枝上的五线谱
麻雀们上下纷飞
被树下的小孩子唱成了歌谣
这场小雪是剂感冒药
我用开水冲服
医治鼻塞流涕和咽痛

(三)
太阳这块黑板擦
在慢慢擦掉地上的雪
火炉这块橡皮擦
在轻轻擦去屋顶的雪
我赶紧把楼前草坪上的雪
收藏进2018年的文件夹中

(四)
白玉兰树上的雪是重点词
麦地上的雪是重点段落
立春后,就组出温暖的卷首语
山尖上的雪是提纲
果园里的雪是中心思想
塔松上的雪是定好的题目

(五)
昨夜一场小雪
给这个早晨梳了个仙妆
太阳出来了,一切欣欣然
我盘腿坐下,想写点什么


荞麦地

邻家的倔老头种了一地的荞麦
红红的秆,绿绿的叶,碎碎的花
风一吹,似一群可爱的小女孩
每每经过,我总贪恋地看
有时索性坐在地头,傻傻地看

天空那么宽敞,荞麦们那么幸福
二十多岁的我,那么富有

荞麦结籽的时候
我不再贪看
生怕邻家的倔老头
喝斥我是想拐跑他们家的孙女


月亮银币

那时候的月亮银币,真是多
我一开门,就唾手可得
现如今的月亮银币
都被万千华灯抢去了
我常常一贫如洗


暖和

太阳晒得我家被子暖暖的
晒得藤状植物开了粉紫的花
晒得我家楼顶也暖暖的
我被晒得暖融融的
幸福地啃苹果剥橘子
好了,我只要这么多的暖
余下的,都是人家的









数寒冷


数寒冷

隆冬里,我爱数寒冷
如同数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如同数离去的亲人:爷爷,奶奶,母亲
如同数记忆中的同学:秀,芸,英
如同数种过的庄稼:麦子,花生,玉米
如同数陪我的菜蔬:白菜,萝卜和土豆
如同数三餐:面条,馒头,还有稀饭
数寒冷就是数日子
我是每粒日子的宠儿
我也是每粒日子的剧情之一
寒冷的封底里有春天的骨朵
我是其中颤颤的一枝


纸鸢

这些年来,我深埋于生活草丛
独自耕织一个人的理想
不铺张雨水,不埋怨干旱
花事再仓促,我都拥抱每瓣红
这么多年,我把心埋于纸张中
用干净的笑,濯洗想用的字
用坦诚的心,款待要组的词
但愿有一天,我似一只纸鸢
掠过草丛,影响一爿春天


怀抱一本书

我怀抱一本喜欢的书
淋浴页眉上的晨曦
诸多霞光送我生动
众多鸟鸣给我激越
我喊出心底里的小暖
巩固小小的国土

我沿着书径一行一行地走
如只小麻雀贪吃词语的谷粒
这是最美的遇见
也是语言对我的慈悲
我心间的小涟漪小固执
也想排列出幽蓝的静

我怀抱一本可亲的书
在页脚的黄昏里踱步
与余晖交融的一刹那
我的夜晚会合辙押韵
连藏于心深处的忧郁
也有一枕蒙蒙烟雨


拾冬天

没事的时候,我就到坡上拾冬天
拾些寒冷的干柴棒用来烧水
拾些雪或霜的暄草用来烘被子
拾些冰木头过年时用来炖肉

心晴朗时,我就在街上拾冬天
拾些车水马龙当生活随笔
拾些店铺的美名当岁月札记
拾些孩童的笑声当人生回忆录

当太阳拐过中午十二点的路口时
我就拾萝卜白菜南瓜的说话声
拾紫薯与小米的商榷声
拾开水和茶叶浮起的香气


一对老麻雀

一睁眼,就开始吵——
为菜的咸淡,为饭的稀稠
为几个孩子的婚事
为不够花的退休金
熄灯前,还在吵——
为一句口气生硬的话
为亲戚要借的一笔钱
为兄弟妯娌间的家务琐事
拉灭灯,她把凉脚伸过去
他用全身的热气为她暖脚


盘缠

我想去看看鼓流屿
得攒几个月的薪水
我想去大西北遛一圈
攒够钱还有好身体
我还想去看看茅盾文学奖
那得使劲攒写作的银两
我更想去看看诺贝尔文学奖
我必须有夯实的作品
更有兑换外汇的实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549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前天 18:02 |显示全部楼层
给孩子起个好名字

我二十来岁看书时,喜欢欣赏雅且美的作者名字,但凡有点诗意的,我的目光总爱多留几分钟。言情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总有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名字,阳刚的像晨光,妩媚的像初雪,读来似烟柳,写来似花开。那时,我就暗想,我若有个孩子,一定要给他/她起个诗意葱茏的名字,绝不可以落俗。
我怀孕几个月时,一位刚休完产假的同事对我说,一定要先给孩子起好名字,现在很严格,出生证明上填好的名字,以后若想再改,又难又麻烦。我本想慢慢想慢慢起的,一听这话,我赶紧翻起杂志查起字典来,总算从多个备选中暂定为“晨曦“。这个名字诗意是有,也中听,只是笔画太多了,孩子学写字时肯定得吃苦头。
与我一楼道之隔的邻居,喜添了一个男孩。一天,我在路上碰见了那位新升级的妈妈,闲聊几句话,我问孩子叫什么?她说叫晨曦,我的天哪!我急匆匆地回家,决定给我未来的孩子重新起名字!可起什么呢?冥思苦想中,我拿出一本读书笔记,随意翻看,忽看到摘录《女友》杂志中一位女编辑的一句话,这位女编辑的小名叫关心。我眼前一亮,对啊,当初我还对这个名字很是赞赏了一番呢。考虑再三,我决定我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叫关心。
孩子生下后,出院前填写出生证明时,爱人却说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一再坚持,说这个名字绝对好听,就这样,我刚出生四五天的儿子,在这个世上正式有了名字:杜关心。在孩子的相册前,我写下了这个名字的小寓意:关心人人,人人关心,在关心爱心里健康成长。(据统计,全国叫“晨曦”的孩子有很多很多,幸亏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放弃了。)
一位大姐看到“独生子女证”上孩子的名字时,直夸我起得这个名字又好听又好记,我说,不仅好听好记,还好写呢,笔画少啊,等孩子上学考试时,在试卷上写好名字,都做两小题了,他的同学才写完名字呢,大姐又笑我想得长远。孩子两岁时,我抱着他到食堂买饭,在食堂上班的邻居,老远就喊儿子:“哟,关心,和妈妈来买饭啊。”儿子甜甜地喊起姨来。邻居一旁的同事疑惑地问邻居:“你刚才喊他啥?”邻居说:“我喊他关心啊,杜关心。”她极其诧异地问:“这俩字也能起名字啊?”我笑着答话:“这不,我们就起为名字了。”
自孩子上学前班开始,就时不时回家来说,某某老师说他这个名字起得好,某某某老师问是谁起得这个名字。我告诉孩子,老师若再问,就说是妈妈给起的。就在前段时间,儿子被一位新入校的同学拦住问:“杜关心是你的真名字吗?”儿子说是啊,见对方不相信,儿子拿出身份证来让他看,那位同学看完身份证后嘟囔着说:“还真是叫这个名字呢。”
有人曾做过一项调查:在写满女孩名字的纸页上,有俗有雅,让男孩子们选择愿意与哪位女孩约会,大多数男孩会选择名字相对诗意一点的为约会对象。我们这一代人的名字,大多是按辈份起的,如果是大姓,又是一个村,重名率会很高。看过琼瑶小说的我们,决心给自己的孩子起个动听又脱俗的名字,于是乎“子、涵、茹、欣怡,浩然”等遍地丛生,嗲嗲地一片奶油小生,莺莺燕燕地一群任性小公主。与我共事的年轻女同事,从一怀孕,夫妻二人就搬着字典词典起名字,孩子快上小学一年级了,又忙着改名字,我们都笑她,真是“富”得不知道叫啥有好了。当初,我曾向她开玩笑说:“这有何难,生个女孩叫李清照,生个男孩叫李白啊。”她笑着连连摆手说:“这俩名字太大了,不能起。”
多少识几个字的我们,总想给孩子起个新颖别致的名字,多少读点书的我们,意识到起个耐听诗意的名字,定比那满大街的“玲呀,翠呀,花呀”强百倍万倍,只是那扎堆的“琼瑶男琼瑶女”式的名字,又让人陷入了另一重尴尬。一份学生花名册上,音同字不同的名字,一喊一大把,诸多字重意近的名字,让老师们傻傻地分不清啊。还有些奇葩的家长,拿来生偏字,考验着老师为难着路人。更有墨守成规的家长,在张王李赵的后面仍起一个单字。还有些新升级的父母,跑到起名店里花钱买美名,殊不知,店老板会把同一个名字“卖”给好多个孩子。我很喜欢作家雪小禅叶倾城的名字——名好文章也好,也喜欢明星江疏影易烊千玺的名字——名好人美歌也好。这些或笔名或艺名的名字,若拿来当真名,也是不错的一件事。



另起一行(外一则)

他临出门前,她猛然喊住他,把他刚放到茶几上的1000块钱,递到他手里说:“以后,你就别来了。”他接过钱,诧异地问:“为什么?”她抬抬头说:“我要结婚了。”他的心一惊,忙问:“你要和谁结婚?”“我和谁结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别再来了,为了你,我都离婚十年了,可你呢?老婆孩子原封不动,我不该结婚吗?”他嗫嚅了半于,终带着情绪把钱揣进兜里,狠狠地关上门,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十几年前,他和她只是想偷偷情而已,不曾想引起了她丈夫的警觉,最后拿着一摞亲密照和打印的手机短信,凛然地提出了离婚。她在他的怀里哭了近两年,也未见他拿着离婚证来娶她。接下来的交往不咸不淡,他送钱来她就接,他想温存,她高兴了就给,不高兴了就让他走。更可恨的是,时不时传来他与好多女人的绯闻,她不是他老婆之外的唯一,而是其中之一。
已上高中的女儿也懂事了,曾多次对妈妈说,她不喜欢这个贼眉鼠眼的叔叔,请妈妈远离他。看看同龄的姐妹们与家人同进同出,其乐融融,自己难免顾影自怜。家里水管坏了,孩子半夜生病了,都得请人帮忙,求人总是要欠人情的,渐渐的,她倦怠了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今天本是试探他一下,是想看看自己在他心里还有几斤几两,看来这种人只是撒情的机器,决不是丈夫的选项了。眼下和谁结婚呢?熟悉的人都知她的底细,短时间内是不可以的。感情不另起一行,会有新的段落吗?
怅然了许久,她起身开窗拖地擦桌,又将他的手机号与微信删除,让这个人的所有气息化为乌有吧!清理掉浪费生命的情感,才有重生的可能。


升级

一大早,凤霞嗲嗲地来上班了,哟,小四终于升级成小三了。
这五年的时间,凤霞真是不容易,一门心思地想挤掉莫区长的小三。莫区长的小三是飞燕,莺歌燕舞地在他身边陪伴了五年。再香的肉也有吃腻的那一天,桃再鲜也有吃坏肚子的时候,更何况有个凤霞在一旁长久的媚惑着,不换换口味,能对得起这大好资源?
年底了,莫区长最后一次把先进员工的名额给了飞燕,以工作需要为借口,把飞燕打发到了车间,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凤霞调到了办公室,给自己端茶倒水拉呱解忧愁,养眼养心又养身。殊不知,飞燕把后糟牙咬到了极限,一封检举信,投进了公司的邮箱。小三能可不是白当的,光把枕边风提炼提炼,就是上等的检举材料。
莫区长被免去了职务,凤霞也被打发回了车间,唉,小四想升级成小三,真是难如上青天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