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齐鲁社区

公告:

楼主: 舒晴曼妙

曹会双文集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771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8-10-24 10:34:56 |显示全部楼层

魅力


读书

“有一本好书在家静静等着,手边的琐事会变成音乐。”舒婷说得真好。
我一个人在家时,先静心读点书或写点东西,烦了时,就去做家务,如此切换数次,活干好了,书也读了几页,本子上也添了些生活心得。
读书不难,难的是那份心。


泡沫名人

以前,在论坛上,总有那么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凑场,指手画脚地评帖,俨然一副名人的派头。
一年或三两年后,便没了动静。


读出金银财富

纸质的好书,充满了智慧财富。
职场这本书,装满了人性财富。
世事这本书,盛满了金银财宝。
我读啊读啊,我读啊读啊,读得费尽心机,读得人困马乏,就是读不出金银财富。


两句话

“开门即闹市,关门即深山。”
这句话实在是好!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这句话更好!
做到第一句了,就是凤城的CEO;做到第二句了,就是凤城的Nober  one。
可惜,我一直啥都不是。


容器

“馆肉所有知识免费,但请你自备容器。”这是某图书馆的友情提示。我每回去市图书馆,都要借回几本书,回来精挑细选。我家里的容器,不是缸就是瓮。
每天出去觅薪,我会自备两个小容器,一是物质的,二是心灵的。物质的装饭钱,心灵的装哲理。日子久了,我身心丰获。


生活方式

那天,一班车男司机,指着车下走来的某女,笑嘻嘻地对我说:“你看,你看,这个老闺女,也不找个婆婆家。”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立马说:“这有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一个正直的,未嫁的女子,要承受世人多少非议?要想活直活出底气来,要用多少勇气来溶解非议?
嫁与不嫁,是一个女子的自由,轮不到别人来指责,来谴责,来苛责。


请假

有调查说,奶奶在其中考试前去世的可能性是平时的10倍,奶奶在期末考试前去世的可能性是平时的19倍。
想起一位老师傅来,他一年到头,迟到无数早退不计其数,有人统计过,他老母亲一年过三个生日,他丈母娘已死过好几回了。


生活是一潭深水

生活是一潭深水,我深到里面讨饭钱,叫扎猛子,须憋气。
生活是一潭深水,我漂在上面看众生,叫泛舟,却没浪漫史。
生活是一潭深水,我潜到水底体验人世浮力,美其名曰潜伏。
生活是一潭深水,我常在浅处看风景,虽叫踏浪,却不是校园风。


魅力

有几位同事凑在一起,说昨夜的那场戏剧。
说A提前下了夜班,打开门,见老乡B躺在自己的位置上,实施了感情政变。
“有些人的魅力只在chuang上,离开了chuang即又死去。”这不是我说的,是香港作家李碧华说的。
某人,在背后骂领导,骂得痛快淋漓,骂得义愤填膺,骂得一身正气,可一见到此领导,他立刻笑眯眯地上前递烟,拉家常说体己话,热情如糖。
“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台上,一下台即又死去。”也不是我说的,还是李碧华说的。



生活图鉴


我与网络写作

有投稿的意识,是在上初中时,向《作文》投过些稿,不过都石沉大海。当时我用方格纸,一页一页地抄好叠好后,认真写好信封,从学校跑两里路,到一供销社门外的绿皮邮筒寄信。抄写稿子有很多尴尬:笔不好用了,墨迹浅了,字体不好看了,页面弄脏了,信纸弄皱了等等,一页信纸抄了几行也好,快抄满了也好,一看不满意,就撒掉重抄,抄完一篇作文,总有好几张信纸倒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抄得人担惊受怕。回到老家后投稿,托邮递员捎吧,没那个勇气,也怕被笑话,就跑十几里路,投到乡里所设的绿色邮筒里,后来听说那个绿邮筒,好久才开一回,甚至根开就不开。稿子一次次杳无音信,征文也一次次毫无进展,我就用贾平凹投稿的事迹来鼓励自己,当然,鼓励了这么多年,我连贾的指甲盖的万分之一水平都没有。
终于能在市报上发几篇了,可失落远远大于惊喜,文字的门槛我怎么也迈不进去半只脚。三十多岁时,从阅读的杂志上得知,网络上有文学论坛(BBS),可在上面发表自己的习作。待我有了一定的物质条件后,我在某电脑学校,费劲巴拉地学了《办公室软件》,又盲人摸象般地学着上论坛,竟慢慢地摸索出了门路。在几个论坛上,我们这些“小盆友”跟着“大盆友”学习、讨教,试着发帖学着回帖,我自己进步很快。在坛友们的启示下,我建立了自己的博客和文集,后又从微博到微信。提前把习作在Word文档里打好检查好,用复制粘贴的方式可发往各处,想要投稿,可用网易邮箱可用QQ邮箱,还可用微信用公众号等,方便快捷,再不必在信纸上小心翼翼地抄写了。
网络媒体为我们这些草根文学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小平台,在这里一扫不发表的窘境,也避免了被挤兑被嘲弄的可能性,只要真诚只要尊重网络约定,你就会慢慢熬出独属于自己的文字清香。当你写到一定水平时,自会跨向纸质媒体,当你写到优秀时,定会得到各路的褒奖。
我是网络写作的受益者,在这里我不怕拙作的笨与丑,也不怕自己的见识浅薄,一点一滴地学起,一字一句地敲起,网友们的回帖是支持,网友们的肯定是厚爱。这里好比我家的责任田,我学着写学着收,一茬茬地总结经验,一篇篇地打粮食收菜蔬。经过锤炼经过淬火,在这里,我找到了存在感,找到了写下去的理由和快乐,谢谢网络写作!


支付宝,隐形的钱包

在孩子的帮助下,我学会用支付宝了。我特别喜欢听钱到账时,那钢蹦儿的响声。现学现用,我给孩子转了学费,在“哗”地一声中,孩子高兴——学费到手了,我更高兴——我赶上时代潮流了。我又支付了20元,作为对孩子的感谢小费。
我上学交学费,时不时有同学把钱弄丢了,好多家长为了不让辛苦钱打了水漂,就自己跑十几里二十几里山路,亲自到学校去交。其中有位男同学丢了钱后,又不敢和家里人说,就以不爱上学为由,中途退学。1990年,我到济南函授考试,因第一次出远门,母亲不放心,就把钱缝在我内衣里。见同去的老师,大大方方地把钱和粮票放在钱包里,随取随用,我很惭愧,乡下孩子,连个钱都不会保管,真是汗颜啊。
1992年,因天旱庄稼歉收,冬天时,家里养的一窝小猪眼见着要断顿,父亲就到集市上籴玉米,刚进集市,见一卖冻鱼的不错,父亲就蹲下来挑了几条,当时只感觉有人碰了一下,以为人挤的原因,并没在意,挑好鱼付钱时,发现钱夹没了。懊恼的父亲把集市周边转了三四遍,幻想着小偷能把钱夹里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给留下。快晌午了,父亲也未寻得钱夹的影子,幸而碰见了一位熟人,知道父亲遭窃后,立刻借钱给父亲。过后,父亲的身份证跑了半年多才重新办下来。
现在好了,有了支付宝,可以随便走天下了,买火车票住酒店也好,交水电暖费也好,都可以轻松支付了。再不怕钱丢了,再不怕小偷了,再不为假钞闹心了,再不为藏钱而绞尽脑汁了。支付宝,隐形的钱包,让人们的购物安全快捷,让人们的出行轻便洒脱。


软抄本,我的喜爱

上学时,我用的日记本,是50页的作业本,时间稍一长,就弄得软沓沓皱巴巴的,显得主人很不利索。有了塑料皮笔记本后,又舍不得用,只用来抄些歌词和名言名句什么的。二十来岁时,我才得以用塑料皮本子,插页不是电影演员就是美丽风景图,其中有一本的插页是情侣照,我特别喜欢特别珍惜,认认真真地写日记,在每个插页背面,涂鸦上一首情诗,那份美感仍清晰地留在记忆中。
1999年,好几年不写字的我,在商场见到了软抄本,它们不同于以往的笔记本,却新颖实用。我高兴地买了多本回来,只是有的会掉页有的会洇墨,有的页面也粗糙,让人有些扫兴。后来,各大超市里也有了软抄本,花样多封面也好看,质量有了一定保证,价格我也能接受。有个本子的封面是鼠标,四五岁的孩子在一旁,立刻叫出鼠标的名字,我呢,虽见过电脑,却从没摸过鼠标呢。这几年,我常到某文体中心去挑选各色软抄本,那里质量上乘,价格适中,封面图已是高清图片了。此时的本子多为缝线本,避免了掉页的可能。凡买回来的本子,我先放到枕边看那些封面美图,翻翻爽滑的页面,赏赏有趣的封底,竟不知该先用哪一本了,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内容来书写了。
这些软抄本,我一半用来作读书笔记,一半用来当日记本,笔记本让我心界大开,日记本让我底气递增。每一页上都留下了我阅读的惊喜,我练笔的愉悦;每本上都保存着我与各本书的相遇,都深刻记录了我与文字的共同成长。软抄本,我的喜爱,我一本本地搜集天下美篇,一页页归纳人生经验;软抄本,我的喜爱,这是我灵魂的故园书写的故土,我们一起晨钟暮鼓,一起向文学女神致敬。


磨坊,磨坊

小学一年级时,我和二姑一大早到邻村去磨面,山路颠跛,二姑推车,我拉车,当我们气喘吁吁到了时,已排了长长的磨面队伍。开磨坊的是我家一个表叔,本想能插个号的,二姑一看这阵势,就不想为难表叔了。上午过了,我和二姑各吃了个煎饼,下午过了,我们还没排上号,快轮到我们了,忙碌的表叔才看到二姑,话还没说一句,后面的一个同村女的很泼,非要插我们的号,二姑坚决不同意,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表叔说服了二姑,先给那女的磨了面,又给我们磨面,磨好后,天早黑了,表叔帮着装好车,又一脸歉疚地送出我们老远。我们姑侄俩深一脚浅一脚地,好不容易到了家。
过了几年,我们村子里也有了磨坊,虽然近了方便多了,可村里时不时停电,有时只能把麦子车放下回家等,发现家里来电了,再去磨坊排队,早也好晚也好,终归是在自己村里,不至于先前那般费力劳神了。庄户人舍不得那点加工费,只有磨面才到磨坊,地瓜干玉米之类的东西,还是靠碾靠石磨,早推碾晚推磨,是农家孩子的生活常态。
慢慢地,村里有了换面的,每个周期,换面的人拉来一车,到村里一吆喝,想换面的人家,推上一小车麦子,立刻换回一袋或两袋面,省心又省力。后来,同村的姐姐家买了台小型电磨机,磨米磨面磨煎饼糊糊都不用出门,母亲家里有什么可磨的,姐姐挑过去就解决了,当然村里再不频繁停电了。磨坊在村里消失了,可“磨坊”一词一直藏在我心底,现在虽有红磨坊蓝磨坊的说法,但在现实中没那么多的诗意,更多的是生活的艰辛和沉重,好在它成了记忆。


煎饼,煎饼

中学毕业后,我又恢复了农民身。作为农家女孩子,会摊煎饼和会做女红同样重要,可悲的是,我学了好几年,也没摊出个好煎饼来。母亲唉声叹气地说,以后找个婆家,还不是挨打的命,我也犯愁,可就是学不会。和我同村的女同学,都摊得一手好煎饼,她们信心十足地找婆家了,唉,学业不成农活不中的我,到哪里去找疼我的人。好在我参加了工作,不用摊煎饼了,望着鏊子,却一脸愧疚。
仿佛一夜间,满大街有了卖煎饼的,集市上有了煎饼摊,很多村里有了煎饼坊,买上一包能吃好多天,且煎饼的种类很多,有玉米的,麦子的,豆子的,花生的。去年,我在婆婆家买到了不同风味的麦子煎饼,包括芹菜的菠菜的,老板兴冲冲地向我们介绍着,并说在哪个网站能买到他家的煎饼,一脸的自豪。
我常和家人说起我学摊煎饼的糗事,哈哈一笑后,我暗想,若不是生活好了,我这个笨家伙,定是挨打的命,还看什么书写什么文上什么网啊。正因为生活变好了,农家女人们,不用推磨推碾磨煎饼糊糊了,更不用烟熏火燎地摊煎饼了,她们纷纷出去打工,见生活识众生,每晚的广场舞是她们最放松的时候。想起母亲常唠叨的一话句:“现在的闺女孩子真是享福啊,不愁吃不愁穿,不用做鞋做袜,不用忙着为一家人做饭,多好啊!”婆婆也说过:“现在的识字班(方言:女娃子)啊,真是过上好日子了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好友

3771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8-11-13 10:22:16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有三晃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这是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说的。
读过众多关于悲伤的句子,独这句让我倾心。“喜欢”二字用得让人心疼,有洒脱,有无奈,有超脱,也有放下的韵味。


茶与药

有人说,周作人的作品是茶,而鲁迅的作品则是药。当四万万同胞是东亚病夫时,必须喝药治病,现在全国人民康健了,须喝茶品茗,修身养性。
上学时的课本里,我们常常要喝药,喝药前,老师必拿出诸多个精彩段落句式,要我们说出药的成分药的疗效药的社会意义,说不对就扣分,为此,每遇一碗药,我都要先头疼。


有时当蚁,有时当王

为了饭钱,我必须以蝼蚁的身份,接受各路眼光的挑剔,接受芝麻官们的自以为是,接受各路男子们的猥琐语,接受各种婆娘们的算计与阴鸷。为了活,我暂时放弃尊严。
回到家,洗洗手,在书面前,我活着,在张张素纸前,我爱着。欢愉的窗口,时不时淌出惊喜的蜜来。这样的我,俨然是王。


喇叭

“每个人都是喇叭,没有人义务为你保密。”每个女人都是扩音喇叭,你向其中一个透露了秘密,就等于是现场直播了。
记住,言多必失!
记住,祸从口出!


尼采和我

“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更强。”这是尼采说的。
“凡不能杀死你的东西多了,会压垮你所有的信念。”这是我说的。


酒的王子

老李,是个酒晕子,一天三顿酒,顿顿喝到醉。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酒香。那天,我看见他在数条运转的皮带中,摇摇晃晃,真担心他的安全。还好,他一直很安全。
老李,前世里该是酒的王子吧,他这是用今生的落魄,来怀念他前世里的高贵吧。


世界之最

读过一首《世界之最》的诗,“炒了一道菜/ 香椿芽炒鸡蛋“,这题目起得妙极了。
“荣誉一时,作品一世。”这句对艺术的总结,是世界级的好。
“爱情一转身变成了婚姻/诗一转身变成了散文。”这比喻真是绝世的好。


尊重

“这个世界尊重已经成名的艺术家,但并不尊重艺术家这个群体——在没成名之前,他们都不过是玩意儿。”这话说得一针见血。
世人都是势利的,那些眼比眼眶还高的人,最会谄媚,也最会落井下石,凡会拍马臀的,揣起病马来更专业更有水准。给你笑脸的人,你落魄后送你成倍的冷脸;甘愿给你当梯子的人,最会错身摔你个粉身碎骨。没利益的小算盘,谁当你的小卒?
若不相信,观察一下你身边的阴阳脸。


读书为了啥

“读书不是为了写出来或说出来,而是为了让你觉得沉默是一件安全舒适的事。”这是关于读书最接人气的总结了。
与一本喜欢的书相处,如同与喜欢的人儿聊得开开心心;与一本好书相处,如同与眷恋的人儿在一起陶醉;与一本闲书相处,时间会过得有意思,还可以咧开嘴大笑。


人生有三晃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一晃,老了;一晃,没了。
满打满算,我只有一晃了。
在第一晃里,我那么渴望学业有成,在第二晃里,我那么向往事业有成,最终,皆落败。
老话说得真好:三十不立,四十不发。






读书不必张罗


读书并不难,难的是有颗读书的心,更难的是让读书的心沉静下来。
我们从中学开始,就背了好多关于书籍的名言名句,也看了好多关于阅读的鸡汤文,可一年累计下来,所读的书仍呈个位数。不是说没时间读,就是说没好书看,远不如抱着手机发个微信看段抖音来得自在。
我如果心烦意乱,看半天书也看不进一个字,按现在的词来讲:不走心。每遇这种状况,我就铺纸拈笔做摘录,一个好词一个好词地平息烦乱,一段文一段文地获心灵安宁。渐渐地,心静下来了,世界静下来了,心境与语言一起走。
读书不易贪多,也不必教条,零星时间里零星地读,大把时间里大把地读。不喜欢的章节可略读或跳读,甚喜的地方可反复读反复回味。共鸣的地方,可会心一笑;感动的地方,可掬热泪。眼睛累了,把书页一合,书也不嗔怪,在所读的页面上随手一折,页码也不会喊痛。书总照顾着读者的情绪,按着读者的思路走。
与人相处,或许暗生隔阂,与好书相处,总能畅快地呼吸。书里总有众多的哲理供你领悟,总有体己的话给你宽慰,总有类似的故事情节暗合你的经历。书读多了,会提升你的品味,好书读透了,会提高你处世的方式。
遇见好人会感动,遇见好书会生动。好人让你的日子安静,好书让你的心理健康。女同事H,从不读书,见别人读书,她撇嘴说风凉话,她本人却十分花心。这种为人所不齿的感情游戏,在心理学上是一种“安全感缺乏”的表现,在花心的最深处,也许潜藏着孤独与不安。读书能让人有种寄托,有种情感依赖。如果H读点书,自会检点自己的丑恶行为,如果她喜欢读书,还有孤独与不安吗?
从书里获取的力量,是你活直的硬件;从书里汲取的知识,谁也抢不走。有几位女同事,野心大虚荣心强,事事想拔尖处处想出风头,不是努力学项本事,而是用茬茬绯闻上位,在一片争风吃醋中,各自登台三五天,便相继落地,摔得十分不雅。临近退休了,她们除了一身风流韵事,手无一技身无一术。书,是女人脚下的金砖,阅读,是女人追梦的捷径。阅读量是女人们的气质,是女人的风情,是女人的芳华。
每年的“世界读书日”,我们都倡导,也都响应,可拂去喧哗冷静地看,真心读书者没多少;撇去泡沫再细看,静心读书者也寥寥。往往是“读书日”四月来了,五月走,六月无踪影。世人都说读书好,唯有静心读书少;世人都知书里有黄金屋有颜如玉,苦读的却是追逐功名利禄的教科书,闲书杂书少有人读。公共场所,放眼望去,低头族们青睐的是手机,你若抱本书穿插其中,却不合适宜。还好,总有少部分人仍坚守着书香阵地,旁若无人地读自己感兴趣的书。你支配不了别人,可以支配自己的阅读趣味,你改变不了社会大环境,可以持续自己的阅读。万千丛林中,只要有你在开阅读的花,文字就不寂寞;茫茫人海中,只要你在捧书读,书市场就不是荒漠。
如果你嫌书价太贵,工薪阶层买不起,可到图书馆借阅。现在新建的图书馆,交通方便,藏书丰富,且没了借阅费。总有一类书籍吸引你,总有一本书适合你,一张身份证,100元的押金,让你畅通无阻地读一年。如此好的社会福利,如此好的精神资源,你都不运用,你都不珍惜,就莫说没钱买书,社会对你不公了。
书不分经纬,读不分南北,不必巧安排,随意一坐或一倚,就能读个十来页;精装书也罢,简装书也罢,握在手里神圣,读进心里舒坦的就是好书。书读多了,看问题就开阔,待人接物也谦逊周全,且不易被身边环境所牵制。真正的好书不只是字与字的排列,更是生命的引领。打开书页,墨香扑面,令自己芬芳,一路翩跹的文字,令自己愉快。成大事者必爱阅读,成大器者必会阅读。女人爱读书,生活有朝气,女人多读书,灵魂有香气。
读书不必看天气看脸色,拈起一本就有充实;读书不分年龄性别,不问学历出身,识得汉字即可读出快乐;读书没有作业的压力,没有考试的煎熬,想读几页就读几页,想读几章就读几章,我的阅读我作主;读书不必费心张罗,只要上点心,一本薄薄的杂志也让你喜悦半天,只要静心,一本好书会带给你大段的陶醉。阅读,让你有生活的高度,书,让你站到生命的高处,这样的人生才有分量。



拾铜板捡银元


读张爱玲

张爱玲所讲的故事
如一袭袭华美的袍
时不时抖下忧伤的屑
那是命运暗藏的啃咬
当她把故事抖干净时
自己却踱出了这万丈红尘

在张爱玲的生命传记里
胡兰成如一只抖不掉的虱子
侵扰着张爱玲的余生
我边读边想捉拿胡兰成
却屡屡失手


抄到会心处

如此美好的一段文字
如开在窗外的一树梧桐花
我坐在窗下,精心摘抄
抄到会心处,幸福满溢
真想与人说
可看看静寂的四周
硬是把幸福咽了回去


神来之笔

早晨,太阳悄悄落到窗上
又静静地照到我身上
多么好呀
仿佛盼望的事来到身边
这一大早的神来之笔
让我和小屋漾起了漂亮涟漪


拾铜板捡银元

叶子们托不住金色阳光了
叮叮当当地落了一路铜板
我提着口袋拾铜板
越拾越富足

叶子们实在兜不住雨滴了
噼噼叭叭地落了一地银元
我提着桶捡银元
越捡越知足


钢琴曲

这排排银杏树,是架架钢琴
阳光指法娴熟
弹出《秋日私语》
风儿指法优雅
弹出《爱的协奏曲》
月光指法精湛
弹出《梦中的婚礼》
我呢,慢慢地走在银杏树下
轻轻踩着的落叶儿
是《致爱丽丝》


千手观音

这丛硕大的黄色菊花
花瓣披拂拳曲
似舞蹈《千手观音》
站在对面的我
是个被深深震憾的观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同城活动

更多

信息查询

本地热帖

精品贴图

 

返回顶部